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 二  

2006-04-17 00:52:32|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在的﹐别人怎么看我﹑咋说我都无所谓。比如说人人都说我“铁生这小子没啥本事只会溜须拍马”﹐还有人说我姐跟董事长有那么一腿所以我才有机会坐直升飞机登上马来西亚合资公司的总裁位子。俺做大事人哪儿有那闲工夫跟他们较真﹐可这位子我坐上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别人说了算﹐所以正路来说还是俺自个儿把这故事往下说吧。你就给我乖乖坐着听好了。

        其实我能干这位子原因只有一条﹐我胆子够大﹗这你就不明白了是吧﹖那天董事长把我叫进了他的房间说了半天﹐俺也只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国家准备批给咱们一笔十个亿的资金到外国炒汇率去﹐说是入世之前让金融界派人好好练他一把。赢了好说, 输了国家的, 还不能有“国资” 背景。他说想了好多天都没能想好叫谁去。这脑瓜子正常的领导干部让谁谁都会第一时间考虑自己的脑瓜子能不能保得住﹐就别说谈话了﹐仅就这数目一说出来﹐叫谁谁也把头摇得像个货郎鼓似地﹐还谈什么呀你。所以他对谁都没开口﹐第一个问的我。我当然满口答应﹐你想想一个普通小职员, 要是董事长突然给个领导岗位给你干, 就算要了你的命你也愿意! 何况那是个掌管十个亿资金的实权单位。其实事到今儿个份上俺还不敢相信董事长的话当真不当真。

        这年头谁还知道谁的话有几分真呢﹖就拿到达马来西亚那天说吧﹐俺记得自打办手续起那天到人到任的那一个星期﹐见谁谁也没把这事儿当真﹐嘴巴在说恭喜呀恭喜﹐可心里头想说什么﹐大家都清楚﹐心照吧。当然他们也仅知道我调往马来西亚接勤总的班而已﹐谁也不可能知道我去的真正任务。可是护照和机票都在我手里了﹐这还会有错﹖

        这不﹐堂堂总经理到任开会﹐那帮小子不知好歹让我烧开水﹐我说烧开水不是用锅烧的吗﹖这也有错﹖他们在会议桌上就笑了我半天﹐说我手里拿着的水壶就可以烧开水。嗨﹗那帮小子把俺当猴子耍的事儿多了﹐这也不提了。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到街上走走吧也没人跟我说上话﹐开口都说他妈什么马来语菲律宾语印度尼西亚语﹐客气的还给我来句什么英语。可谁知道我除了俺老家土话外是什么外语都不通啊。来得着急也没顾得上学他一两句外语应对应对着。我说这地方怎么那么热啊﹖咱们北方到现在还是零下多少度呢﹐可是这里就少说也高温三十来度﹐一下飞机我就受不了啦﹗我不过是想把这段的感想和想法随便找个人说说﹐可他们就是一句也听不懂。最后他们还召来了个也是脸色黑黑的警员﹐把我带回警察局。

        到了警局﹐他们给我找了个肤色白一点儿的华人警员﹐他会说中国话。这下可好了﹐我把想说的一个劲儿都往外掏。分明我说的也是普通话阿﹐可不知怎么搞的他也还是没听懂。只是一个劲儿问叫啥名字﹐住哪儿﹐跟谁来往﹐有没他电话﹐怎么联络﹐就跟审犯人一个样儿。我可没搭理他﹐我说你们马来西亚这不是趁香港九七要回归咱们中国﹐想取代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吗﹖你们这纳闽国际离岸金融中心不就是这样成立起来的吗﹖你们马来西亚这样想﹐新加坡这样想﹐还有菲律宾﹐泰国﹐还有越南﹐印度尼西亚﹐印度……都这样想。我这不是拿着十个亿资金到你们马来西亚来了吗﹖不是来帮你们建立国际金融中心来了吗﹖干嘛把我当犯人来审问﹖我越说越来气﹐伸手把个桌子拍得梆梆响﹗你要问我哪儿来的叫什么住哪儿跟谁联络搞什么我偏偏不说﹐看你能把我怎么的﹖﹗

        这样折腾了好半天﹐他们也没问出个什么头绪﹐我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让他们知道我住在哪儿送了回去﹐还不是照样睡不着觉﹖再说﹐我也真不知道我住哪儿。到底想说什么﹐我也搞不清楚。唉﹐反正是一塌糊涂﹐其它后来的事儿也记不太清楚了。

        我第一次醒来就看见合资公司副董事长李德仁先生在我床边坐着﹐他似乎很耽心地望着我说了句﹕“好好休息” ﹐其它的我还没听清就又睡着了。

        李先生可是个好人﹐个头不高﹐脸方方正正的还戴付金丝眼镜。看上去一点儿不像商人﹐倒是像个学者﹐风度翩翩一付正人君子模样。我在集团第一次见他是兼国际部长的集团副总裁张总带他来见我﹐让我给马来西亚合资公司提供一些用来印刷公司介绍之类的集团下属企业照片。我选了一批给他看﹐谁知他一张都不满意﹐居然说我拍的照片没有一张够得上国际水准﹐把我给气得不行。可是后来他让张总派了辆车给我﹐还让我带上器材跟他一道去拍集团总部大厦﹐又带我到街上和松花江边拍了批外景。他亲自教我如何取景﹑怎样测光……﹐工作起来一点儿也不含糊﹐别提有多专业了﹐不知道的倒以为他才是搞摄影的。我搞了那么多年专业摄影﹐真还不知道拍片子还有那么多加加减减的门道。反正那几天跟着他﹐我的摄影技术总算是彻底翻了个个儿。最后我倒还真拍了一批国际水准的照片拿去印刷成集团最新的一本企业介绍﹐受到了公司董事会的嘉奖﹗为此事董事长还亲自过问了这批照片怎么就拍的特别中看﹖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和董事长接触。为此﹐我心里还特感激他的。因此听说到马来西亚合资公司就是和李先生他们合作﹐我心里也真高兴﹐这总比勤总他们到南非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强多了。

        我在床上昏睡了好几天﹐事后听说当初精神病院的医生会诊诊断我患了精神分裂症﹐还患得不轻﹐打算让我长期住院。这还了得﹖要不是李总和我在我没出国之前就认识﹐要不是他极力和院方辩解说我是工作太紧张了睡眠太少了疲劳过了极限才出现精神分裂的症状﹐并非真正的精神有毛病﹐要不是他在力争之下把我给保了出来﹐我就死定了。总之不管怎样我还是出院了﹐在驻地躺了好几天才缓了过来。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象在梦中。因此我是真的对他非常感激。总在想我这下半辈子该怎样有机会能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可不﹐在马来西亚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他是合资公司副董事长﹐我是总经理﹐在决策方面董事会和他说了算﹐在公司运作和资金调动方面我说了算。他是个马来西亚的第五代华侨﹐在中国大陆和外国都念过书﹐听说在香港念的还是政治经济学。我想﹐那就是说经济也行﹐政治也行吧。在和政府部门及高官们打交道﹐比起那些只学过经济学人的强多了。在他的协助下﹐搞注册﹑开账户﹑办居留﹑访同行﹑谈合作﹑我们的业务进展得非常顺利。那天移民局说我们一批十来个人﹐要一个一个审核资格﹐好样儿的他一个电话直接就拨到管国安局与移民局的吉隆坡中央内政部长那里﹐吓得那官员二话不说立马就把咱们一批人的居留证全给办了。

        就这样我们在纳闵的金融中心驻了下来﹐每天都安排得满满的跟各国银行的行家见面。据说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为了争取做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打算把纳闵建设成为新的香港﹐所以每个到马来西亚开业的国际银行都必须在纳闽也开设分行。因此﹐一个远离首都及大都市的免税小岛就聚集了全球大大小小好几百家国际银行的分行。这些分行都坐拥鉅资却没有生意好做﹐个个分行经理都正闷得发慌﹐除了打高尔夫球及上酒吧喝上两杯以外无所事事。我们的到来无疑给这小岛上的国际金融界带来了崭新的中国概念和无限商机﹗

        其实我们的计划也很简单﹐就以同业拆息的方式﹐从每家在当地的国际银行分行拆借资金再调往中国内地给我们的母公司“民盛银行” 放贷。(这里顺便悄悄说一句﹕俺家乡那总部当时还只获批了个银行牌照而已﹐实际只是财务公司在营业)这里给的是优惠利率加一的利息﹐到中国内地放贷﹐那就是利率倍儿翻的盈利﹐此地的外资分行有事可做﹐我们又得到低息的资金﹐各方共赢皆大欢喜﹗这账也很容易算﹐按照李先生说的“阿婆数” 算法﹕一家分行签它三十个亿美金的拆借合约﹐十家就是三百亿﹐一百家就是三千亿﹗嘿﹗那是个什么概念﹖咱们国家一年的外汇储备也就增加那么千来个亿美金﹗这你就知道咱们金融家干大事的气魄和能量的厉害了吧﹖这样看来国家给的那十个亿的资金根本就用不着往这儿调﹐俺也还能往回给送呢。

        话说回来﹐咱们也没那么贪﹐真行动起来打了个三折﹐我们就只选了最友好的三十家﹐谈成了九百个亿﹐合约都一一拟好了……﹐可到今天怎么就一个个都打退堂鼓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