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二十六)  

2006-12-25 21:19:08|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六

 

  接连几天﹐还是不见张总的踪影﹐他上哪儿去了﹖人生地不熟的我也没敢往外头去﹐除了吃就是睡﹐再不是就到大堂的商店闲逛。这会儿我也把周围的环境熟悉得差不多了﹐原来除了地面一层是商场和赌场外﹐一楼是西餐厅听和酒楼及卡拉OK﹐还有一个巨大的宴会厅﹔二楼则是个大的百货商店和儿童游乐场﹔三楼就是会所和健身房还有游泳池﹔可是这些对于我来说是什么意义都没有﹐在这里﹐什么都提不起我的任何兴趣﹐有的﹐只是对未来前景的一片茫然和每天无穷无尽无奈的等待。

  百无聊赖﹐我忽然想去瞄一下赌场到底是个啥样﹖站在钟表店门外的橱窗旁﹐我隔着防盗门后的赌厅拱门往里望﹐忽然身后传来男人的哄笑声﹐一把洪亮的声音对着我说﹕“小姐﹐不敢进去啊﹖”回头看﹐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站在我身后﹐脸色白白净净﹐估计不会超过四十岁﹐一看就像个大老板。

  离开他几步之遥还有好几个东南亚华侨模样的人一起﹐年纪也差不多﹐脸色黝黑﹐清一色的大男人。看他们的模样就想起在纳闵渡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亲切感油然而生﹐我说﹕“你们是马来西亚来的吗﹖”

“啊哈﹗猜得真准啊﹐你去过马来西亚吗﹖” 那高大男人说。

“呆过几个月﹐在纳闵。”

“噢﹐离我们很近﹐我们在沙巴。住了那么久干甚么﹖不是渡假吧﹖”

“呵呵﹐我去过的﹐哥打京那巴鲁﹐我们公司在纳闵呢。”

“嘿嘿﹐”一个高高瘦瘦像是头儿的说﹕“谈完没有啊﹐我们先进去﹐你们找个地方再慢慢聊好了。”

“不一起进去﹖”那个白白净净的帅哥说。

“……”

“来吧﹐要是没见识过就跟我进去﹐小赌怡情﹐我们有钱﹐输了算数。” 帅哥拉了我的手就走。

“哎﹐阿王﹐不要那么急。” 瘦高个儿说﹐手里还举起一个牛皮纸包扬了扬。接着就将里面的一大迭港币取出来分﹐每个人分了一捆﹐帅哥也拿了一份﹐掰了一半给了我﹐然后拉着我的手说﹕“走吧﹗”

  我们一行人鱼贯而行入了赌场。怪了﹐这么多人一起那些印度人就不检查证件啦﹖我也不会玩﹐权当替帅哥保管这笔钱吧。穿着整套黑色的行政套装﹐我跟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倒像是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弄得我浑身都不自在。跟着帅哥﹐我也还是看不明白那些甚么道道﹐觉得很没劲。帅哥看我那么闷﹐就说﹕“看来你是不会赌的了﹐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我把手里拿着的那笔钱交还给他﹐就随着他一起出了赌场门﹐到楼上靠窗口的那个西餐厅坐下。我点了个柠檬水﹐帅哥要了个“卡布奇诺” ﹐我告诉他我叫“小翘”。他哈哈大笑说我名如其人﹐娇小玲珑但是屁股翘翘的很性感。弄得我面红耳赤的不知怎么回答好。我好奇的问他﹕“阿王哥﹐你们怎么那么奇怪﹐赌钱的本钱大家分的﹖”

  他“嗯” 了一声﹐迟疑了片刻才回答我﹕“噢﹐那是交给政府的税﹐不想交得太多﹐做木山赚来的利润太多就拿一点出来股东们一起到外国旅行花掉﹐所以出门花的都是公司的数﹐我们来赌场也是花钱﹐输了就算的。”

  原来世上真有愿赌服输的﹐看来他说的“输了算数”不是假话。不由得感慨万分﹐有些人为了钱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却也有些人怕钱太多了不是那么好呢。忽然想起裕儿曾跟我说起马来西亚综合税率是43%以上﹐比香港的17%左右高出很多﹐就说﹕“那都扔在赌场多浪费呀﹐其实要是在香港注册一个公司把多余的盈利转到香港﹐那么可以节省很大笔税金的啊。”

“哈﹐你还真挺聪明的啊﹗我们有公司在香港的﹐也就是转移一些盈利﹐这点你不必耽心。我们香港公司的董事长李德仁今天不能一起过来﹐他最近太忙了。”

“李德仁﹖”我失态冲口而出﹐心里一阵难过。不会那么巧吧﹖

“噢﹐你认识李德仁﹖中等个子戴一付金丝眼镜。”

“唔﹐不是啦﹐我觉得你们好聪明噢。”暗衬一定是他﹐心里对帅哥他们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走吧﹐再到里面去﹐钱还是要花的。” 阿王哥叫侍应生来结帐﹐再将放在桌上我还给他的那笔钱又塞回给我。

 

  我们回到赌场﹐他们那几个已经把钱输得七七八八的了﹐阿王哥把我带到开大小的赌桌前﹐问我﹕“你说大还是小﹖”

“小吧。” 我想﹐小翘小翘﹐就买小吧。

“小。” 阿王哥抽出三张壹仟圆大钞放到赌桌的“小” 字方格上。

结果开了﹐是“小” ﹐阿王哥看了我一眼﹐又将刚收回来的那一迭筹码放回那个“小” 字的方格上。

“小” ﹐又是开小﹐啊王哥又将刚收回来的那一迭更多了的筹码放回那个“小”字的方格上。……

“小﹗” 又是小﹗我们的筹码一下子变得多起来﹐大约有三万圆港币了。我看了阿王哥一眼﹐他明白我的意思﹐还是放在“小” 的那一格上。

“小﹗”真的还是开了个“小” 。我说﹕“算了吧﹐把筹码收起来吧。”

  阿王哥把筹码收起﹐正要问我打算如何。这时瘦高个子的头儿和他们那些朋友们都过来了﹐对阿王哥说﹕“该走了﹐我们去吃饭﹐最后玩一次﹐你还剩下多少筹码﹖”

  阿王哥将手里那一大把筹码捧起来给他看﹐“咦﹐真不少了啊﹐怕有十万啦﹗全放下去吧﹐一次过就算了。” 瘦高个儿说。

“小翘你买大还是小﹖”阿王哥还是问我。

“你自己看吧。”我抿着嘴笑﹐不想背上输清光的罪过。

“还是你说了算﹐钱是你赢回来的。”

  看来他们是不把钱花光不肯离开。我就顺他们的意﹕“那就‘大’ 吧。”

“小﹗﹗”又开了一次“小﹗” 我们的筹码输了个清光﹗我看了心疼得不得了﹐可是看看阿王哥﹐他倒是好像如释重负。瘦高个看着阿王哥问﹕“还剩下多少现金﹖”

“大约两万。”阿王哥把剩下在兜里的那迭钱掏出来。

“这儿还有。”我把手里那一大迭没动过的现金也放到阿王手里。

  瘦高个儿惊讶地说﹕“那你们简直就没有动过本钱嘛﹖全部一次过试一铺算了吧。”

“小翘﹐你说大还是小﹖” 阿王哥问我。

“大﹗”横竖他们是不想要赢钱走的﹐我也丝毫不犹豫。

“小﹗﹗” 众人惊呼﹐果然真的连续开了多少个“小﹗”千金散尽人安乐﹐想起不知谁说过的一句名言。早知道我那一万多现金就不交出去﹐我为他们的豪气感到不知所以。

“好啦!我们去吃饭。” 瘦高个儿也像是一身轻松的感觉﹐这下子可以离开赌场了。

 

  大门外叫了两辆出租车﹐我来了澳门那么多天还是第一次离开新世纪酒店。车子一拐弯不久就到了一个装扮得红红绿绿的葡萄牙餐厅﹐名字好可爱﹐叫做“木偶餐厅” 。他们这几个大老板似乎对澳门好熟﹐葡国餐厅的食品也不用介绍﹐坐下就讥讥咕咕地点了一大堆﹐全是他们所谓的招牌食品。那些葡国焗鸡饭啊﹑咖哩螃蟹啦﹑牛扒﹑炒杂菜﹑烤乳鸽﹑等等……阿王哥还特意为我点了一支皇朝干红葡萄酒。那么巧﹖皇朝﹐那不是李先生最爱的红酒吗﹖﹗郁闷了那么久﹐我第一次有了享受的感觉﹐对这欧洲风味极浓的小小餐厅的食品感到美味无穷﹗那个招牌的咖哩螃蟹吃得我十指并用﹐印象深刻。

  好吃的﹐还有他们的葡国烧烤菜式:烧鹌鹑、烧沙甸鱼。他们的烧鹌鹑用了蒜蓉配的酱料来腌在鹌鹑肚子里,味道就从里面透出来。而烧沙甸鱼﹐光看外形有一点像秋刀鱼,肉质烧烤起来很香,虽然细小的鱼刺多了些,配着柠檬汁吃起来,不会太腻。

  还有我最爱的杂菜沙律﹐用橄榄油配杂菜,没有了沙律酱浓郁的味道,反而显出蔬菜本身的清新口感。欧洲风味的烤德国香肠﹐香肠烤后切片,太香脆了,好吃极了。特别的马介休炒饭﹐味道如广东人的咸鱼和玉米炒饭。

  餐厅老板﹐一个满头白发的葡国老人和他的二姨太坐在餐厅吧台的中央,瘦高个儿头和阿王哥他们都认识老板,年轻的二姨太才三十多岁﹐跑来我们桌和朋友们聊天,近八十高龄的老板因为行动不便向我们频频微笑招手。

  心情好﹐我和大家频频举杯喝了好几口红酒﹐兴奋的我口无遮拦﹐当着二姨太的面就问起瘦高个儿说﹕“我总是想不明白﹐为甚么你们在赌场好像老是希望输钱似的﹐不太合逻辑啊。”

  瘦高个儿有些不悦﹐但也只是一闪而过﹐他说﹕“小翘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输钱皆因赢钱起’ 啊﹖”

  二姨太感到有趣﹐侧着头﹐瞪圆了眼睛说﹕“唉﹐有这么说的吗﹖愿闻其详。”

“一字那么浅﹐”阿王哥也开腔了﹕“有赌必输啊﹗”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也是很浅显的道理﹐可是我们华人喜欢赌博﹐要真正做到小赌却一点都不容易。” 一直没吭气的矮个子阿基也出声了。

“小赌若果都是输钱﹐没有可能变成大赌的﹐所以小赌结果小赢﹐就会使人觉得赢钱不是不可能的﹐结果越赌越大﹐最后大输离场。” 阿基说话慢条斯理﹐却很有逻辑。

“是啊﹐我们老板也禁止我们进入赌场﹐可是我们不明白为甚么叫逢赌必输﹐只是不敢进去而已。” 二姨太说。

“所以我们公司才不禁止赌钱﹐为了让他们死心﹐每次旅行董事会都拨出一笔款让股东他们去过过瘾﹐看是不是逢赌未必输﹖结果是逢赌必输﹐输完了就算﹐这样再也没有人相信赌钱会赢了。我们这叫‘赢钱皆因输钱起’ 小输就不会再有输大钱﹐甚至输掉老本﹐输掉生命的危险。赌场的规则决定了长赌必输的结果﹐他们开赌场的订定了的规矩﹐开赌是他﹑订规矩是他﹑庄家也是他﹐你不可能赢他。做生意﹑做事﹑做人﹑都不能带有侥幸心理。我们的股东在赌场输了钱﹐心疼之余接受了教训﹐才懂得做事要实在的道理。踏实做人﹐这样我们的生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靠幻想﹑不靠运气﹑不靠博彩﹐靠自己的本事赚钱﹐这才叫大赢。” 瘦高个儿望着我﹐总结性的给了我答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我口里说着﹐心里却在回忆起李先生说过相似的话﹐“国际金融市场的汇率运作﹐现在更像是一个大赌场﹐那些美国为首的超级大国集团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的协议条款诱迫各国参与其中。……然而开赌的是它﹐订定规则的也是它﹐参与赌博的庄家很可能还是它。……”我很开心结识了一班这么好的朋友﹐我觉得他们特别有智慧﹐于是跟他们频频举杯。结果原本滴酒不沾的我喝的个头昏耳热﹐要阿王哥搀扶着叫出租车回酒店。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