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心弦  

2006-05-18 21:21:14|  分类: 釗藝詩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写内容:

 【原创】心弦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心 弦

 

釗藝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吟过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思念哪,

    你为何没有尽头?

    思念啊,

    你为甚幺要

    把我的心灵欺骗?

    亲爱的人儿啊!

    我心中日夜悬挂着你婷婷的身影,

    可我手中紧握着的

    却是那缥缈的丝头,

    那易断无踪的细线......。

    哎

    已没有泪光了啊

    那含情脉脉的双眼,

    已失去灵魂了啊

    那情真意切的思念,

    泪,怎冲得去那无言的悲哀呀

    魂,怎招得回那挚爱的誓言哪——

    然而

    爱的力量在血海中不停地汹涌,

    爱的脉冲在骨髓里时刻地隐现。

    啊——"爱,

    就是永远也用不着说

    对不起!"

    爱,你能摧毁一切!

    在你——爱的美色的神力面前

    没有攻而不克的堡垒中坚,

    更何况——

    我这深隐而脆弱的

    心弦......

    

    ...诗神啊!

    你来了,去了——你

    唱过我心中忧伤的歌儿多少首,

    带走我心中多愁的诗韵多少篇,

    今天哪

    你又要带走了。

    你去吧!

    远远地送走我心中

    那无穷无尽的

    悲切的思念......

    一年一度的强劲秋风

    呵,你来了,终于——

    你送来了我灵感的众仙。

    啊,善感的诗神!

    用你那颤抖的圣手,

    才拨动了我久已遗弃的竖琴。

    听啊!动了——

    这已不是感情的前奏,

    这不祗是冲动的脉博,

    听啊!动了——

    这是我隐秘的

    神奥莫测的

    心弦!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