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偶 遇  

2008-03-12 03:45:47|  分类: 胶圆苗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2月20日﹐ 約了北京的客人在下塌的蛇口“南海酒店” 見面﹐客人說剛下飛機﹐要超過一小時才到。於是抽空逛逛大堂的書店。

拿起一本【紅色記憶】﹐想該不會是說我們當年上山下鄉“火紅的年代” 的紅色記憶吧﹖於是翻開屝頁……作者沈容……。再翻至一頁照片插圖﹐上面是作者和她丈夫及小女兒亢美的照片。

亢美﹖這不是李抗美嗎﹗ 只需幾秒鐘﹐我就認定這張三十五年前的照片中的女孩子是我認識的兵團戰友﹗是她﹐不會錯﹗指著那照片中的女孩子﹐我對同行的曾博士說﹕“這個美女我認識她﹐叫李抗美﹐不會錯﹗” 說畢馬上掏錢把這本書買下。當我買下這本書再細翻閱時﹐卻再也翻不出我認識這個美麗女青年的任何線索了。也真難怪﹐我憑甚麼一眼就看出相中人是三十多年前一個並不太熟悉的相鄰連隊的知青戰友呢﹖

揣著那本書回到酒店西餐廳和客人交談時﹐心裏總是在開小差﹐想著那書中的美人是不是真的認識的﹖

好不容易公事談完﹐馬上打開書細看﹐終於在另外一張照片中看到了幾個合影的同伴也是我認識的。其中有一個更是至今我們還至少每年一見的當年在兵團 “宣傳隊” 朝夕相處的隊友陳佩雯的倩影。照片的小黑字說明寫著﹕“小女亢美(左三) 在前往海南建設兵團前和同學們聯歡” 。一列七個執信女中的“紅衛兵” 同學﹐其中李抗美,陳佩雯,陳杏兒,譚仕英四個就在我們團。

沈容, 這個從重慶 “國共談判” 到解放戰爭 “劉鄧大軍”軍中第一個前線女記者, 娓娓道出家國大事, 卻是極富人情味。

“……那是在 ‘史無前列’的日子裏。老伴被關在 ‘單間’,我被 ‘勒令’在機關裏 ‘交代’,不得出門。我兩個女兒欲曉和亢美都要去海南島生產建設兵團。欲曉那時二十歲,亢美十六歲。一個高中畢業,一個初中畢業。 我幫姐妹倆準備行裝,這才發現兩個大姑娘真是一件像樣的衣服也沒有。”…… “她們的戰果是向軍管會借了五十元。她們說,這是同軍管會的人吵了一架才得來的。這五十元,使我們三人在絕望中有了一點希望。”…… “欲曉買了一個針線包,她說: ‘媽媽,甚麼東西都貴,反正這點錢不夠買,買個針線包,我到農村自己去補衣服。’

亢美買的東西更絕了,居然買了一隻口琴,說: ‘媽媽,買只口琴吹吹。反正買不了甚麼,我就這樣走,你不用急,能自得其樂就可以了。’ ” ……

從抗美母親的文章中﹐我看到了這個戰友當年辛酸的一段往事﹐也勾起了我對這位戰友以往的零碎回憶……。

1968年11月到海南上山下鄉時﹐我才是未滿16歲的大男孩﹐ 跟隨大我一歲的哥哥分配到最偏遠的一連。也是大我一歲的李抗美是在二連﹐相距約五公里路。當年知青生活真是一言難盡……。雖然是非常﹐至今仍覺是難以想像的異常艱苦﹐但一大堆年青人聚居在一起奮鬥﹐生活﹐基本上也是非常開心的。我所知道的李抗美﹐在海南呆了約二、三年的時間﹐和我一樣經歷了非常艱難困苦的年月﹐淩晨三點起床﹐往往工作到半夜才能休息。

第二年我被調到團部政治處創作組負責音樂創作。接觸的面和人都廣了很多。記得﹐抗美由於她的美麗和單純﹐在連隊和團裏都吃了不少苦頭……比我們這些無知少年, 承受了更多的艱辛……。更是我這個當年剛滿16、7歲的毛頭小子極為心儀及同情的朋友之一。……不久﹐她就離開兵團﹐從此無音訊。

想不到三十多年後再在一本書中看到她的照片﹐勾起我對當年的她的如此深刻的回憶……。

……我們這一代坎坷青春的深刻印記﹐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