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風暴】中

2006-09-11 03:11:34|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趁著大夥兒在島上休息的時機﹐李先生和張總研究了新的工作安排﹐李先生還讓薇薇起草了新的工作指引給大家。今天一回到在納閔金融大廈的辦公室﹐按照指引﹐我們很快就在自己的電腦上找到了虛擬帳戶的開戶安排。輸入了薇薇提供的網址﹐在我的電腦上﹐出現了這樣的字句﹕“使用類比帳戶提高交易技能。類比帳戶和真實帳戶的操作介面和使用方法一致。您可以通過模擬帳戶的操作熟悉FOREST.COM交易平臺提高技戰水平。您還可在類比帳戶中使用免費圖表工具閱讀我們的獨家彙評。模擬帳戶和真實帳戶唯一不同是模擬帳戶中的資金是虛擬的。類比帳戶的用戶名和密碼也通行FOREST無線平臺。”它提供了兩種不同的模擬帳戶類型﹐迷你型的虛擬資金是2000美元﹐杠杆比例是200比1﹐合約單位是10﹐000美元﹔另一種是標準帳戶﹐虛擬資金是25﹐000美元﹐杠杆比例是100﹕1﹐合約單位是100﹐000美元。這在我們的財經金融學院大學課程裏可沒學過這麼高深的東西﹐居然在網上卻可以不花分文就可以演練﹐真方便哪。

資料顯示﹐外匯交易市場﹐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場平均每天超過1兆美元的資金在當中周轉﹐這相當於美國所有證券市場交易總和的30倍。“外匯交易”是同時買入一對貨幣組合中的一種貨幣而賣出另外一種貨幣。外匯是以貨幣對形式交易﹐例如歐元/美元(EUR/USD)或美元/日元(USD/JPY)。外匯交易主要有兩個原因。大約每日的交易周轉的 5% 是由於公司和政府部門在國外買入或銷售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或者必須將他們在國外賺取的利潤轉換成本國貨幣。而另外95%的交易是為了賺取盈利或者投機。對於以贏利為目的的投資者來說﹐最好的交易機會總是交易那些最通常交易的 (並且因此是流動量最大的 )貨幣﹐叫做 “ 主要貨幣 ”。目前大約每日交易的 85%是這些主要貨幣﹐它包括美元﹐日元﹐將要推出的歐元﹐英磅﹐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亞元。外匯交易市場是一個24小時全球交易市場﹐市場交易每天從悉尼開始﹐並且隨著地球的轉動﹐全球每個金融中心的營業日將依次開始﹐首先是東京﹐然後倫敦﹐和紐約。不同於其他的金融市場﹐外匯交易投資者可以對無論是白天或者晚上發生的經濟﹐社會和政治事件而導致的外匯波動隨時作出反應。

董翹也真不愧為集團的第一才女﹐在網上這麼長一段英文說明﹐她只花了幾分鐘就翻了出來﹐難怪李先生特意把她從國際部要了出來﹐現在可是派上用場了。我們都對此新的計畫和操作模式感到陌生﹐覺得非常新鮮﹐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王堅拿著小翹替他剛列印出來的翻譯材料﹐覺得很困惑﹐撓著頭皮來找我﹐要我給他解釋。他說﹕“張小姐﹐你能不能解釋一下如何去理解一個報價呢﹖”

憑我的學識﹐這點小問題還難不住我﹐我說﹕“其實﹐如果你記住兩件事後,你會覺得它非常簡單。第一﹐首先列示的貨幣是基礎貨幣。其二﹐基礎貨幣的價值總是以1為單位。”

“那麼﹐我們以什麼為基礎貨幣呢﹖” 王堅又問。

“美元是外匯交易市場中的中心點,並且通常被認為是作為報價的基本貨幣。在主要貨幣中。這包括美元兌日元,美元兌瑞士法郎及美元兌加幣。對於這些貨幣及其它,報價表示為每一單位美元兌換多少貨幣對中報價中的第二貨幣。例如:美元兌日元報價120.01意味著1美元等於120.01日元。”

“那麼﹐怎麼看升還是降呢﹖” “當美元作為基準單位,並且一個貨幣組合報價上升,意味著美元升值,而另一貨幣貶值。如果以上提到的美元兌日元報價上升到123.01,那麼美元走強,因為他現在比以前能買更多的日元。 我說。

“那麼﹐這對比例外又是什麼呢﹖” 王堅總是那麼多問號﹐自己應該好好琢磨琢磨的。

我也在研究這個問題呢﹐就試答道﹕“對比規則例外的3個貨幣是英鎊,澳元及歐元。在這情況下,您可能看到的報價如英鎊兌美元 1.4366, 意味著1英鎊等於1.4366美元。在這3種貨幣對裏面,美元不是一個基礎價格,一個上升的報價意味著一個跌價中的美元。就是要花更多美元才能兌一英鎊或澳元。”

“說得對﹐” 李先生過來看看大家的準備工作做得如何﹐聽見我的話﹐他走了過來﹕“換句話說﹐假如一種貨幣報價上升﹐那基準貨幣會升值﹐一個更低的報價意味著基礎貨幣在貶值。貨幣對中不包括美元的稱為交叉貨幣組合﹐但是其準則也是一樣。例如歐元兌日元報價為127.95。意思是1歐元等於127.95日元。在外匯交易中﹐您會看到一個兩邊的報價﹐由買價與賣價組成﹐買價是在此價格上您擬賣掉基礎貨幣(同時買進相反貨幣)。賣價是這個價格﹐在此價格上您可以買進基準貨幣時賣掉相反貨幣。”

“臨陣磨刀﹐不利也光亮﹗大家要借此短短的時機好好練﹐不要真上陣時丟盔棄甲的﹐能不能做到﹖﹗” 張總趁機也過來進行戰前動員。

薇薇將擬好的不同作戰方案派給大家﹐然後向每個人逐個解釋他所操作方案的內容和操作方法﹐大練兵如火如荼地就在電腦鍵盤的敲擊聲中開始了。我知道李先生此時的目的是讓大家在還沒有進行過外匯買賣培訓之前讓大家各用不同的方式入市先得到一些最初的感性認識。這是臨陣演練最快又最有效的方法﹐所以我也立刻在註冊帳戶類型一欄填寫了﹕“標準帳戶”一項﹐虛擬資金是25﹐000美元﹐杠杆比例是100﹕1﹐合約單位是100﹐000美元﹐這是此類帳戶最基本的金額。那意味著我用二萬五千美元就可以進行二百五十萬美元的交易﹐而每一個交易無論盈虧都被放大了100倍﹐這種金融杠杆的放大威力不可謂不驚人﹗李先生不是說目前美元的需求正呈上昇的趨勢嗎﹖泰國政府正在開始拋售它們的泰銖以換取美元﹐資料顯示,富裕囯七囯集團會議後,除了美元兌日圓回落外,兌其他貨幣仍不肯回落日圓升值因機構投資者把資金調返國及懷疑日本銀行壓低美元減少美國政府在國內的壓力,從美元兌馬克走勢看,美元只是牛皮,目前估計美元加息力量已超過德國利率見底説法,形成馬克兌美元再次出現弱勢,客觀因素可支持馬克跌至1.77馬克兌1美元,因此相信見1.75馬克的日子不遠。那麼用美元上漲的假設來買它一手來試試﹖想到這裡﹐我試調動了一萬美元來買了一百萬美元的單﹐同時兌的是德國馬克﹐匯率是USD1:DEM1.6322/1.6327﹐意思是若我用馬克來買美金﹐我是用的1.6327馬克來買的1美元﹐或是賣掉1美元﹐可以得到1.6322馬克。算我好運﹐在買了100萬美元的一小時內﹐美元兌馬克上昇到了1.6435/40﹐我將持有的100萬美元結清﹐賣出的單換回了1,643,500馬克。由於我的100萬美元當時和馬克的兌換價付出的是1,632,700馬克﹐用賺回來的1,643,500減去付出的1,632,700﹐這一個交易我總共賺了10,800馬克﹐換算成美金我總共盈利6,571.35美元。換言之﹐在上午的演練中﹐我用一萬美金的本錢賺取了六千五百多元美金﹐投資回報率是65.7%。下午總結﹐同事們各有輸贏﹐王堅的成績最誇張﹐他總共輸去了兩萬四千多美元﹐差不多把本都給輸光了。

第二天﹐我們正式開始由薇薇為我們上專題培訓班的課程﹐課程能夠幫助我們瞭解一些基本的投資原理和運作的方式。包括﹕貨幣價格及其影響因素﹔閱讀和分析圖表﹔辯識並利用市場趨勢﹔提高杠桿交易成效﹔利用止損及其他定單管理風險,保護持倉基本金﹔對影響全球匯價的主要經濟事件進行預測及反應﹔使用科學的資金管理技術,制定利潤最大化,虧損最小化方案﹐等等。整個星期﹐我們又是這樣在沒日沒夜的培訓和演練中渡過。

    每天上午﹐我們都要以8﹕30開始公佈的新聞所制訂的策略作為當天的新聞策略﹐這種策略都是證券及貨幣交易者所常用的。我們還訓練了“擺動式交易” 的應用﹑“模式識別”確認下一步走勢﹑“浮動性” 如何確認市場走勢及如何在這種冒險刺激的情況下交易﹑交易的易變性﹐交易空隙的改變的交易策略﹑如何有效地運用信念去克服交易時難以克服的心裡障礙。李先生還親自教我們如何一步一步的系統學習﹐能在最短的實戰中成為“自律的交易者”。

李先生說﹕“低買﹐高賣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大多數的交易者都知道﹐在交易市場中找到一準確的進點和出點是非常困難的,甚至可說是一種痛苦的經歷。阻礙大多數交易者交易的因素為自負,恐懼情緒及對自己和市場失去信心。作為一交易者要想掌握市場即意味著看待市場為一獨立體,不要把自己個人觀點強加於之上。” 李先生還強調要以自律化的方法初涉市場,必須明確自己的特定目標,使自己能夠最大程度的達到它,並且要克服常能使你作出錯誤決定的情緒包袱。希望咱們能在金融市場中找到正確交易方法及見解﹐而且在實戰的過程中相互配合默契。

從董翹小姐不斷提供的資料,證實了李先生他們八年前的預測, 近年來東南亞股市表現遜色﹐除了大中華地區及印尼外﹐大部份地區在今年首五個月均錄得下跌﹐尤以泰國更是區內跌幅之冠。這種情況令投資者對東南亞股市的憧憬逐一破滅。股市表現主要系於經濟動力及公司運作效益。九十年代初期﹐東南亞國家的出口錄得強勁增長﹐主要倚賴較低廉的勞工成本及產品價格而能爭取市場佔有率。但隨著經濟蓬勃﹐銀行卻沒有嚴格地控制貨幣及信貸增長﹐令區內出現過剩遊資﹐結合這些資金流入資本市場﹐導致資產急速膨脹。這一趨勢尤令地產價格升至大幅度偏離合理水平。地產商更順勢推出更多樓盤﹐以致供應大增。

    股票市場方面﹐不同公司把握股市壯旺的機會紛紛申請掛牌上市﹐而一些國家的證監處亦未能嚴格控制上市公司的質素﹐令大量資產流失於投機熱潮中。急速的經濟發展及資產膨脹的後遺症令勞工成本顯著急劇上昇令低廉價格的優勢不復存在﹐令出口放緩﹐這在泰國及馬來西亞最為明顯。而從95年底起﹐全球經濟放慢﹐加上日圓急跌對東南亞出口造成雙重打擊﹐直接令經濟走下坡。股市及樓市亦同時缺乏承接力﹐使地產公司盈利急退﹐衍生壞帳問題﹐這個骨牌效應令部份東南亞國家重複日本90年地產泡沫破滅的情況。泰國是近期最明顯的例子。受近期泰銖拋售風潮﹐地產公司宣佈破產及銀行壞帳問題等消息影響泰國股市已由去年初下跌超過五成。預計短期內有下調空間。馬來西亞及菲律賓為避免重演泰國目前的情況﹐各政府加緊控制地產及股票近期的投機活動﹐相信這行政幹預是為日後股市及經濟穩定發展而鋪路。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 咱們的演練已經進入了更加接近實戰的狀況, 按照目前亞洲各國金融市場的嚴峻形勢, 李先生和張總將我們分成了多個戰術小組, 專門從事專注於不同國家貨幣種類的匯率變化情況及經濟狀況, 然後每天在總結會上反映。我和王堅被安排在同一個小組﹐專門負責關注泰銖與美元兌換的變化狀況﹐將所得資料提供總結會上進行分析。

李先生最常來的是我們這個小組﹐和我們討論泰國的境況﹐他說﹕“近兩年來﹐區內表現最差的股市首推泰國。96年泰股跌幅達到37%﹐今年更屢創新低﹐至今已下挫15%。投資信心的崩潰﹐主要是當地銀行壞帳問題嚴重﹐政府又遲遲未有妥善的解決辦法﹐令股市受壓多時。上週五﹐壞帳問題更趨表面化。”

    我說﹕“是啊﹐消息說當地最大的一間投資銀行第一財務﹐宣佈與泰丹奴銀行進行合併﹐估計經合併後將成為一間總市值八十五億美元﹐規模位列當地第八的銀行。”

    王堅問﹕“那麼﹐這合併是否會給泰國股市帶來新希望呢﹖泰股跌幅是否見底了呢﹖”

    “此事不能盲目樂觀﹗”李先生說﹕“泰國銀行壞帳問題根深蒂固﹐當地地產市道陷入嚴重的衰退期﹐企業大量投資物業﹐令盈利大受打擊﹐由此將牽連到銀行對企業貸款無法收回﹐造成壞帳纍纍﹐再加上股票投資失利﹐部份銀行財政狀況更令人懮慮。”

    “這樣﹐泰國經濟困難重重﹐是否泰銖會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 不知何時﹐小翹溜到我們身邊﹐用擱在我辦公桌護板上的雙手支撐著下巴﹐也加入了我們的討論。

    “這才是我們最要關注的問題﹗” 李先生用欣賞的眼光看了小翹一眼﹐接著說﹕“目前最大的隱懮正是貨幣可能大幅度貶值。雖然泰國政府已重申沒有打算讓泰銖貶值﹐但這個可能性非常高﹗” 他指出﹕“泰國政府意識到泰銖一旦大幅貶值﹐後果堪虞。泰國企業多數為美元負債﹐假如泰銖大幅貶值﹐必引致企業財政困難﹐連鎖反應令銀行壞帳雪上加霜。”

    我反應也很快﹐接著說﹕“嗯﹐難怪泰國政府正致力維持高息政策﹐就是為了支持貨幣匯價。相信當地政府也不願貨幣大幅度貶值。”

    “但是﹐我們也不能不假設發生最壞情況。資金若因為貨幣貶值而流失﹐股市﹐債市必將首當其衝。” 小翹並不樂觀。

    “對﹗”李先生支持小翹的想法﹐他說﹕“除此之外﹐美息可能調升﹐亦為美元地區例如泰國﹐蒙上陰影。現在﹐不少投資亞洲地區內的基金﹐皆偏重持有香港﹑新加坡及馬來西亞﹐作為在美息趨升陰影下資金的避難所。泰國是國際投機者將要狙擊的重點﹐我們一定要密切關注﹐不可鬆懈。”

    王堅還是有點想不通﹐他問﹕“我覺得﹐是否李先生對泰國危機的判斷太絕對化了些呢﹖”
李先生回答說﹕“那要看數據和事實﹕截至目前為止﹐泰國負債總額達近900億美元,其中八成是私人負債,短期債務占近400億美元。”
他接著分析﹕“自90年代以來,泰國為吸引外資,先後推出了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1990年4月正式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定的有關義務,取消了經常專案國際支付的限制。1991年,開始減少對資本專案交易的外匯限制。1992年又對外資開放,允許國內投資者直接通過銀行獲得低息的外國資金,導致肆意借貸低息資金。1994年又進一步放鬆這方面的限制,比如放寬出入境時可攜帶的外幣限額,允許持有泰國離岸銀行執照的外國銀行在泰國各城市設立分支機搆等等。但是,在實行金融自由化的同時卻未能完善金融管理體系,缺乏有效的金融監管,使外匯投機的渠道增加,從而加劇了投機者對泰國金融穩定性的衝擊。此外,日本和韓國也存在類似的問題。” 說起來這些數據和日期﹐李先生是如數家珍﹐藏在心裡的資料詳盡又有說服力﹐我們只有佩服的份兒。
張總在咱們演練的這段日子裏不知在忙些什麼﹐到咱們將要結束演練了﹐他卻向李先生提出來要補課了。咱們都已經熟透了的一些交易理論﹐他卻是一點兒都還未入門﹐可把大夥兒給急壞了。作為一個作戰的前線指揮官豈有對武器和戰術一竅不通的道理﹖為此事﹐李總特意安排了咱們幾個開小灶﹐決定用李先生所謂“還是用阿婆數” 的方法幫幫他。對此﹐小王堅也一反常態﹐主動請纓當他的主講導師。
看著王堅一臉得意的表情﹐張總還是壓住傲氣虛心求教﹕“小王﹐你給解釋一下﹐那交叉盤到底是啥意思﹖”
“交叉盤﹐指的是除了和主要貨幣美元以外貨幣之間兌換的交易關係。” 小王用他的語言說出了他的理解。
“你對泰銖交叉盤較熟﹐那麼美元兌泰銖的交易如何理解呢﹖” 張總有意無意地將美元兌泰銖說成了交叉盤。
“首先更正﹐美元兌泰銖並非交叉盤﹐在此美元是基礎貨幣﹐現在報盤是USD1﹕THB18.56/18.88﹐前面低水位是賣出價﹐高水位是買入價﹐意思是賣出一美元可以兌換買入18.56泰銖﹐若同時你是以泰銖買入美元的話﹐那麼你要用18.88泰銖買入一美元。” 王堅倒是頭腦清醒。
“如果咱們看漲美元﹐是不是現在以USD1﹕THB18.56的價格買入泰銖呢﹖是否可以不管賣出價﹖” 張總又問。
“是的﹐可以不看賣價﹐如果你要簡單的話﹐但是你得記住你買入當時的相對價格﹐因為當你要賣出泰銖時﹐必須是低於18.56換回一美元的水平才能獲利。” 王堅答完了撓撓頭皮﹐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小翹可是個精靈鬼﹐她可明白這裏的奧妙了﹐搶著說﹕“張總你好賴喲﹐分明是看漲美元﹐沒理由還賣出美元的﹐該是拋售泰銖才對呀﹗”
我也看出其中有詐﹐趕忙接著算起阿婆數﹕“假定美元看漲﹐就要拋泰銖買美元﹐用18.88泰銖現在可以買到一美元﹐當美元漲價至一美元可以買入19以上的泰銖時﹐我們賣出美元就可以獲利。”
王堅這下子也知道錯在哪兒了﹐他也接著算﹕“若一美元可以買入19泰銖﹐清算時﹐19減去18.88﹐一元美元可以賺取0.12的泰銖﹐十美元就可以賺1. 2泰銖﹐一百美元就可以賺12泰銖﹐一千美元可以賺120泰銖﹐一萬美元可以賺1﹐200泰銖﹐十萬……。”
“得了得了﹗你有完沒完啊﹐” 小翹伸手敲了敲王堅的腦殼﹐“李先生叫們算阿婆數﹐可沒叫們真成了阿婆啊﹗”
我說﹕“這阿婆數一算﹐還真讓們見著了不能小瞧那幾個百分點哪﹐小數怕長計﹐要有十個億資金這麼一投下去﹐僅拿他零點幾個點那不就是百來個億的泰銖啊﹗”
張總這下子坐不住了﹐他跳起來說﹕“這下子總算是整明白了﹐咱趕緊打電話回總部追那十個億資金去﹗”
演練的期限已經快要過了﹐很快我們就要進行總考﹐大家更是將各種貨幣的基礎貨幣(基礎盤)和交叉貨幣(交叉盤)的兌換關係記得滾瓜爛熟﹐就等著總演習的一天了。
 
有道說﹐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我覺得﹐臨戰前的寂靜最難熬。演練的時間雖然很短﹐可就覺得像是過了整個世紀那麼漫長﹐雖然每天都在繁忙中渡過﹐可是對著那不可知的陌生的戰場﹐還是覺得太懸。在這忙於演練的日子裏﹐公司領導層的心態也悄悄地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向對李先生深感佩服而且言聽計從的張總﹐卻對純技術性的“資金走勢”及“金融圖表”反映出來的投資資訊不以為然﹐礙於情面和對金融知識基礎的不足﹐他也提不出清楚的反對意見。這一點﹐心水清的小翹看在眼裏﹐急在心頭。每當晚上倆在宿舍躺在床上嘮閑嗑兒的時候﹐小翹總要把白天看到的情景跟咱過一遍﹐弄得我也少不免擔懮起來。
在今天下午的總結會上﹐張總就以“考核”為由﹐抓住小王堅這小夥子的一點小錯誤﹐對“技術至上” 的交易理論研究猛烈地抨擊﹐他說﹕“小王﹐你剛才在總結時強調說要特別警惕防止泰國銖兌換美元將會大幅貶值﹐這又是哪門子的貨幣理論啊? 你們所說的走勢誰能保證一定就會發生﹖”小王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雖然私底下嘮嗑兒的時候小翹總說﹕“我最討厭王堅那個小男生PLAYBOY,最能偷懶﹐他的工作懶得弄, 總求我幫他。我還樂得顯示自己有能耐﹐總之我的勞動強度很大。不曉得他怎麼和我們一起出國建立這個合資公司。據說他父親是什麼局的什麼科, 對公司有用的主管部門之一, 賄賂公司領導的﹖誰知道呢。”我還是很想幫他﹐但張張嘴也說不出啥來﹐咱們都面面相覷﹐不知是否該接這個槎。
還是薇薇說話了﹐她說王堅對外匯買賣理論還不夠熟悉﹐這問題讓她來答﹕“基本面分析和技術分析是外匯交易中的兩個基本方法。基本面分析關注的是整個世界,不同國家的金融,經濟,政治等狀況和這些狀況對外匯市場走向的影響。技術分析則主要針對市場的交易價格,走勢圖和歷史資料,得出對市場走向的判斷。簡而言之,基本面分析研究的是成因,而技術分析則研究的是結果。”

李先生說﹕“在任何金融交易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只要有市場投機行為存在,那麼風險和利潤都是同時存在的。外匯交易也不例外。你可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巨大收益,也同時可能遭受沉重損失。在這個市場中,並不存在一個明確的方法,能夠正確的預測貨幣的未知走向。然而,通過對市場進行一定的分析研究,是能夠將作出錯誤判斷的機率減小的。這種對市場進行的分析研究,分為基本面分析和技術分析。”

李先生強調要我們反復演練﹐要的也是我們在實戰中能保持嫺熟的操作規程﹐能夠有即時反應的能力。他說﹕“當一個國家出現金融動盪時,外匯投機者往往會被抨擊為從中搗亂的惡棍。或許,他們的確是世界上最大的賭徒。假如他們押中,成功預測某國貨幣會在數周或數月內貶值,那麼數以百萬、甚至數以十億計的美元便成為他們的囊中物。反之,若這些投機者估計錯誤,其後果便是滿盤皆輸,損失同樣巨大。”

小翹按捺不住問﹕“究竟這些國際大鱷將會如何下手狙擊東南亞的金融市場呢?”

“基本上,他們要捕捉到一國貨幣的走勢才能從中取利。舉例說,假如投機者在今年春季已預期泰國銖將面臨貶值壓力,那麼他們便會購入未來一、兩個月期的約,即打賭泰銖會跌。現在我們看到的形勢也正是如此﹐而我們能夠做的﹐是首先在美元第一波的上升浪中為我們的資本發掘出第一桶金﹐才能在後面波及亞洲貨幣的戰役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作為秘書的小翹坐在李先生的身邊﹐把雙手托著下巴聽得入了迷﹐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欽佩表情﹐那唯她獨有的靈魂出竅神色令都為之傾倒﹗說真的﹐李先生是真正的學富五車﹐又有豐富的實際經驗﹐要不是小翹總把他掛在嘴邊﹐我也會本能地尋找機會和他親近……。想到這裏突然間打了個寒顫﹐自覺挺好笑的﹐怎麼回事兒﹐跟小翹來往多了﹐也沾染了她那點兒跑神習氣了。

張總問﹕“如果咱們也認為泰銖會跌﹐該怎樣買賣才能獲利呢﹖”

薇薇說﹕“按照期貨合約的性質,投資者可以選擇在未來某一日期以特定價格買入或沽售貨物、股票和貨幣。若泰銖到7月初真的貶值,那麼打賭泰銖跌的投機者便成為贏家,滿載而歸。” 說完﹐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望著李先生。

“說得對﹗”李先生接著說﹕“外匯投機者一直密切注視不同國家的經濟資料和趨勢。當時機出現時,他們便會針對這些國家的貨幣大炒特炒。以泰國為例,該國的貿易赤字長期高居不下,貨幣價值偏高,而房地產價格更被推至不合理的水平。不少人已預期泰國的泡沫經濟將有破滅的一天。當泰銖掉頭貶值後,投機者又會把戰場擴大至泰國的鄰近國家。這些國家的經濟亦出現各樣的弱點,最後導致其貨幣先後被投機者肆虐。換言之,若不是這些國家的經濟有問題,那些貨幣投機者未必會那麼容易得手。從目前的情況看﹐國際大鱷的目標不僅是沖著泰國來﹐更很可能是趁香港回歸之際借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經濟出現的一些弱點在匯率市場進行狙擊﹐搞亂香港回歸時的金融次序﹐以獲取更大的經濟與政治利益﹗”

總演練即將進行﹐李先生的話無疑成為咱們演練前的最佳動員﹐大夥兒都鉚足了勁兒要好好地打他一場大勝仗。小翹也和我一樣﹐先前的那種焦躁的心情也隨之煙消雲散。

 

這裏沒有戰鬥的硝煙﹐這裏沒有炮火的轟鳴﹐在一部部電腦鍵盤的敲擊聲中﹐真正的鏖戰卻在激烈地進行。3月23日﹐總演練終於開始了﹐兵分十路﹐們每一組模擬一個億美元的投資總額進行投資﹐貨幣的種類不限﹐但必須是自覺熟悉而且對其匯率的走勢有心得的貨幣組合。在這個演練中﹐李先生特別提出了一個新規定﹕由於演練的三個小時時間正好是香港市的交易時段﹐所以必須用港元作基礎貨幣﹐要求們的操作能力必須是二十四小時全球參與﹐那就是說們這次演練的交易必須是交叉盤了。突如其來的這個題目﹐一下子就把大夥兒給難住了﹐咋辦呢﹖這下可真應了張總先前說的那句﹕“臨陣磨刀不利也光亮﹗” 的戲言了。

還是小翹腦瓜子靈﹐她說﹕“香港不也是跟美元掛鈎﹐聯繫匯率的嗎﹖查它今天的美元匯率一乘不就出來了嗎﹖”

“對呀﹗這還不簡單﹖”我趕緊查出來港元兌美元今天掛牌匯率是USD1﹕7.742/7.7501﹐然後讓小翹做出一份提示派發給大家。演練規定在三個小時交易時段﹐必須把資金的60%以上投放出去﹐而且在三小時內清算﹗大家都抓緊時間埋頭苦幹﹐是輸是贏都看這頭一小時的決策如何了。

王堅在他的電腦上查到了港幣兌泰銖的匯率﹐他驚呼了句﹐大事不妙啊﹗叫我趕緊看。我的辦公桌在他的對面﹐為方便討論﹐中間的擋板已經拆除﹐當我找到他說的那一段匯率版一看﹐心裏也有些發毛了﹐這是怎麼回事兒呀﹖港元的匯率和泰銖是這樣顯示的﹕“THB泰國銖/買入29.7/賣出31. 2”﹐這和美元兌港幣﹐美元兌泰銖的兌換率是怎麼算都對不上號啊﹖我讓王堅自己想辦法算出來﹐自己就趕緊去找薇薇來幫忙。

薇薇正忙著在張總那組講解呢﹐一聽我有麻煩﹐就馬上過來看﹐“噢﹐你沒看清楚啊﹐那是港幣為單位的匯率寫法﹐他是以每百元貨幣為單位。”

“那就是說這裏的匯率是每百港元兌換的幣值啦﹖” 我說。

“不對﹗是每百元交叉盤貨幣對一港元的幣值﹐例如每百元馬來西亞幣兌港幣是310. 5﹑每百元新加坡幣兌港幣是534 . 0﹑每百日圓兌港幣是6. 223﹑每百元美元兌港幣是773. 2等等……在這裏的數是指每一百銖泰銖兌多少港幣的匯率。”

“哦﹗那就是說每一百泰銖現在是等於29.7港幣呀﹖” 我似乎有點兒不敢肯定。

“這點你特別要注意﹕當你賣出一百泰銖的時候你能得到29.7港幣﹐而你用港幣想要買入一百泰銖時﹐卻要用31. 2港幣才行囉。” 薇薇不不厭其煩地繼續說。

“可是﹐報價上分明寫著是泰國銖/買入29.7/賣出31. 2的呢﹖” 小王還是越聽越糊塗了﹐又在開始撓頭皮。

“嗯﹐所以說這點特別要注意呢﹗香港的報價是以香港本地為中心的報盤﹐以他為主的﹐因此那個買入﹐意思是他們買入﹐你給他外幣一百﹐他給你找回多少港幣。反之也一樣﹐你問他要一百外幣﹐例如泰銖﹐同時你必須給他多少港幣來換取。” 薇薇今天穿了一條粉綠色的小黃碎花連衣裙﹐煞是好看﹐她頑皮地一邊捏著鉛筆頭上的橡皮膠﹐一邊非常耐心地解釋﹐看上去就像是幼稚園裏小朋友在玩過家家﹐一點兒也沒有導師居高臨下的架子。

“嗯﹐明白了﹗” 異口同聲﹐王堅和我都學著她的口氣回答﹐心裏都有股說不出的甜滋滋的味兒。

“那就趕緊入市啊﹗” 李先生一組一組地巡視到這兒﹐他催促們馬上行動。電腦鍵盤劈劈啪啪地又響起來了﹐照原計劃我動用了2000萬美金做了一張杠杆比例1﹕200在29. 5價位沽出泰銖買進港幣的單。作為我的助手﹐王堅又在算他的阿婆數﹕2000萬美元(USD20﹐000﹐000 . 00)乘以匯率7.742就等於一億五千四百八十四萬港幣﹐(HKD154﹐840﹐000 . 00)可以賣出共除以0. 295等於五百二十四億八千八百一十三萬五千五百九十四泰銖(THB52﹐488﹐135﹐594 . 00)的沽盤再乘以200倍的杠杆﹐那就是十兆四千九百七十六億二千七百一十一萬八千八百泰銖(THB10﹐497﹐627﹐118﹐800 . 00)。

我的算盤是﹕現在我在29. 5的價位用二千萬美元買入一億五千四百八十四萬港幣﹐同時沽出十兆四千九百七十六億二千七百一十一萬八千八百泰銖﹐當泰銖兌換率價位下跌到28. 0或更低的時候再清算﹐意思是在低價位買入泰銖﹐那麼就可以賺取那1. 5的價差了。做好了沽盤後﹐小王和我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螢幕﹐等待著泰銖下跌到咱們清算位28. 0港元換一百泰銖的價位。誰知報價盤老是不爭氣﹐還似乎總跟我們作對似的﹐一下到28. 9的位子就又唰地往上躥﹐好不容易等到它下來了﹐不到29就又往上回返﹐真是急死人﹗時間在一秒一秒地過﹐眼看著交易的時段已去了一半。忽然﹐價位不再象早段那樣上上落落地來回跑而是一個勁兒地往上躥﹐壞了﹐過了30的價位了﹗這下子小王和我都慌了﹐手忙腳亂地就在算賬﹕0. 5 乘以十兆四千九百七十六億二千七百一十一萬八千八百泰銖﹐那就是兩千萬美元啊﹗﹗喲﹐壞了﹗紅燈亮起﹐意味著咱要補倉了。我趕緊又將三千萬美金投了進去﹐一邊趕緊翻查投資守則和應變提示……。真是“臨陣磨刀不利也”……﹐壞了壞了﹗價位又往上跳﹗心裏一急﹐手腳都不聽使喚﹐小冊子也掉到地上去了﹐顧不上保持淑女形像彎腰下去揀的同時頭還昂著﹐眼還緊盯著螢幕在看﹐天哪﹗那價位咋還是不聽話﹐一個勁兒在往上猛漲﹗別看王堅平時裝得蠻象個大男人樣﹐在這結骨眼上比我還熊﹐看他嚇得臉青唇白的﹐連扶著鍵盤的手都在發抖﹐怪不得人說金融金融是猛虎窩呢﹐這下子我就像是小貓掉進了鱷魚潭﹐不被咬死也嚇死吧。哇哈﹐偶翻著了﹐提示上說﹐遇著走勢跟預設的方向不符時﹐要先訂好止蝕價位﹐在還未虧損至不可承受的價位之前就要清算離場﹐以免造成血本無歸的後果。噢﹐太晚了。還有﹖當發現確實的價格走勢時﹐要立刻及時跟上去或如果不是原先計畫中的方向﹐那麼在確認自己預測失誤的情況下掉頭作反方向運作﹐快快﹗小王﹐把咱們那剩下的五千萬下單做個買盤﹐買入泰銖﹗小翹說得一點兒不錯﹐王堅這個沒用的傢夥已經完全沒有鬥志﹐他這時把頭埋在鍵盤上﹐說什麼也不肯抬起頭來看螢幕一眼了。我只好自己來﹐看也沒看清楚就下了一張五千萬美元的單子﹐呵呵﹐那是30.7進的貨喔。

臨收市時﹐好淡爭持﹐最後還是淡友的沽盤占了上風﹐嘩嘩啦啦地價位又往下掉﹐最後停在30就不再動了﹐手忙腳亂稀裡糊塗也不知怎麼清算的﹐總之這頭虧價位﹐那頭又虧利息﹐一敗塗地﹗想起來﹐那比上過山車還刺激﹐輸得比進賭場還快捷﹐說完就完了。

總結會上﹐大家的成績都不好﹐主要是臨陣就亂﹐十個組基本上都把老本給輸光了。李先生把們狠狠地訓了一頓﹐說們還遠遠沒訓練出清醒準確的速算頭腦﹑鋼鐵一般的作戰風紀﹑臨危不懼的衝刺膽色和交易操盤手應有的強壯的心裏素質﹗也好﹐今天的演練是給們一個很好的教訓﹗都說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啊﹐練了那麼久﹐不達到爐火純青的至高境界的話﹐真要上陣﹐也還是要全軍覆沒的。

 

 

    飛機在香港的上空已經盤旋到第三圈了﹐們的飛機還是一直降落不了。這裡是全球最繁忙的啟德機場, 平均每三分鐘就有一班飛機升降﹐而我們已經到達這裡超過半小時了。下面烏雲密佈﹐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海洋公園吊在半空的纜車在疾風中搖搖晃晃﹔深水灣旁邊的高爾夫球場﹐據說香港的超級富豪都在那裡打球﹐那依山而建彎彎曲曲的球場看起來就像們在納閔島上吃的炸香蕉一樣彎曲又細小﹔再接著是淺水灣﹐那密密麻麻危立在海邊的高樓就是所謂香港號稱貴冠全球的“豪宅”建築﹐可以想像在刮大風的日子裏﹐住在這小島高樓裏面的富豪們會比在陸地上棲息的老百姓更能感覺到風雨飄搖的恐懼以及人類的渺小﹔再過去是椿磡角﹐那百丈懸崖下的廣闊海灘是唯一的寧靜之所﹐香港居然還有這樣被人遺忘的清靜海灘﹐真是情侶之福﹔轉個彎旁邊還有赤柱﹐這個百年前僻靜的漁村﹐現在已經是華洋雜處﹐集海灘﹑漁村﹑酒吧﹑街市﹑別墅﹑木屋﹑士多﹑超市混雜一體的典型旅遊驛站﹔再過去那一大片沿海而建的古怪建築﹐囊括了世上最昂貴又最沒有品味的甚麼豪庭甚麼半島﹐就像貼在美麗港灣上的一塊塊狗皮膏藥﹐綿綿長長又像是百歲老太婆小腳上那條裹腳布﹔再過去的那個﹐是們第一次到香港去游泳的地方﹐香港島最靠東面的石澳海灘﹐那裏岩石密佈﹐海灘直接面向太平洋因而風高浪湧﹐是香港衝浪弄潮兒的最佳去處……。突然間飛機像一支箭似的沖向天空﹐躥上高空又轉了一個弧形圈﹐像是下了決心似的吸一口氣然後低頭俯衝下去﹐穿過厚厚的灰色雲層忽然眼前一亮﹐赫然發現座座高樓就在咫尺之遙的身邊。長長的機翼眼看隨時就會撞上旁邊的高層建築﹐嚇得坐在身邊的小翹和我都禁不住連連拍著自己的胸口聲聲驚叫著﹐狹長的機場跑道就在眼前﹐一瞬間我們的飛機已經在跑道上滑翔了。

    在總演練結束的當天晚上﹐接到了總部通知書叫們兵分兩路﹐剩下一小部份人在納閔留守﹐其餘都到香港集結待命。事不宜遲﹐李先生馬上安排們一行十個人登上了到香港的第一班機。總部通知我那筆十億的款項已經在香港為們開設的特別帳戶上﹐密碼通知書現在就放在張總的包裏。

時間緊迫﹐李先生在金色外牆的遠東金融中心十八樓總部為們安排好的辦公室會議室內召開了第一次戰前會議﹐討論當前的形勢及研究作戰方案。張總說﹕“鑒於咱們在總演練時的表現和結果﹐用各自為戰的分兵策略行不通﹐會造成我們兵力過於分散﹐加上經驗不足﹐很容易就被別人各個擊破。現在十億的資金已經到了咱帳戶上﹐總部希望集中優勢兵力﹐並且要在匯市和股市雙管齊下﹐完成上面交給我們的這次任務。在參與運作之前﹐大家統一意見﹐達致共識才好合作﹐具體有嘛想法﹐會上可以討論﹐最後由李董事長總結決定下一步行動。”

王堅搶先開口﹕“我想應該好好總結一下們第一次總演練的經驗教訓﹐很多實在又有用的分析和具體操盤時的決定都結合不起來﹐所以臨陣就亂了套。”

董翹說﹕“發現沒先訂好買賣的極限額度﹐所以到發生問題時再要投放資金時發現兵力已經用盡﹐不可能再增援﹐這樣打法太危險。”

“是啊﹐”張總說﹐“咱們下單時沒先算好上落多少個點咱的資金可以支撐得住﹐萬一跌破了咱們的底線﹐那就失守了﹐一敗塗地﹐俺膽子太大﹐一錘子買賣就是這樣給搞砸了。薇薇你說﹐咱們的演練技術上都犯了哪些錯誤﹖”

薇薇說﹕“剛才你們總結的經驗教訓都是事實﹐仔細分析起來有那麼幾點﹕一是沒有在下單之前做好雙向的準備功夫﹐那就是說在交易中自己的決定和事實的走向相反時的應變措施﹐包括預先設定結算離場的止蝕價位﹐或是堅守補倉的預留資金﹐或是轉向掉頭的做單決策等等﹔其次是在下單時沒有充份考慮到當時的入市消息和走向訊號﹐以致在下單時流於簡單化和概念化﹐以為整體的環境分析就是下單時的操作依據﹐這很危險﹐這用你們的話等於是說戰略上的正確不一定導致你戰術上的成功﹐相反﹐打好每一場具體的戰鬥才是致勝的關鍵﹗其三﹐每個參與的操盤手都要有自己的獨立觀察和見解﹐不能人雲亦雲﹐相反對立的意見往往可以導致真知灼見的發現和微弱信號的敏感辨識……。”和我們接觸多了,薇薇不自覺語氣也變得硬朗了許多。

“薇薇說得對﹗”李先生接下來繼續總結﹕“這一次總演練很清楚地告訴我們﹐現在這個團隊的經驗和準備實在是太不足﹐單獨操作能力還很弱。這種班底只能用戰略趨勢的準確判斷才能補償我們戰術上應變能力的不足。大家要集中研究操作方案﹐如何能結合我們團隊實際揚長避短﹖”

我覺得李先生的提議真正抓到了咱們的致命弱點﹐就說﹕“上次薇薇說過﹐我們可以抓住泰國銖兌美元長期挨打的弱勢和國際炒家圍剿的環境﹐集中資源做泰銖的沽盤﹐所謂‘以不變應萬變’這樣如果泰銖真如李先生的預測那樣在七月份大幅度貶值﹐根據分析﹐我們的回報將會非常可觀﹗”

“那樣豈不是違背了上面的意圖﹖” 張總立刻反對﹗

“打仗的書上都有說過啦﹐繳獲敵人的武器來武裝我們自己嘛﹐那有甚麼不對的﹖” 王堅振振有詞。

“是啊﹐我也支持裕兒的提議﹐先沽泰銖再作其他打算不遲。但是﹐在作出決定之前﹐還是希望要再看看最近的資料﹐月中的消息說過﹕‘泰銖終於在二十點一一五兌一美元出現轉向﹐為投機者提供黃金機會﹗泰國銀行宣佈﹐只要泰國銖仍停留在二十六兌一美元水平﹐決不會放鬆銀根。目前是二十五點九六兌一美元﹐即大跌風險較小。過去四個月﹐泰銖回落2%﹐即由二十五點回跌至二十六點一一兌一美元。’泰銖一向與美元掛鉤﹐波幅在二十五到二十六泰銖兌一美元之間﹐可是現在已經跌破了二十六兌一美元的底線﹐看來是個非常明顯的轉市信號﹗因此我同意立刻做單﹐遠期沽出泰國銖。” 小翹也發言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議論開了﹐大部份人都覺得這個做法較實際﹐可行。

薇薇提出了不同的觀點﹐要大家慎重考慮﹕“另一方面也要留意美國方面的情況﹐目前美國通脹出奇低企﹐事有蹊蹺。從全球觀點看﹐過去兩年來主要工業國經濟增長疲軟及通貨緊縮令美元自1995年4月由穀底回升而轉強﹐此一形勢有助於抑制美國通脹。歐﹑日經濟今年若復甦會改變此一局勢﹐美元將不能無止境的上升。嗅覺靈敏的宏觀現象必然懂得未雨綢繆﹐在主流大局未轉勢前謀定後動。歐元的出現也有助於壓抑美元的獨大強勢。”

“這問題提得好﹗”李先生說﹕“但是﹐美國不會支持一個強大的歐盟及歐元去崛起與它競爭﹐也不會讓歐洲的經濟﹐及亞洲的經濟轉強影響到美國自身的利益﹐這是當前金融風暴必將發生的最大根源﹗近期內金融界很多議論說美元已經上升了二十一個月而預測美元要回落﹐這是一廂情願的看法。本週美元兌馬克跌破1.6770至1.6700關口後便呈上落市運行﹐至今仍未有較明確的方向感。即使德國週四公佈2月份的生產數字表現強勁﹐以及德國央行例會完結後宣佈維持息口不變的消息﹐仍亦未能為匯市打破牛皮上落之悶局。今天﹐美國商務部已經公佈3月份就業數據﹐失業率較2月份跌0.1%為6. 2%﹐非農業就職則增十七萬五千個﹐低於市場預期及2月份的二十九萬三千個。較受市場注視的時薪則有4%上昇﹐高於市場預期的1%﹐同時也是自90年6月以來最高﹐顯示美國存在因工資上昇而帶來的通脹上昇壓力。數據公佈後美元匯價變化不大﹐兌馬克在升破即市的1.6770高位後﹐最高只見1.6795﹐但隨即回軟至1.6755水平﹐兌其他主要貨幣亦沒有太大的變化。美元匯價在就業數據公佈後亦未有較大的突破﹐使我感覺到匯市正處於暴風之前夕。由於目前市場分析家大多推測美匯已經中期見頂﹐故多數認為美元兌馬克會下破1.66關口。這更令人深思﹐是否下一波推高美元的造勢盤正在密鑼緊鼓的進行中﹗而且跡象表明有人在逼泰銖與美元的聯繫匯率脫鉤﹗要入市出擊﹐就不能再等待了。” 大家都為李先生的分析所折服﹐都說同意李先生的看法。

“好了﹐”李先生要求大家靜一靜﹐他總結說﹐“既然大家同意這個分析﹐我們就研究一下如何操作的細節﹐先要算一筆帳。張裕﹐你來解釋。”

我是公司的財務總監﹐算帳的事只有我來了﹐我走到會議室盡頭的白板前﹐拿起螢光色筆開始計算﹕“當天我們在納閔入市時的價位是100泰銖兌30元港幣﹐換算回美元就是一美元兌換25.78的兌換率。”

王堅問﹕“那個美元和泰銖的兌換率是怎麼得來的﹖”

我又要和他們算阿婆數﹕“100泰銖換來30元港幣﹐30元港幣除以7.742兌換率等於3.88美元換100泰銖﹐100泰銖除以3.88美元等於一美元換25.78泰銖。那麼﹐假定今天的美元和泰銖的匯率是25.78﹐如果我們沽出的單用這個價位﹐那麼到七月結算時泰銖已下跌至30的話﹐我們的每一個美元就可以賺取4. 22的價差﹐而且因為們是沽盤﹐還要加上到時賺取的利息﹐若走勢不變的話﹐那是保賺不賠的買賣。

一聽咱說是包賺不賠的買賣﹐張總馬上就來了精神﹐把甚麼上面的指示忘到了九霄雲外﹐他說﹕“事不宜遲﹐趕緊去查一下美元換泰銖是甚麼價﹐要做就馬上行動﹗”

會議很快統一了認識﹐作出了一致的決定﹕將80%的資金即約一億美金投入美元兌泰銖的期貨沽單﹐其餘20%的資金﹐10%用於外匯的日常買賣﹐以保持對匯率狀況的第一手實況的瞭解﹔另外10%約一億港元用於港股的買賣﹐照上面的指示支持香港股市在97回歸時的蓬勃交易。

董翹查回來了泰銖兌港元的遠期交易報價﹕THB100﹕HKD26. 5/28﹐是泰銖近期內較處於高位的匯率。李先生和張總立刻簽署了購入遠期沽出泰銖單的指令﹐我和小翹馬上在電腦上用密碼調出了七億七千五百萬港元(HKD775﹐000﹐000. 00) 加上100倍的杠杆倍率下了一張七月份沽出二萬一千七百億泰銖(THB2﹐170﹐000﹐000﹐000 . 00)的空倉單﹐意思是我們用一億美元借入了二萬一千七百億的泰銖﹐七月賣出結算交易。另外﹐調出一億港幣開了個外匯買賣的帳戶﹐分入了十個操盤戶口﹔另外又開了十個港股的戶口﹐分別在我們十個同事的名下。

 

實盤買賣操作已正式開始運行﹐這時候卻發生了令人費解的怪事。在下了沽單的第二天﹐張總一大早把我叫進了他的房間關起門來對我說﹕“裕兒﹐你是俺同鄉也是同姓妹妹﹐你覺得你張大哥平時對你咋樣兒﹖”

聽了他這麼說﹐我也不知該怎樣回答﹐就應付著說﹕“也沒咋樣兒的﹐挺好哇。”

“說好就行﹐”張總坐在他的深褐色皮大班椅上﹐雙手枕在頭下說﹕“大哥昨晚想了一宿﹐覺得拿國家給咱的巨額資金一下子都放在泰銖沽盤太冒險﹐要是全都輸了國家的損失就太大了﹐咱覺得有些不大踏實。”

    噢﹐是為了這事兒啊﹗我說﹕“放心吧張總﹐我對李副董事長的專業判斷很有信心﹐這事兒不會搞砸。”

    “可是咱不放心﹐不如這樣﹐你能不能將合約價值減少一半﹐只投入五千萬美元﹖” 張總依然皺著眉說。

    “哎呀不行啊﹐這麼做要賠償很重的罰款的﹐技術上做不了﹐而且目前沒有會輸的跡象這麼做也沒這個必要。” 我實在不明白張總的用意。

    “這樣吧﹐你把那五千萬美元沽盤的風險就算在咱的帳上﹐就別往公司的帳本記錄了﹐贏了好說﹐輸了算咱的。”

    這話怎麼有點兒耳熟啊﹐噢﹐想起來了﹐那是集團董事長在我們出國之前的動員會上一再強調的那句話﹐只是輸了算“我”的換成“咱” 了。這公司理應背的數﹐他張總憑什麼要自己背起來呀﹖再說﹐他背得起嗎﹖想到這﹐我說﹕“張總﹐那是集團的帳﹐劉董事長說了不讓我們背的。”

    “咱既然拍胸口答應了董事長要負好這個責任﹐咱還是覺得自己背的好﹐照咱意思去做吧﹐除了咱﹐這事兒對誰也別說啊﹗” 說完﹐張總雙手往桌子上一放﹐嘩啦啦碰到桌上筆筒裡的筆灑了一桌﹐看這情景﹐我趕緊告辭退了出去。

    按照上面的部署﹐我們在不同的價位不斷地買入中資背景的紅籌股﹐重點在支撐“華創”﹑“中遠太平洋”﹑“中海”等等﹐以保證香港在回歸之前和之後的繁榮景象。在我們投入香港股市的三月底﹐紅籌股在香港股市成交的比例由二月份的53%﹐昇至三月份的60%﹐再躍昇至四月份的63%﹐五月份的68%﹗可見除了我們以外﹐中國背景的各路海外兵團已經在香港大舉出擊。港股也在這種大家都認為中國政府面子攸關的結骨眼兒上一定全力支撐香港股市的憧憬下保持繁榮﹐令這幾個月的香港股市幾乎一面倒地成為“政治市”﹐或有人在持續不斷的紅盤中買入任何股票都能盈利﹐忘乎所以稱其為“面子市”﹐在這個全民唱好的市況中﹐那些各種不同渠道的消息成為出市入市的主導訊息成為“消息市”﹐其他的技術分析已經退位顯得無足輕重了。在這樣的一面倒的市況中我們的確不斷收到上面的各種走勢訊息及信號﹐因而在短短的二個月內得心應手﹐我們的炒股資金已經上昇了幾乎三倍﹗同事們在不斷的買入賣出信號的提示下操作已訓練得非常嫻熟﹐似乎真能達到李先生早期所要求的在金融市場中找到正確交易方法及見解﹐而且在實戰的過程中相互配合默契了。   

    在匯市方面﹐泰國曾經是亞洲新興市場投資者的寵兒﹐去年遇到罕見的跌市甚至連很多基金經理都大跌眼鏡。觸發96年大跌市的主要原因是泰國經濟一直惡化﹐甚至比想像中嚴重﹐而且嚴重影響公司盈利。事實證明李先生他們八年前的預見是多麼正確﹐一個小小的池塘集中了超負荷的巨額投資﹐交通﹑能源﹑原材料﹑勞工成本﹑投資失誤等等已經逼得泰國經濟完全沒有迴旋的餘地。經濟惡化引致股市大跌﹐地產受壓﹐壞帳增加﹐匯價受到考驗﹐信用評級不明朗﹐外資撤退﹐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令泰國前景進一步黯淡。過去十二個月以來泰國股市一直持續向下急瀉﹐令嗜血的索羅斯量子基金又找到了攻擊對象。其實正確地說是他們去年早已開始的各種部署和狙擊現在已經湊效了。踏入五月份﹐他們開始全力進攻泰銖﹐一場浴血鏖戰於焉展開。驚惶失措的泰國政府一再強調他們絕不會放棄他們已經維持了十三年與一籃子貨幣掛鉤的聯繫匯率﹐而這正是國際大鱷圍剿狙擊的重點﹐迫於國際投機者的雄厚資金和政治壓力及精確算計﹐泰銖和美元脫鉤已經是憑泰國政府自己之力無法挽回的趨勢﹐現在算起來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晚上躺在床上﹐小翹和又開始嘮閑嗑兒﹐這早已經成為倆的習慣了。小翹說﹕“現在我是越來越看明白了﹐泰國政府怎麼象弱智孩兒那樣玩金融的呢﹖”

    我說﹕“對呀﹐我也覺得那些大人物做事也真沒什麼了不起﹐持起家來甚至比個家庭主婦還不如。比如說﹐明明知道國際的炒家正在對自家的貨幣進行圍剿了﹐那就得想方設法限制別人來炒啊。”

    “可不就是﹖他們不單止不限制別人來他家玩兒火﹐還要越來越開放﹐等於還幫別人上門來胡鬧﹐這是哪門子的持家之道啊﹖哎﹗” 小翹就像是自家遭到不幸似的嘆了口氣。

    “哎唉﹗”也覺得胸口悶得不行﹐不自覺地也深深嘆了口氣說﹕“明知自家的錢不夠了﹐還那麼大方讓別人來借﹐你想想﹐你來攻擊我的泰銖﹐我還打開倉門讓你借泰銖再賣給我﹐然後我就拼命地去動用自家有限的積蓄美元來買回自家的泰銖﹐避免泰銖因供應太多而暴跌。可是﹐別人從你那兒借走泰銖﹐借多少有多少﹐你自家的美元呢﹐卻是賣少見少﹐別人可是美元的印鈔機﹐印出來花的﹐你可是用的百姓血汗換來的美元﹐換著換著就沒了﹐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

    “所以﹐不要說李先生那樣的國際金融專家﹐就連我這個小小蘿蔔頭都一眼看穿泰銖是非垮不可了﹐全亞洲的股市都在垮下來﹐那麼多專家咋就不見有個善於持家的巧婦呢﹖” 小翹更加覺得胸口堵得慌。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再說﹐那些大人物也真的成不了什麼巧婦。還是睡們的覺罷了。” 熄燈﹐一宿無話。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