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升4与升5的故事

2006-10-04 21:34:46|  分类: 胶圆苗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与升5的故事

                   【原创】升4与升5的故事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在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部队的首长继承了革命部队的光荣传统﹐都非常重视文艺宣传活动﹐因此从最基层的连有连宣传队﹑到营宣﹑以至于到团有团宣﹑师有师宣﹑兵团有兵宣。而每个团的政治处编制几乎都有报导组和创作组。创作组就是专门为自己宣传队创作节目的。

        在那个生活极端艰苦﹐劳动强度极大的知青群体中﹐能够被提拔到不用长期抓锄头出体力而是抓笔杆子出脑力的人﹐必定是知青尖子中的尖子﹐也可以说是百里挑一的幸运儿。

        现代人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在当年的创作是处处受到极左的所谓“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条条框框所限制的。剧本的文字创作受限那是不在话下﹐连音乐作曲的调式和音符也受规限﹐现在看来﹐那真是匪夷所思。

        我们作为作曲的创作员﹐虽然相对来说没有文字创作那么多条条框框﹐三审五审的﹐不允许犯“政治错误” ﹐但是实际上也是有着许多形而上学的“情调” 限制。比如说不提倡甚至禁止用小调式作曲啦﹐认为小调式是小资产阶级情调﹐而而主张用“无产阶级” 的高亢激昂的大调式等等。

        我到团政治处创作组写的第一部歌剧《红色采药队》﹐基于剧本的老百姓民间因素﹐整个音乐主题基本上都是小调﹐只是其序曲和终曲的混声合唱用了小调和大调和声及曲式混合型的复式调性。但是﹐这非常受观众们喜爱欢迎的歌剧音乐却遭到主管文艺的师政治部关科长的反对﹐说小调是靡靡之音啊﹐好听但是情调不对头等等。在全师文艺汇演时就提议叫我大改。关科长据说是个老红军﹐在延安鲁艺音乐专科毕业﹐是个革命文艺的权威。但是他批评我的歌剧音乐情调﹐这一点我当然持有不同的意见﹐因此少不了和上级文艺主管有了大大小小的“创作经验交流”。兵团的卢副政委对这个歌剧非常喜爱﹐当时在师文艺汇演的汇报演出结束后﹐当晚马上接见我们宣传队并和我们创作组成员开了个会﹐高度赞扬我们的节目﹐特别赞扬了我歌剧《红色采药队》的音乐。当听我们团政治处干事徐永山介绍说这是我从连队调上团政治处创作组写的第一部音乐作品﹐卢副政委还特别表扬了我这个才不满十七岁的小小“音乐家” 音乐写得感情真挚非常动听感动人心。而且当即提议点名让这部歌剧由我们团宣传队直接上调兵团总部参加兵团的各师宣传队总调演。以一个团宣传队创作的节目直接替代师宣传队到兵团参加总调演﹐可见兵团政委对这个节目的喜爱与重视。

        节目定了﹐师宣传队的调演任务被一个小小的团级宣传队所取代﹐尤其是被一个由兵团卢副政委指定的一个歌剧节目所取代。师创作组也就没什么戏了﹐师政治部关科长领导的师部创作组多次对我们的歌剧修改创作作了指示及召集创作人员多次开了讨论会议﹐也多次提到了不满意小调作为主题的意见﹐可是我还是认为要合乎剧情本身的发展和人物身份﹑性格去决定音乐创作﹐而不是以调性为前提﹐因此﹐音乐只是在某些部份做了完善和修改﹐并没有作出根本性的大改动。最后﹐师部决定让团创作组靠边站﹐由师创作组直接接手对歌剧剧本进行全面的修改﹐而且音乐创作也要推倒重来。

        结果师部创作组派来老三骆少伟进驻了我们团宣传队﹐和冯建中(我们团宣创作员﹐已调师创作组)进行剧本修改﹐而音乐方面﹐由于师创作组的创作员邓卫华等和我都是十分老友﹐而且对音乐创作的理念和观点都十分相通﹐大家惺惺相惜﹐对原有的音乐也十分欣赏﹐所以对音乐并没有进行什么手术。

        最后兵团卢副政委多次过问及关照了这个节目﹐而且亲自拍板支持原有的音乐创作﹐说小调不行是什么话﹖这歌曲和音乐是整个歌剧的灵魂﹐不必修改﹐要改了上山都上不去了﹐那怎么行﹖于是一槌定音﹐歌剧在剧本经过修改后﹐原创音乐到兵团总部参加调演并取得巨大成功。这里包含了许多因素﹐当然﹐这歌剧序曲和终曲的混声合唱是开创了当年兵团音乐创作最高难度和最高水平的歌曲创作的先河﹐其艺术和专业性高度得到观众共鸣和首长支持也是成功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原因。

        在当年那个文艺创作环境﹐这样的事例也是不枚胜举。我们同师的广州音专毕业生﹐优秀的小提琴演奏家﹑作曲家黎永生先生有个外号叫﹟4﹐原因是他作曲偏爱及喜欢用到﹟4的句式与和声结构。而我自己的外号更绝﹐叫做﹟5

        其实这种偏好在当年的音乐创作是要冒极大风险的﹗因为﹟4的行进方向是到达5﹐这与强调“1” 的时代最强音不太合拍﹐随时可以被当年的极“左” 音乐界打大棒子﹗当然﹐5还是可以是“1” 的属音﹐辅助的进行可以达至1主音的完美政治结果。但是我的﹟5就不同了﹐它的和声结构本身就永远是一个不协和弦﹐很容易就触动某些人的敏感神经。它的进行音阶是倾向于“6” 音﹐这就完全是“资产阶级情调” 的“明显罪证”了。

        然而﹐我们的兵团作曲界都依然惺惺相惜﹐在音乐创作上我行我素﹐在“音乐审批” 的关卡中凭着自己的坚持和雄辩﹐更凭着音乐本身的热情与积极向上的内在表现力一次又一次地“过关” ﹐在观众的喜闻乐见与多次的创作汇演比赛中屡次夺奖中体现了我们的原创音乐的顽强生命力。

        团政治处主任曾广通时常在大会小会称赞他的爱将说﹐别看陈超毅平时吊儿郎当的﹐在关键时刻他就能拿出成绩来﹐这一点无人能比。的确如此﹐在团部会议室﹐四面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其中超过半数以上是和我的作品有关的。以至于创作组的人都说﹐写剧本一定要写有音乐的﹐只要有配乐﹐节目一定能得奖。

        时过境迁﹐回想起当年﹐若不是音乐创作能力超卓﹐表现得“恰到好处” ﹐恐怕即使不被赶回连队去“进行脱胎换骨的无产阶级思想改造” ﹐也难逃作品被冻结﹐打入冷宫而万劫不复的劫数。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