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 六 (续二)  

2006-05-09 15:35:35|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员下笔犹疑举棋不定﹐言辞飘忽概念混乱﹐简直不知所云。 可是真相呢﹖真相隐藏在上面不知何方的隐秘之处﹐藏在国际大鳄密件的保险柜里﹐藏在某处﹐但绝不显示在媒体﹐在公众的眼底……﹐真相在历史的长河中隐没﹐缓慢地逝去。自求多福的股民﹐也许该尽量在中性的股评中寻求一些讯息﹐也许还能找到真相的一点点蛛丝马迹。根据ING霸菱所作的研究显示﹐由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大市表现已明显落后红筹股﹐而相较整个亚洲地区而言﹐表现仅算略优。从另一个角度亦印证了外资基金未能从红筹股飙升中获利。反映C组经纪所占市场成交比重正在增加﹐较去年同期增加接近十个百分点﹐显示散户参与度日增﹐外资基金热情减退。目前﹐外资基金对后市取态各走极端。有部份持股量或许不足的美资行﹐如美林﹑所罗门兄弟﹐近月来相继发出“唱淡” 言论﹐甚至预言港股有机会回落至12000点。本地另有一批基金经理大唱对台戏﹐在近期大市飙升下﹐迅速把年初时指数目标改高﹐来个赠庆。怡富证券就是其中佼佼者﹐该行在6月中旬宣布将指数全年预测由原来的16000点提高至18000点﹐并建议投资者追捧红筹股之余﹐不要忽略蓝筹股的投资价值﹐尤其是已较大市落后及相对资产净值大幅折让的地产股。证券行中亦有部份选择走中间路线﹐眼见市场正处于疯狂入市状态﹐不敢看淡后市﹐又不敢干脆调高全年预测。ING霸菱证券预测指数高位为16000点﹐但不排除在充裕资金推动下﹐大市在第四季之前一见18000点。该行指出﹐中资支持港股的决心已不容置疑﹐相信七一主权移交后﹐势将延续股市升势﹐直到今年9月份。

 依我看﹐我王坚倒觉得那些分析都包罗万象﹐倒不如不看。在众多股票中﹐哪些股票最受投资者追捧﹐升幅最可人﹐正如选美中不是依照自己的标准选最美丽及最具智慧者﹐而是选最有机会胜出者。正如近日投资红筹或可以变紫的蓝筹﹐投资者以真金白银代替选票去投资﹐选股选对的奖品便是赢利可观﹐如近两三个月来的光大明辉﹑招商局海虹﹑华润﹑华创﹑中远太平洋﹑中海﹐等等﹐蓝筹股如恒生﹑电讯﹐不少行业股份亦因有与红筹合作而股价大幅度上扬﹐所以在投资市场上若忽略市场的主流意见而不明白选美对选股的启示是非常痛苦的。回归后与咱们相同背景的投资者渗透了整体香港股市, 令股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波动, 各种不同的政治势力在这里通过金融市场的起伏进行角逐, 让大多数的国际机构投资者和基金经理都无所适从, 更徨论广大想当然跟风的散户小股民和短线炒家了!

 

 

        张总和王坚他们的证券交易部每天忙着针对港股的各方政治角力买入卖出﹐我们的外汇交易部也在为港元的汇率支撑忙得不亦乐乎。正好﹐调到南非去的勤总返国述职经过香港﹐李先生说大鱼大肉的接待勤总他一定觉得很闷了﹐这次私人安排勤总到石澳去享受一下那里海边的特殊风味。得知这个消息﹐裕儿和我又兴奋了好半天﹐裕儿兴奋地说﹕小翘﹐咱们刚买的套装这下可派上用场了﹗”

 因为到了香港几个月我们只是顾着工作﹐除了住家到公司到楼下快餐店三点成一线﹐都哪儿也没去过呢。

       下了班﹐我和裕儿﹑薇薇她们几个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来。我和裕儿穿的是相对的野豹纹系列夏装﹐裕儿把她的黑色秀发在头顶高高盘起﹐用一条丝绢束起固定着﹐带上一副粉红框黑色豹纹眼镜﹔黑色海马吊坠耳镮﹐一件Osmosis Loaf米色针织背心外加一件MING黑色条子铜色星形襟针背心﹔配上Layla Rose咖啡色丝质豹纹蕾丝半截裙﹔挂上去银色星形镶石项链再加挂上一条F潦草字形镶石襟针﹔手上套金色钱币吊墬水晶戒指﹔脚穿一双Hogan咖啡色皮铜扣长靴。我身材娇小玲珑不敢穿得那么多配件﹐身上穿一件Versace橙米色雪纺ruffles背心﹔Marjan Pejoski黑色泡泡半截裙配咖啡色豹纹丝袜﹔脚穿Versace金铜色钉水晶石露趾高跟鞋﹔头顶咖啡色黑豹纹头箍配黑色圆形耳镮及白米色胶珠项链﹐更显得青春亮丽﹗薇薇更绝﹐她的一贯花点纯棉质咖啡色连衣裙上点缀的竟然是蛊惑人心的璎僳花。王坚驾驶的公司车接载了张总和薇薇她们﹐我和裕儿就上了李先生自己驾驶的新款马自达929全球最先进的四轮转向轿车直奔铜锣湾的柏灵酒店去接勤总。

       勤总一上车就说﹕“哎呀﹐你们香港的酒店怎么那么贵啊﹖我们三个人一天就差不多要一万港币﹐我和安总还好说﹐集团总经理级别三千多一天还可以报销﹐但是国际部的张总就不好入账啦﹐李先生你说怎么办﹖”

       “噢﹗好说﹐我联系一下。后面不是还有一间中旅社的三星级的酒店吗﹖让他搬过去好了。”

       “大约多少钱一晚﹖”

       “一千多港币吧。”

       “那行﹐你安排一下。”

       李先生就让裕儿给和咱们有合约的中旅社酒店打电话﹐事情一会儿就解决了。说让张总明天就搬过去。这时﹐车子已经在黄泥涌峡道的盘山路上转着弯。迎面而来的巨大双层巴士“轰” 的一声过去一辆﹐“轰” 的一声又过去一辆﹐每次迎面而来的车像是马上就要相撞似的﹐把我和裕儿都吓得禁不住身子往后缩。勤总坐在前排看着李先生的驾驶﹐忍不住说﹕“行啊李先生﹐你的驾驶技术比我的司机还要棒啊﹗他要是在这条路上走﹐一定不敢开得象你一样快﹗”

       “噢﹐习惯了﹐这路虽然窄﹐但是修得很好﹐只要保持行车线﹐另外一线的车是一定不会碰上你的。这比山下跑高速公路安全得多了。”

       “你这马自达转起弯来还非常稳定呢﹗”

       “对啊﹐勤总也真是懂车之人啊﹗我就是喜欢这马自达专利的四轮转向操控系统﹐特别适合香港弯多路窄的马路环境﹐当它转弯时四个轮子分别象八字脚似的抓住地面﹐急弯也不用减速。在香港路面行驶别说什么奔驰宝马﹐就算是很多有名的跑车也不是它的对手啊﹐当你一个弯在减速时﹐我不但不用减﹐还可以加大油门一个弯就不见影子了﹗那是什么欧洲名牌哪怕驾驶技术再好也赶不上﹐在本港简直是赛遍天下无敌手呢﹗”

       听着李先生在夸他的轿车﹐就象夸赞他的老婆似的﹐听得我和裕儿在后排抿着嘴笑。裕儿说﹕“听李先生那么介绍﹐咱们倒也还长见识了﹐原来买辆车还有那么多的门道。”

       “这还不止哪﹗” 李先生意犹未尽﹕“香港的地方停车位很紧张﹐马路边上的泊位很小仅仅能够放下一辆车﹐别看我这车身比奔驰的C280还要大﹐可是在停泊时﹐四个轮子转啊转啊﹐一下子就全缩进车位去了﹐简直就是度身定造为了这紧窄的泊位环境而设计的。”

       这时﹐车子在海边几百米高处冲刺下山﹐到了山脚下向右转了个急弯﹐车子已经到了石澳海滩边上了。虽然是盛夏﹐石澳海滩还是阵风习习﹐黄昏的海面上波涛汹涌﹐褒广的海滩上挤满了前来海水浴的弄潮儿﹐穿着三点式泳装的她们在沙滩席上躺着晒太阳。大部份的人都泡在水中﹐躲避着酷暑天气的层层热浪。

       下了车﹐李先生带我们在沙滩上转了转﹐海风吹得我们的野豹套装飘逸扬起﹐心里头不知多么的惬意﹗要是我也有车就好啦﹐每天都可以开出来兜兜风﹐享受到太平洋海边这么美好的咸湿空气。沙滩的入口这头一溜儿排开都是售卖汽水﹑食品和泳装﹑沙滩用品的小商店﹐还有出租逍遥躺椅的。沙滩中间每隔一段距离就高高升起一个木架的瞭望塔﹐海滩救生员就坐在上面观察着海面上泳客的情况﹐一有险情发生就可以马上出去施予急救﹐这些方面政府真的想得周到。

       沙滩范围外是一个巨大的露天停车场﹐摆满了前来游玩的车辆﹐停车场旁边就是一家接一家的酒楼与食店﹐看着不同的招牌就知道它们做的是世界各地不同风格的食品﹐真象个联合国的食品大观园。李先生问勤总喜欢吃哪国的食品﹐随后就带我们到一家广东“炭烧猪肉” 的餐馆。这时候张总他们的车才到达海边﹐足足比我们慢了整半个小时。

       除了招牌的“炭烧猪肉” 外﹐盛在菠萝壳内美味可口的“菠萝炒饭” 是我和裕儿的最爱﹐还有烤肉香口的“咖哩螃蟹” ﹑鲜嫩爽口的“粉丝鲜贝” ﹑意犹未尽的“炭烧肥鹅” ﹑当然少不了香港特长的海鲜“清蒸石斑” 鱼了。我们女孩子还是最喜欢餐后甜品连着木瓜当盘一起上的炖“冰糖燕窝” ﹐吃了都不舍得离去。

       饭后﹐张总他们先回去了﹐李先生说带咱们到他的私人音乐厅去听一会儿音乐﹐因为勤总也是个交响音乐迷﹐在餐桌上说起来就没个完。刚好和咱们李先生就有说不完的话题。车子到了山脚往另一个方向转了个弯就到了一处僻静的海边﹐李先生的私家音乐厅原来是个临海的别墅。泊好了车﹐李先生领咱们从后面的石梯一直走上去﹐那是个在岩石上顺山势而修建的不大的建筑﹐从山下看不出有什么建筑物﹐光看到高出去的一堆巨大岩石﹐谁知道隐藏的是那么优美的一个小天地。由后门一进去﹐就是李先生说的音乐厅了﹐只见一个有二三百平方呎的大厅﹐由入口处的天花板是倾斜着向着大海的方向﹐整个天花板都漆成黑色﹐上面镶入了许多小色灯泡﹐光线柔和﹐就像是漫天的小星星一直连到室外﹐与下面的大海﹑天空﹑连天上的星星一起﹐分不清是灯光还是真正的星星﹐室内已经和窗外的大自然连成了一片。最外靠海处是由天花接起的落地玻璃﹐清澈透明﹐简直看不出人工的痕迹﹐在咱们进门之前李先生已经用遥控把窗帘打开﹐所以初进门一看咱们还以为这是个盖了顶的大露台。地板上铺了厚厚的深绿色地毯﹐上面简单地放了几张白色圆背桶形的紫色软皮沙发﹐坐在沙发内﹐整个人陷入温柔的桶内被包裹着﹐一坐下就舍不得起来了。李先生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红酒﹐这时音乐声缓缓地响起﹐是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的第二乐章 “温雅的快板” ﹐柔和的音乐声由天花板﹑两侧的墙壁﹑厅的中央﹑前后各处飘过来﹐勤总说﹕“好家伙﹗这音乐还原得可是现场一样啊﹗”

       “不单只是现场﹐还是指挥所处的位置﹐我特意把音响调得被整个乐队环绕着﹐右边是低音大提琴和中音﹐第一弦乐组和第二弦乐组在左边﹐木管组和铜管乐组在中间﹐定音鼓和打击乐在左后面﹐这是只有乐队指挥才有的现场效果啊﹗”

       “哗﹗太棒了﹗”勤总高兴得像个小孩儿似的连连拍打着沙发的扶手﹐双脚直颤。

    和裕儿一起﹐咱们坐在那儿侧耳倾听﹐心里美滋滋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那音响真是美呀﹐简直无法形容﹐我想﹐在这种环境听音乐﹐无论那音乐好不好﹐感觉都会是非常好听的。

        李先生听了一会儿﹐他考问勤总说﹕“勤总﹐你知道写这段柴可夫斯基用的是什么拍子﹖”

       “怕是三拍子吧﹖”勤总也侧了耳朵﹐然后不很肯定的回答说。

       “不对﹗是四五拍子﹐你仔细听听﹗”

        勤总用手拍着自己的大腿﹐算了一阵子﹕“噢﹐对呀﹗是五拍子﹐怎么以前我就没注意。”

       “这是非常少有的五拍子的典范﹐在旋律大师柴可夫斯基的笔下﹐什么拍子都可以运用得神乎其神﹗”

      “可不是啊﹐真是绝了﹗”

       约有七八分钟长度的第二乐章一会儿就播完了﹐李先生说时候不早﹐该回去了﹐咱们在依依不舍中离开了这个美丽的音乐天地﹐送勤总回到铜锣湾的酒店。

 

       七月中,情报证明美国富豪索罗斯发起新一轮狙击东南亚货币市场的举动, 并且在汇市大手抛售港元, 为此咱们调动了所有可动用的现金购买港元抛售美元, 直接参加到港元联系汇率的保卫战中。我作为公司的财务总监, 自然肩负着资金调拨后勤支持的重任。鏖战多个回合, 国际大鳄的狙击攻势越来越猛, 狙击手段越来越高明, 咱们日夜分班守备, 个个都熬成金睛火眼的道行。 薇薇的表现尤为突出, 她不单几乎不眠不休地为咱们作最新市况走势的分析, 还不忘在工作之余给大家准备绿豆糖水或泄火草之类的清凉饮料以保障团队全体成员的健康。而咱们的李先生则更是废寝忘食地工作, 他不但要为咱们的出击制定方针和作出决策, 更要为强攻所需要的资金早作调动, 未雨绸缪。为了下一个战役的到来, 咱们开了个形势分析及下一步行动布署的特别会议。

 会上李先生总结了近期外汇交易部的工作, 他说:“其实我们在这一仗打得很被动, 因为远期市场交易, 为击退卖空港元的炒家, 香港政府只须要提高利率至炒家无利可图即可! 而我们前线反狙击则要动用大量兵力(人员)及弹药(资金),这对我们这个仅有十亿港币起家的金融机构来说就是超额的压力。当炒家们从远期市场下手狙击港元时, 他们已经间接狙击港元的即期市场了, 这是因为炒家远期交易的对手的远期汇率是透过利率平价说导出来的, 炒家的对手为了避风险会从即期市场买进美元,  以备3个月后支付之用。在其买入美元卖出港元时, 如果即期汇率不动, 美元利率就会被抬高而压低港元利率。这将使港元的吸引力恶化, 促使更多人抛售港元。在此役, 我们被动地充当了平衡美元港元买盘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角色, 资金压力超常!”

 薇薇指出咱们另一方面亏损的危险性:“由于港元卖盘太多占了上风, 抛售美元买港元的买卖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那岂不是在做赔本生意?”张总一听说亏本就急了。

李先生说: “我们相信中国政府及香港政府加上全东南亚的抗争会有一天击退国际炒家, 我不怀疑他们有这个捍卫港元与美元汇率挂钩机制的能力和决心, 但是那是个漫长的过程, 而我们却未必有这个坚守到最后胜利的能力。

那么会是个甚么结果?”张总显得焦躁不安。

全军覆没!”我冲口而出。此话一出, 众人皆哗然!

那可不行!”张总马上强烈反应, “那就要趁早退出, 不玩了。

可是上头的指令没有给予我们退缩的余地。薇薇说。

将在外, 军令可有所不从! 不论如何, 俺保住实力要紧。

不能退出!”李先生拍案而起, 他说: “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角逐, 别无选择, 我们只有全力以赴, 关键是能否找到更多的支持以及通过精确的计算优化我们的投资部署, 坚持到最后的一刻!”

 会议室像似炸了锅似的沸腾起来。众说纷纭各有各的想法,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常把敬佩李先生挂在嘴边的小翘竟然站在张总一边, 嚷嚷着也要打退堂鼓。

 我却极力劝说希望大家支持李先生: “现在咱们的各项投资部署并无不当,而且最终结果也并非不能嬴! 咱们应该一起想办法去争取更多的胜算才对!”

 李先生说: “我很理解大家现在的心情, 从无到有, 从小到大, 我们现在拥有的那几十个亿的资金来之不易, 那里不但凝结了大家的汗水, 更凝聚了我们团队全体的心血和超凡意志的拼搏和努力! 但是, 金融市场亦如战场, 短兵相接勇者胜! 若我们在这时退却, 也许自己能力保不失, 但整个战局也许就会改写, 我们那句临阵磨刀不利也光亮就会变成临阵脱逃的签言, 作为现代人我们不愿意战死沙场, 但是我更不愿意大家在生死关头当逃兵!”

 听了李先生的话, 大家都静下来变得沉默不语, 毕竟那是多少个亿的资金啊!不是说些豪言壮语就能想得通的。李先生接着说: “我们的那笔三个亿美元的单还未到期, 相信目前的局势不会那么快改变, 照这么下去坚持不到九月。纳闵那里我已经叫珊珊她们跟原来准备签拆借合约的银行联系, 反应很好, 要我赶回纳闵详谈, 我会争取带回一笔资金。张总马上写个报告把我们近况通知总部, 董翘整理会议纪要附上。一搥定音, 大家只有接受。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