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大连遇险  

2007-11-28 01:58:05|  分类: 谈紋说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是现代人永恒的话题,见怪不怪了。可是,人在旅途到过的地方数不清楚了,因为吃而闹到又吐又泄的人生只是有过两回,而这两回都是在大连。这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有些什幺深意?大连对我,意味着什幺?

    几年前初到大连,住在香格里拉,傍晚一到酒店,开门的门僮开口就对我说了句日语。到了接待台前,那些新加坡姑娘们对我也用日语。我用马来语和她们说了“问候!”她们说“噢,我以为你是日本人,原来是同乡啊。”

    我说,六亲不认,倒都把我当日本人啊。谈笑间不由得对大连似乎有了些亲切感。谁知道刚刚套上热乎,接待我们的客户说弄错了,把我们带到香格里拉隔壁的美丽华酒店了,要我们把行李拿回,那门僮说他用酒店的车行李车替我们拉过去对面把。言谢,跟着门僮就往另一边的香格里拉走过去。

    过那条小小的马路,天开始下雪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头子小贩对着我哗啦哗啦就是一连串的日本话,说的是冰糖葫芦非常好吃,边走边吃最好了,等等……。我想怪了,虽然我会说那幺一点日本话,但是连碰上三批人都对我报以“日文”(还好不是报以老拳),我真的那幺“日本味儿”?

    后来到了香格里拉再一问,才知道大连太多日本游客了,而且刚刚那家美丽华日本人最多。

    那是那一年大连冬天下的第一场雪,下得很大,连下了三天。我还抽空冒着严寒在踏着厚厚的积雪在大雪交加的街上拍了一辑《丰雪大连》发到网上。换来好评如潮,网友们都说简直是“身临其境”!

  可是某一次在大连忙完后,临行前吃了不少海鲜,还喝了点儿酒。上了飞机就感到不舒服,于是到洗手间,还是吐不出来。一直忍到飞机下降了,终于哗啦全吐出来了。我的位子在机舱前部,弄得非常狼狈。回去事后问同行的同事,全都难逃此劫!我算最好的,吐完就一点事都没有了。其它一个同事病了整个星期,原来逢喝酒总是逞能的他酒量从此一落千丈,从喝酒的角度看,这位老哥是被大连废了武功,至今无复当年勇。而我的啪档总裁也吐了好几天。从此我们团队视大连为畏途。

  这一次事情太重要,我和总裁两个人同行,除了少量洋酒外,海鲜一律免问。在北朝鲜的餐厅还载歌载舞地弄得我们很开心。临走前那天中午为省时间在香格里拉吃的自助餐,我们的韩国朋友喜欢螃蟹,一吃就是十几只,我和总裁一只都不敢碰。在朋友们的劝说下我勉强吃了一只生蚝,一只虾。临上飞机的那个中午也不敢到别处吃饭,就在香格里拉酒店内的日本餐厅吃饭。我要了一份“秋刀鱼”饭,博士要了一份“鳗鱼”饭。他们点了日本清酒,虽然度数很低我们怕上飞机出事,都宁愿滴酒不沾。

  到了前往上海的飞机上,我已经感到发热,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浑身不舒服。想到洗手间吐,去了几次都吐不出来。终于飞机快下降了,我感到肚子胀的不行赶紧拿好垃圾袋就吐。一连吐了三口,都是水,袋子也满了。还好,吐完就舒服了,也没弄脏地方。

  下午五点多到了上海南京路的新世界酒店,我推说身体不舒服,饭也不去吃了。刚好在上海的作家沈善增大哥来电话问我到了没有,我约他到房间见面。在等待沈大哥时已经到洗手间狂泻了几个回合了。沈先生和我刚刚坐定,他说看到我脸色不对。我正想回答,突然就狂吐起来,冲到洗手间吐了整个洗脸盆都是。终于把胃里面的所有残留物都清除了。

  沈大哥是个妙人,他不但古典文学,先秦文化,老子,孔子,庄子学说研究甚深,而且太极,气功也身手不凡。他说给我发功,会保我没事。我们稍坐片刻,的确感到舒服了不少。我们就开始天南地北就我们所关心的问题神侃起来。其间沈先生也发了几次功。我的确好多了,于是我提议叫送餐服务上来。他要了一个云吞面,我无法选择,只好要了玉米蘑菇汤。

  晚上十一点,善增兄终于要告辞了。我约好要是第二天得空还过来。我是不出去开会了。送了客人,我把第二天要签署的文件拿出来读,在修改整理,弄到二点多才上床。可是,这个晚上吐是没有了,但拉稀是上了洗手间好几次。

  第二天一早在房间吃了麦片早餐,就到博士的房间开会,原来博士也和我一样,到了酒店才开始又吐又泻。原定好的到新成立交由我们管理的基金在浦东六十万元月租的办公室也不去看了。就在房间审阅及修改文件。

  下午对方的答复回来了,除了全部接受我们条件外,只要做一些条文上的修改,于是我又要到博士的房间去开会,我们研究了答复和可以修改的一些条款,整理打印出来。电子文本也发回去了。沈大哥说他下午有空,我建议博士和我们一起去楼下吃晚饭。博士说不舒服不去了。沈大哥说照他的感应看来,博士的情况比我还严重难受的多,建议去博士房间看望一下他。

  沈大哥一见到曾博士就说:你的胃很不妥,全身都不妥,但是最不妥的是你的胸口,烧,灼热抓得慌。

  博士:哦,你真的看得很准啊!我的确胸口闷,烧得难受。

  沉:不要紧的,我帮你弄一弄就好的。你拿一瓶水来。

  (经过一番调理博士感到好多了)。

我们两人下到二楼西餐厅吃饭。我替沈大哥要了西冷牛扒和汤。我就光要了个上海饺子。我的感觉好多了,至少不会狂吐,狂泻了。沈大哥最后签名送了我好几本书:《老子原来这么说》,《老子走近青年》等等,谢谢沈大哥。

大连,在我们的召集下,下个月各路人马又要从世界各地集中到那儿再开一个重要的会了,我该吃什幺好呢?有道是:“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