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文革式的思维与斗争方式之绝杀招数  

2007-07-22 19:05:50|  分类: 谈纹说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式的思维与斗争方式之绝杀招数

 

荼毒生灵,心灵与文化生态的文化大革命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年。但是其极端恶化了中国人的认知,言论以及学术生态。余毒至今在很多领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世代相传的迹象。仍具文革式的思维者一再表现出的唯我独尊,绝对真理,舍我其谁的狰狞面目不但令旁观者侧目,更令许多身历文革噩耗的人们刻骨铭心,为那梦魇的随时重临不寒而栗。

纵观当今中国多个学术讨论(还不算众多非理性争论),往往见到一些所谓的领军人物带领他们的弟子们一哄而上。他们往往都是用的这一招“绝杀”手段。这屡见不鲜的杀着的出现,令人震惊!从而立刻联想到设立“文革”纪念馆的迫切必要!

这一臭名昭著的战术“绝杀”手段叫做“占领道德舆论高地”。

当年“叱咤风云”的红卫兵就是用的这一招,先来个“我是XXXX红卫兵”,再来一段“最高指示”,在在显示自己是最最忠于,的。从而抢占了“唯一正确”,“最最革命”的绝对制高点。接着就可以居高临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当不幸碰上对方也是红卫兵,高地当然是“最最忠于”了。所以所谓“道德高地”之争也就成了斗争之最。此为高地之最,争斗双方唯有“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了。

说穿了,就是抢夺“得传圣旨,即得天下”的话语强权而已。

当年造神运动中的“神”已经走下神坛多年了。文革余孽还是随处可见。要想分辨其实也很简单:

首先,强占 “科学”,“真理”,“道德”,“良心”,“权威”的高度,居高临下,大有君临天下之势(唯我独尊);

然后,绝对排他,先扣帽子,对方一定是“伪科学”,“假真理”,必须“凭良心”予以批判,自封“真理”在握,站在莫须有的“道德”高度,对对方指手画脚,指点迷津, 而且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舍我其谁)。

这种文革式的思维与争斗者,未开始研讨,已经自以为是地“占据”了“上”风,根本就没有公平而言,遑论认真深入的“学术讨论”?所以,笔者认为碰上这样的对手,没有深入讨论的必要,只需要把自己的观点论据陈述一遍然后离开,不必再和他们纠缠,他们明白也好,不明也好,自有旁观者可以分辨是非黑白。而我们则没有和他们进行长期交手的必要及时间。

    远的不说,顺手拈来的事例就有:

某些说中医是“伪科学”的“科学家”他首先说自己不懂医学。但他又非说自己懂得科学精神,“占领了”懂得科学精神的高地后,尤其是凭借着他的“院士”超级居高临下身份就可以胡说什么中医不符合他的科学精神,所以就是伪科学。呵呵,何诈麻就成了科学精神的化身了;

某些靠“打假”出了名的“正义”分子,在自以为已经占领了“真理”的高地以后,以为自己是什么“圣贤”,把一些他认为不可能存在的客观存在或发生的事情进行诋毁和排斥,并固执的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可笑的是他们学识有限,根本无法证明他所认为的不可能,无能力在学术上探个明白,所以经常采用扣帽子的文革方式:你这是违反科学原理,是伪科学,违反唯物主义,是妖言惑众,是伪科学!有的反伪“斗士”还上纲上线:这是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性质何其严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那位称司马南的文革先生近来还纠集了一群跳梁小丑高调地跳出来“杀”中华医学;

有些人开口就大谈科学、科学精神,仿佛他们就科学精神的裁判,首先占据了“科学精神”的高地。立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只要是他们看不惯的,手一挥:此乃伪科学也!若问其因,答曰:莫须有!他们对很多有创造性的科学发明、假设进行扼杀和迫害,甚至对他们不懂得的中华文化及许多几千年流传不息的中华传统智慧恶毒攻击, 这才是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犯罪!媒体暴光了像司马南、何诈麻、方舟子之流对德高望重的中国“两弹一星”元老钱学森名誉人格上的诋毁,对中国“全息学”创始人, 有望拿“诺贝尔”奖的东山大学教授的精神人格迫害,对国际认可的数学大师的否定和伤害,对国际上越来越多人认同并越来越受到尊崇的中华医学的无知全盘否定, 都说明这些文革余孽的害人不浅,其结果扼杀了多少有创造性的人才!

在我常来浏览的JR论坛网上和许多网站,最近也发生了名为蒋国保的教授领了一众弟子对我们所非常敬重的在学朮上有重大突破的沈善增先生进行了围攻。何其相似的他们也是用的这一文革绝杀名招:占领高地。一开口自命不凡,接着就对沈先生的学术成就上纲上线定下罪名,也是一出文革式思维与争斗的典型案例。摘录沈先生的答辩部分内容,从这个侧面仍然可以感到那大棒挥舞的阵阵寒意:

对于蒋教授的居高临下罗列的罪名,沈先生不得不进行抗辩:即使蒋教授列举的罪状全部确凿无疑,也一条都不能上纲上线到他定下的罪名的高度。但是,我在他的文章中却发现多处“刻意”对我的原文“断章取义”,“刻意”“曲解”,“刻意”歪作“训诂”的地方。因为蒋教授说写作此文是“为了维护学术的尊严,尽学者的职责和良心”,又说:“对我的质疑,衷心欢迎沈先生作反批评,但希望严格按照学术规范进行,若是情绪化的反批评,我将不作答。”提到这样的高度,就不容许我为了显示自己的虚心或清高而保持沉默。

为此,沈先生不得不浪费他的宝贵的学术研究时间进行抗辩。更有甚者,他的一群弟子也对沈先生进行了围攻,他们的文革嘴脸更是恶行恶相得可以,居然以学生的身份对学而有成,已经出版了几部史学研究巨著的史学大师居高临下地进行诘问:

例如, 那位叫做刘伟的无知而无畏者如是说:既然沈善增先生要“挑战学术殿堂”,那么就无法回避我所提出的100个问题,如果沈善增先生能够顺利过关,扫清这100只拦路虎,那么沈善增先生就可遥见学术殿堂的大门了。因为刘伟和沈善增先生一样,都没有进入学术殿堂。但是刘伟对学术殿堂的态度是崇敬,而沈善增先生的态度是“挑战”……。

沈善增,何许人也? 沈善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暨小说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专业作家。一九七0年开始发表作品, 光是七八十年代就先后发表了六十多部中﹐短篇小说﹐计一百多万字。除了小说《正常人》外﹐另有长篇纪实文学《我的气功纪实》﹐文艺性论著《上海人》等。近年着力于研究先秦原典﹐进行中国文化正本清源的系统工程﹐己出版的《还吾庄子》﹐《还吾老子》在学术界﹐读书界引起很大反响﹐被专家学者誉为“新经学的奠基之作” ﹐“诸子研究的里程碑” 。

就是这样的一位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在别有用心的刘伟们的口里﹐成了和他们这些在校大学生等同甚至不如的“都没有进入学术殿堂” 的“遥望者” 。

试问,作为领了一张学票占了江苏某大学讲坛一席位的蒋X们勉强算是抢占了某学府“教授”的高地所以“为了维护学术的尊严,尽学者的职责和良心”,自以为有权对一个学者居高临下“指导”(这样的口吻,何来学术讨论可言)。

那么,蒋教授的学生们,又凭的是那一天条自以为已经站在了“高地”,而对不知羞耻的对沈先生设题考试?莫非为了确认蒋教授的“高地”地位,屈尊扯低自己的学术地位,好连累沈大师一起和你定位于“遥见学术殿堂的大门了”。这样才能更显示出蒋教授抢占了“高地”的高高在上?一群弟子们和教授一唱一和,真可谓配合得天衣无缝了。

说穿了,他们师徒们在唱的也还远不是什么学术讨论的大戏,而只是文革时“抢占道德与舆论高地”现代版本的丑恶表演。

在阅读了那些不堪的文字后,我在JR论坛留下我的感言:无论如何,争论总是好事,真理总会有大白的一天。但是我们都是人类,所以,第一没有高低之分,特别是言论和认知上,所以,任凭是谁也没有给别人的学术下定论, 戴帽子﹐甚至下判决的权力 ﹗此蒋教授的作为,直接告知世人他自己的学术能力,这点大家有目共睹。

我倒是殷切希望各位给我们的沈先生留一点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让他多做些学问,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多留下一些宝贵的东西!!

说个笑话,在网上一个经济学家,发表了一篇经济短文,文章只是三段:1.说某种经济现象,本意是好的。2.但是,因为量化过程中超过了他的“度”,就是说过度了,走向了自己的反面。3.结论,走向了反面的东西再不是正面的功能了,它的过度由于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所以负面效应远大于它的正面设计功能,成了败笔。

这么简单的逻辑,在网上也有不明来历的人用文革时态的逻辑和语言,来一个定论:第一,此经济学家不懂经济。(多好,一句话,他到成了便宜的经济学家了,他懂。别人花了多少年,扔了多少昂贵的学费,倒比不上他一句话的定论 ) 下完了结论,再发议论:1.你说那东西是好的。2.你一会儿又说那东西是不好的,自相矛盾。3.你最后结论说那东西是社会毒瘤,而我们都用啊,大家都用的东西怎么会是负面的东西?你不懂……。

对于此(捡)便宜学者,大可不必和他争论。他连物极必反的成语都不通,还谈什么逻辑。沈大师,你愿意普度众生我全力支持,但是也要省一省你的精力!

  留了感言以后我总在反思,这岂不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的红卫兵天兵天将们运用得非常娴熟至登峰造极的“抢占高地”那一招吗?于是我把文革时期的许多文献以及当代那些抢占高地者的袦劣表演一对照,这才发现两者之间何其相似!这令我非常震惊,所以才有了此文。

 

在此我想请教一下世人:这个世界上真有绝对的科学吗?这个世界上真有绝对的真理吗?有掌握了真理就能“广昭天下”,而众生就必须俯首尊崇的“神”的代言人吗?尤其是在科学与人类认知的学术领域,真的有哪个所谓的“高地”吗?占领“高地”真的有意义吗?权威如达尔文与哥白尼,他们的科学与真理真的不能挑战吗?

如果你们的答案是“否”的话,那么,强占道德舆论高地在学朮讨论的领域,除了昭示“占领高地者”的文革式思维残留外,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我们痛心地看到,现代学术领域,“占领高地”的战术使用仍然多如牛毛,数不胜数。这也说明抢占者对他们自己的学术水平信心不足,是学术能力虚弱的表现。而这种行为大行其道,说明它至今仍非常有市场。我从事经济研究多年,职业习惯使然, 总结出“抢占高地”者有一个共同的好处,那就是“便宜”。无论在哪个学术领域,不论他懂与不懂,只要抢占了高地,找一个权威或者学艺精湛的对象居高临下对其进行攻击,自己则轻易得到一个“高度”,于是就有了大量(便宜的)“科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医学权威”“道德权威”“打假权威”等等,光凭着“抢占高地”就可以一举成名,他们这些“家”也太便宜了,可谓不值一文。

所以,假如有些论者开口就说:我是某某方面的权威; 假如有些论者开口就说:我是出于知识分子的良知;假如有些论者开口就说:打假,我就爱打假;假如有些论者开口就说:为了什么什么公众的利益,我来说几句;等等,等等。我可以说,凡未发议论先欲抢占高地者,必懦夫也,色厉内荏,不足敬重。

学术讨论,论者不论其出身,学养,论点,立场。其学术地位应该是平等的。决定性的只能是知识学养为你提供的理论逻辑和科学的分析,事件真相以及历史的依据,而不是谁声称占领了“高地”。没有平等公平的学术地位,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讨论!中国的学术交流从何谈起?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正本清源的问题,连公平的起点都不具备,任由那些高举“高地”大棒的学棍们横行霸道,中国的学术自由空间将不复存在,真正有效的学术讨论则将变得遥遥无期。

“占领道德舆论高地”是文革的遗毒。它曾经极端地恶化了中国的学术环境,而且至今仍然强势毒化着大多的学术领域。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对这些病毒带菌者及其手段和言论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这种高度的内耗,浪费了我们许多有能力,有成就的学者大量宝贵的学术研究的时间及精力。也浪费了我们现代化进程中许多的研究及学术讨论的资源。希望通过大家的抵制,让这种文革遗毒失去市场和表演的场地。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