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零碎片段  

2007-01-18 20:56:34|  分类: 胶圆苗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零碎片段

 

前几天在知青联理事会上﹐和四哥黎永生聊起﹐他忽然问起我说﹐我怎么老想不起来你那时为甚么会不是我的徒弟﹖我在兵团唯一的一次开班授徒你怎么会不在﹖由升4变成四哥的黎永生(最初还称他黎佬)多次提起﹐在他的印象中总是记得我曾骑着自行车不远二十几公里去探访他﹐往往只是为了问清楚某一个和弦的用法是否可行和一些曲式或和声上的专业问题。我用标准的答案回答他﹐当时我在广州探亲假﹐所以没有参加。

其实事件的发生与来龙去脉及开课细节﹐课程内容等等﹐至今我仍弄不太清楚。当年黎永生是我们兵团为数非常有限的广州音专科班出身的音乐人﹐可是不知何故﹐五师宣传的主管关沁科长却不启用这样的稀缺人才﹐反而让他到一个条件很差的偏远新单位五师十四团工作﹐那里的条件﹐连团宣传队等建制都没有﹐如何能让他发挥专长﹖当时我在宣传队文艺汇演时知道了这个消息﹐曾多次向我们团政治处提出把他调到我们团来﹐至少我们团对文艺宣传队非常重视﹐而且条件也可以说是当年团级宣传队算是最好的之一了。但是我们的要求一直不能实现﹐兄弟团只是答应我们可以偶尔借用人才﹐但是也不能太长时间﹐一般是两三天时间。于是在于工作和朋友间交流的需要﹐更是我们作曲界惺惺相惜的感情﹐我们常常提出借用人才的邀请﹐让四哥到我们团宣来作指导﹐也可以不致埋没了大好人才﹗即使是这样﹐我们的要求还不能如愿﹐往往是要求好几次才能有一次成行。于是﹐就有了骑自行车往返四五十公里求教的事情。

当年要是兵团对人才好好地利用的话﹐正式让他们这批专业人才开办专业作曲及配器学习班﹐那会是怎么一个壮观的回报啊﹗我们兵团那么多宣传队﹐那么多年轻的作曲人才和那么多知青﹐正式海绵吸水如饥似渴长知识的时期﹐却没有那么好的条件。所以奇迹般的﹐在某一次我不在海南的一个多月期间﹐忽然我们五师五团宣传队请到黎永生先生(其实是上级领导突然开恩放行)到我们团宣传队开办了一个月左右的作曲学习班﹐而主持五师五团宣传队的所有作曲工作的唯一一位音乐创作员(最应该出席的学生)却缺席。甚至不知道有那么一个兵团唯一一次的那么重要的音乐理论学习班在我们团里开课。结果当然是 -- 我缺席了那一次大好的学习机会﹗

当我假期完结回到团里时﹐战友们﹐特别是乐器组的同志们非常自豪的在我面前炫耀说他们学会了作曲了﹐而且时不时拿一堆和声学的问题来考问我﹐当然多数是请教的口气。令我惊诈非常。也为我的乐器佬们在短短的一头半月间有了那么好的学识感到由衷的高兴。于是我一问﹐原来在我缺席的时候他们有了一次难得的乐理进补大餐﹗那么如果有了比我更好的作曲人才那岂不正中下怀﹖我可以功成身退了。若真是如此﹐我的人生何止将大大地改写﹗

那时大约是七二年或是七三年的事吧﹐当时我应不超过二十岁﹐因为七一年我已经向兵团领导递交了我的出国申请﹐虽然我在兵团似乎得到很好的优待﹐但在见到我那当年六十多岁的风尘仆仆由马来西亚专程为救我们而跑到北京见周总理﹑廖承志等中央领导人的祖母后﹐我就决定听从老人家的吩咐到外国深造去﹐而我那文革中吃了不少苦头的父母也已经心灰意冷早早退了休。我的出国申请当然会直接令兵团领导对我另眼看待﹐决不会再被培养重用的了。因此﹐对于我们自己团请到专家来讲授音乐理论而实际上最应该出席的我却连消息都收不到﹐这点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被领导放弃对个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但是事与愿违﹐我是高兴得太早了。在我从广州回到团部﹐重新接掌回乐队的管理指挥权及作曲的担子后﹐马上让他们把写好的作品拿出来排练﹐审核﹐演出。可惜拿得出来的曲只有几首歌﹐而最后能够拿去排练的歌曲只有一首﹐还不是我们团宣编制内的人作的曲﹐据说是原来在连队已经会作曲的人来参加学习班后写的。我让他们拿去排练﹐但是很不幸﹐连这唯一的一首“学习成果” 也被排练中因为演员觉得别扭而被枪毙了。上级领导连提也没有再提曾经有过这个学习班的事﹐而我则仍旧全部担负起了所有创作中用得到音乐的任何一个部份的写作。直接的后果﹐就是我的出国梦被无限期的押后了。更有甚者直至兵团改农垦后农场的领导还是因为自己有别人所没有的作曲专长而硬把你留在海南,直至当年的县委书记知道此事亲自下令县公安局开会批准我的出国申请才能如愿,我的出国申请用了整整八年之久!

这就是为甚么几十年后四哥还百思不得其解﹐我怎么回事竟然会不是他的徒弟﹖而且在他到我团开班授徒前我们已经很频密交往﹐却会在那个难得开恩得来的学习机会中缺席。我的标准答案也只能是那一句﹕我探亲假未归。

当时﹐误了我前程的是音乐﹐因为作曲这东西﹐能作曲的不学也会作﹐不能作曲的学了多少理论都还是不会。莫札特是个天才﹐他作出世界名曲时学了作曲吗﹖他终生伟大的成就﹐能学回来的吗﹖在海南我亲手写了多少台节目﹐作了多少曲子﹐连自己都从来没有计算过﹐也无从计算﹐那些作品能够一场又一场地演出﹐并不靠收买了多少领导﹐不凭自己有甚么口才﹐全凭观众的掌声和老百姓耳闻目睹的喜爱﹗那一张又一张的奖状和表扬贴满了团部办公室的四壁﹐完全没有勾心斗角的攀比﹐没有现代流行的猫腻﹐那是年轻的生命才华的最实在标记﹗也因此﹐当别人开开心心上大学﹑读中专﹑招工﹑提干﹑当兵离去﹐而自己却眼巴巴地﹐老实巴交地为音乐而奉献着自己的灵魂。

当然﹐成功也不是靠侥幸﹐在那个艰苦的学习数据奇缺﹐导师奇缺的年代﹐我们的学习也是很扎实的﹐一本本曲式学﹑和声学﹑等等音乐基础理论我们如何想尽办法找到﹐借来的书有些几天就要还﹐我们手抄了多少本﹖习题作了多少道﹖甚至在林中没有钢琴﹐在地上画个键盘来用口发出和声的傻事﹐自己做了﹐也只有自己知道。手风琴和自己的乐队,就是我们的实验场。

当年四哥的唯一一次开班授徒﹐除了为我团宣培养了乐队的乐理知识和提高了演奏素质﹐在作曲方面是徒劳无功。而我的自身经验﹐我在海南自编教材开了几次作曲班﹐授了几批徒﹐也得到一个结论﹕徒劳无益。

                    钊艺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