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三十一  

2007-06-02 20:33:24|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一

 

  具说有种大脑电波﹐会遥远的发送到另一方的接收点。而这个特定的接收者也许是相熟﹐或许根本就不认识﹐这也没有甚么规律甚至无法选择无迹可寻。也许有人把它当作无稽之谈﹐可是今天它却在相隔千里之遥发生。

 我睡着了吗﹖还是在迷糊中﹖轻飘飘的我看见了在酒店床头依傍着的李先生﹐还见到了飘然而至的娜拉小姐。带着那嘴角轻佻的红豆式招牌笑魇﹐暬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她俯身非常接近的向着李先生吹了口气,看起来就像是接吻的样子。李先生就迷迷糊糊地倚倒在床靠上,甚至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身穿黄色尖领窄腰衬衫的娜拉小姐一个猫腰,在李先生的膝盖上拈起那份标记着“绝密”字样的文件。迅速地,她从跨在肩上的小皮包里取出小型相机把档一页一页地拍下来,再将相机收藏好。做完这一切,她伸了伸懒腰,在李先生身边摆了个优雅的坐姿,从新把手中的文件仔细地阅读。良久。

“英爱,你来了吗?”李先生感到有人在房间里,问了一声。

“噢,是我啊。光是顾着你的英爱,你不记得我啦?”

“咦,是娜拉啊,你怎么进来的?”李先生迷糊中还记得把那文件收起来。

“英爱让我来接你去出席晚宴,时间还早我还想等你睡醒呢。听说她要和你一起去新加坡和文莱?”

“嗯,这两天就去。”

“干嘛不去欧洲或是美国?我想这次韩国的经济出问题是政府的失误,不该把希望寄托在向别人借贷上,应该自己处理。”

“此话怎讲?”李先生看来头脑开始清醒。

“长期以来,在韩国经济自给自足的引擎里,燃料是大量国内储蓄和贸易盈余。那意味着消费人的选择机会被剥夺了,非储蓄不可。储蓄流入银行,银行剥削存户来给工业提供廉价资金,以便生产出口货。由于资本市场不开放,储蓄者别无出路。”         

“是啊,你们韩国的情形跟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不一样,工业公司仍然属于家族所有,而且由家族管理。”

“国家则指示银行提供信贷给指定的经济部门,从而通过银行控制企业经济,影响广大的保护主义使我们韩国国内出现不了竞争,粮食因而可以自给自足。没有竞争意味着,国内物价可以不断提高,以便津贴出口货价格。所以,这一来就造成一般家庭始终贫穷,企业则富裕,出口货价格有竞争力。这个模式使我们韩国富起来,35年来一直收效。可是世界变了,韩国却依然故我。冷战和极权主义的结束,意味着不光是政治自由而已。经济方面的影响是带来全球性沟通,消费人有机会选择。在韩国,这意味着时髦进口货比过去多得多。”

“你们韩国出口的缺点是太集中发展几个部门,主要是钢铁工业、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和化学品工业。出口贸易因而受到剧烈的周期变动和经常出现的生产力过剩的打击,也受到工资较低的东亚国家竞争加剧的影响。韩国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之后,不得不解除金融限制和其它限制。优质进口货使国内物价和成本与售价的差额受到压力,结果造成了大规模的剧烈竞争。”

“是啊,我上次在香港遇见到你的时候说过,到1996年,最大的20家韩国挂牌公司的资产投资回报率是3%,借款平均成本则上升到8.2%。负债与产权比率平均是220%。股本收益率0.8%。许多公司自然停止还债。实行真正的改革希望很微。我对自己国家金融和商界的这些事实都感到非常失望。我认为即使你帮我们借到了一笔巨额的资金,还是不足够他们挥霍的。”

“哦,是吗?”又是一阵迷糊,只见他又堕入了五哩云雾中。

 

  我不是在和娜拉小姐在谈话的吗?怎么会到了小翘身边了呢?怪了。我用力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没看错,那是一个装修得非常精致的酒楼包厢。迷雾似的硝烟正在散去,我一眼就看见了小翘的身边坐着张铁生,这个混小子!

  那是一张八角仙餐桌,四壁呈八角形的镶满了形状古怪的镜子。不论你怎么看,都不知道到底是看到了他本人,还是只看到了镜中的影像。张铁生正低着头在用桌布搽拭他的油腻腻的嘴唇。腮帮子还鼓鼓囊囊的塞满了食物,发出了嗞嗞的响声。小翘在一旁心不在焉地坐着,眼神却像瞟到了遥远的天边。

 桌子的另一边,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穿黑西服貌似奶油小生的英俊男人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而另一个头发花白短发平头的男人,一身唐装马褂,眼睛滴溜溜地不住往小翘的身上打量。这是个什么奇怪的组合啊?四个完全不同形象不同身份的人坐在一起,不知道会有什么可谈的议题?

 再看桌上的食物:每个人面前一盅炖品,该是鱼翅吧。再就是例牌广东的烧味拼盘﹑加上白灼基围虾﹑姜葱炒蟹﹑清蒸石斑鱼﹑咸鱼鸡粒茄子煲﹑罐头鲮鱼炒油麦菜﹑东江红烧瓤豆腐﹑扬州炒饭。虽然丰盛却都是例牌食品一点特色都没有。侍应刚刚上来一盘煎肉玉米饼﹐祇听那白发的老者以主人家的口气介绍说﹕“来﹐大家都试试﹐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玉米糯米粉煎饼。”

  哦﹐看见那煎成一大圈用手撕开来吃的玉米饼﹐我忽然想起了这个老者似曾相识。记得有次到澳门去作客﹐某赌场大亨的贴身助手就硬扯了我们几个金融家到他家去过。主食吃的就是这个他说最喜欢的玉米煎饼。莫不是小翘她们现在就藏身在澳门﹖

“有幅地在凼仔﹐可用那幅地换填海权。一幅新地收回8,000万﹐补1.5亿地价就是2.3亿了。170万尺,门外那块8.2亿不划算。这一块我们可以填海,2.3亿可以买回来。”老者吃完了薄饼开始说话。

“凼仔?”那就真是在澳门了。我心里一惊,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梦。

“这个这个,业内是如何分帐的呢?”张铁生把口中的薄饼吞了下去,再在桌上拎起了一块西瓜。

“如何分帐?除政府外,比如:10亿,政府拿4亿,剩下6亿除以2等于3亿,利润剩下3亿。牌主3,分牌7。” 老者答道。

“他们到这里谈这个干什么呢﹖不会是找张铁生来澳门投资的吧﹖” 我有点纳闷。

“Mr.Supinit,苏披尼先生,”

“叫我苏先生就好。”张铁生打断了奶油小生的话。这小子成了苏先生了?

“Mr.苏先生,我们老板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投资。计划先投入2亿港元将我们酒店的一楼及二楼扩张。增设面积6万尺的豪华型大赌场。10多间豪华贵宾会,由东南亚不同国家组织当地游客及赌团。我们会改变过往作风,保证最优质服务和严格管理。例如:提醒员工应该具备的职业操守,员工不要带有情绪上岗位……。”奶油小生又开始滔滔不绝,“员工要清楚明白澳门的博彩行业已经不是昔日的皇帝女不忧嫁的境况。我认为,目前博彩业方面的服务已经到了溃烂的地步。举例的普遍现象:比如有一位客人携有10万赌本进场,如果客人一开始就输掉了6万元余下4万元,客人再用4万元赢回4万元,连中了几注的话,现有的现象马上就要客人请喝茶(即小费),如赌客说我这次是10万元赌本现在只有8万元还输了2万,赢回来再喝茶好吗?发牌的员工马上当着面诅咒赌客快点输光。这样的情况天天出现。甚至有些赌客因不忿诅咒与发牌员工理论,结果是被高级职员(黄衫﹑红衫)请到保安室登记并诬告赌客干扰娱乐场员工等等,甚至常常出现更恶劣情况。渐渐赌客宁愿落赌船也不愿到澳门来。就这样促成了香港赌船每月拿走了本属澳门的5亿元毛利收入。我们改进后,有信心采用一系列世界一流服务将香港赌船的每月5亿元毛利生意全部回流归来。每年可以增加60亿元生意。”

“铁生这小子不但夹带私逃,还居然够胆到澳门投资?还要开赌?!”我心里愤愤不平,真想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抓回香港去。可是,我又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看到这一幕的呢?现在的我究竟是正在什么地方呢?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份也很可疑,眼前的一切又开始模糊不清渐渐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