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金融海啸,救民乃救市之本  

2008-10-22 04:26:28|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海啸,救民乃救市之本

钊 艺

        金融海啸祸延全球,香港也遭受波及。继东亚银行挤提、雷曼迷你债券风波之后,现在已经蔓延到实体经济层面:从香港在大陆投资的工业生产厂家相继大量倒闭,到香港本地的服务零售业佑威、泰林等大行的仓促结业。香港政府除了对本港银行、金融体系的资金担保及支持外,对于真正支撑香港经济,占注册商业机构百分之九十八,聘用就业人口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二十六万五千多中小企业却缺乏关注。面对接踵而至的倒闭潮,行政长官曾荫权在刚刚发表的施政报告中对如何支持香港中小企业救险解困竟然不置一词。令人感觉一众港府财金官员对无论是国际或是本港的经济问题均鼠目寸光,视野狭窄。

救民比救市更重要
        纵观全球各国政府的救市行动,无不以自己国家与大金融集团的利益为本。在紧急救市的前提下,任何政治、经济理念都必须让路。
        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美财政部、美证监会连手紧急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本身一出台就陷入了严重的道德危机。纳税人为金融贪婪买单是否合法理暂且不说,这个黑洞到底有多深?价格体系到底反映多少缺失,这都是完全无法估计并欠缺透明度的。救市大军仓促上阵,却不知对方有多少兵马,战线要延续多广,战事耗时多长。但是,即使“仓促上阵”紧急救市方案还是终于以8500亿美元之巨额获得美国国会通过,此举除障显政府拯救金融市场的决心和带给投资者以信心外,成效堪虞但别无选择。
        话说回来,莫过于负面地评价美国国会的质疑与拖延。美国国会的方案是经过议员的激辩,讨价还价后才出台的,其妥协的主要方面是金融海啸源头受害的房贷民众及存款者和纳税人的利益也得到了照顾。要求不能只救而放纵惹下弥天大祸的华尔街金融大亨,而且要对受危机所害的民众及纳税人有所交待。
        至于欧洲方面,连续进行大规模注资或个人存款保护措施。英国首相布朗批准动用500亿英镑纳税人资金为主要银行注资,重振人们对金融体系的信心,重启银行资金流动,将银行业部分国有化。以国家之力动用公币杜绝对金融系统的信心危机,对欧盟各国及美国的欠周详救市计划起了带头作用。一时间,比利时、卢森堡、荷兰、德国、丹麦、希腊、瑞典、奥地利等都争相跟随。欧洲银行并且决定启动300亿欧元资金支持欧洲中小企业发展。
        美国也终于迷途知返,一改向银行购入坏资产的初衷,一举购入了九家濒危银行的股权。可别小看那一点点“坏资产”和“股权”之间的差别,虽然入股显得有些强势“社会主义”救世的嫌疑,但其效果终究与“资本主义”动用资金收购“坏资产”而被动地等待市场机制令资产“康复”有着天壤之别。因后者无助消弭信心危机。
        简言之,入股问题银行是增加了银行的资本实力,并且加大了监管力度。大大增强了银行系统的流动性和对存户的保障。而收购坏资产却除了对浑身泄漏的银行输血外,成效有限。况且坏资产的作价评估对危机的化解更隐藏巨大的负面风险。其实,即使免于破产的信心危机稍微缓解,但是流动性依然紧缺。救民乃救市之本,最终取得成效,还是要解决房价下跌,经济紧缩的根本性问题,保尔森所代表的美国财政部应该着重朝这个方向努力。

救富欺民港府为富不仁
        至于本港,雷曼迷你债券及其它衍生金融产品引发的丑闻,即便激起民怨民愤,即便行政长官在发表“施政报告”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限定时间要求有关银行作出明确的“回购建议”,但银行公会和相关银行仍施缓兵之计。而且,最后银行公会的决议,竟然是协助对迷你债券进行价值评估,以现价兑现。那即是说:银行仍然不用负责,而只是协助找出坏资产的剩余价值而结算支付。照现在的估计,能否有六、七成的价值尚且难说。评估计值等等操作需时,拖延的结果资产值一直在溶化,到头来苦主们能否得到投资总值的一、二成甚至见财化水的机率更高。香港政府监管失误却卸责,对银行则偏袒其过失。本港财金高官重商轻民,视普罗民众如草芥之心态,令人齿冷。
        面对金融界因信心危机导致的流动性停滞,香港金管局只需要求各银行对自己所持的次按相关衍生产品向当局作出报告、拨备以及对公众作出相应的信息披露,相信风险还是有限的。但是从刚爆发的中信炒汇损手事件及早些时候的恒生银行坚拒透露所持美国华互银行(Washington Mutual)股份损失数据等事件来看,金管局及证监会的工作不力。唯有动用政府的“全额担保”作抵押,对全港所有存款作“全额保障”,此举将陷香港于国际热钱无后顾之忧爆炒狙击港元的危险境地。
        更有甚者,对于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于本港中小企业的严重负面影响后知后觉,对早已陷入经济危机而苦苦挣扎的珠三角港资工业不闻不问。更在金融海啸爆发后受到波及的香港中小企业的困境麻木不仁,虽然在商会的强烈不满和企业的呼声压力下,商务及经济发展局才宣布放宽中小企贷款的决定。此举因为还需银行作出最后决定是否借贷,以本港商业银行未落雨先收遮的嫌贫慕富现实作风,望其对风口浪尖中求存者施以援手堪比缘木求鱼。

救实比救虚更势在必行
        股市狂跌,工厂倒闭,商业艰难,失业者众。香港百姓在此大围环境中苦不堪言,皆因香港的支柱产业迟迟目标不定,错失发展机遇。当港商在珠三角的工业面临升级换代,急需香港银行资金支持时,香港的金融界早已变质。除了砖头抵押的借贷,就剩下私人消费放贷,衍生产品推销等等。早已被工商界冠以“白痴”称号。更在近年演变成以不良手法经营金融衍生产品中介业务,正常融资功能几乎全部丧失。金融服务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例从亚洲金融风暴后的不足10%升至2006年的15.9%,主要并非为中小企业融资贷款的正常业务。
  按照传统商业银行的盈利模式,我们把实体经济的模式称为正常业务,另一种虚拟经济的模式就是新生业务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制度是个庞大的合约组织。金融海啸的发生,我们可分两个层面看美国。其一是实体经济方面,包括工商业、服务业与房地产。其二是虚拟经济金融方面,包括银行、证券经纪行、财务机构及联邦储备局。各有其合约结构,而层与层之间也有多种合约相连。金融要靠产出的融资与贸易的需求而获利;实体经济层面要靠金融层面的协助才能适当地运作。息息相关,一个层面出事,因为有合约的牵连,对整体影响不可忽视。美国的金融市场是一片浮沙,可以赚钱,这片浮沙之所以形成,是因为借贷没有适当的抵押保障。便是借钱可以用物业或股票或货币或真金白银作抵押,也可用政府债券,但衍生出来的工具或债券不可靠,因为靠的往往是个“信”字。
   美国的困境是整层的金融合约结构倒塌了下来。政府出资抢救,可视为不让整层倒塌殆尽,跌到一半支撑着。目前的环境下,要救市也非常困难。拿其中的一个虚拟交易为例:信用违约合同交易是一个两个金融机构之间的私下交易,不受监管。在1997年12月,摩根大通曾将300余笔不同的贷给如国际商用,福特汽车,沃尔玛等大公司高达97亿美元的贷款,分解成一个个小的单位。然后把其中最高风险的10%的贷款,装扮成一个叫做“餐馆(Bistro--Broad Index Securitized Trust Offering)的指数,买给不明就里的投资人。由于这些“人才”的忽悠成功,从这里出来的精英们很快就高就于其它的银行和对冲基金,将这个忽悠方法发扬光大,将银行的风险向保险公司和退休基金转移。结果到了2000年,这个市场就增长到了1千亿美金,然后到2004年,就到了6万4千亿美金,而在现在的困境下,这个数字是62万亿美金,到最近下降到55万亿。这就是美国经济现在面临的经济原子弹,一旦爆发,可以摧毁整个美国,导致所有金融机构的清盘。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我们香港政府去参与虚拟经济的救援是不切实际的,充其量只是对本地银行注资并加强监管力度与提升自身能力而已。然而,我们的实体经济却非救不可,大批久经战阵的中小企业人才,纔是香港的巨大无形资产,是我们香港的巨大财富。不但要救,而且还要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打造长远发展的新蓝图。香港启德旧机场发展计划、西九龙文化娱乐区发展计划、港深河套区新产业发展计划,一切一切都仍在慢条斯理之商谈兵。现实告诉我们,香港不能再沉迷于连一众财金高官都一知半解的金融创新和虚拟国际金融中心的美梦而不拔,无所作为了。
   救本比救标更有效
  不可不知的是:过去的日子里,投资银行尽情把任何赚钱的概念“证券化”(Securitize),一旦出事,何以救赎?当全球都在这个“影子投资银行体系”(Shadow Investment Banking System)内,有多少CDS、CDOs、SIVs的潜在高风险,这是跨金融、经济及政治层面的世界性问题。
  美国的问题是拿出八千五百亿可以解决问题吗?解决不了继续增资,整个国家的权利结构可能因此而改。如果不再增资,八千五百亿救不成会使政府失信天下,但最坏的效果会比完全不救更差。其实,如果政府完全不救,让市场自生自灭,灾难如期出现,政府只协助一下市场的自动调整,最终结果可能不是那么差。回顾一九九七的亚洲金融风暴,受灾最深的韩国复苏得最快,重灾区的泰国也复苏得快。输的是钱,财富分配可能大执位,但国家的资源与生产力依旧,亚洲房地产价下跌了七成又再回升破纪录了。
  美元像绿叶一样洒遍美国和欧洲,给中国和世界带来通货膨胀的灾难,是典型 “劫贫济富”的缺德行为。在过去的100年里,美国成功地战胜了很多股灾,华盛顿已经养成一种应对危机的习惯,那就是每当危机来临,就迅速地向社会注入大量的流动资金。结果,货币贬值,通货彭涨,穷人遭殃。
  从治本的角度来衡量,这次金融海啸的源头是美国的楼市和按揭贷款增长无以为继。美国应该在整顿自己金融体系的同时,援助陷入困境的住房供款者。稳定国民对楼市的信心,缓慢消解楼市泡沫爆破引起的一系列杠杆财富负效应。也许因为经济受挫的轨迹因政府干预而减速酿成复苏更为迟缓的苦果,这也是必须的过程。
   真正令人深感忧虑的是:目前反映出来的事实表明,从震央扩散出来的金融海啸,其破坏力对于欧洲金融界的影响甚于美国,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正是欧洲的全能性(混营)银行,传统的商业银行同时兼营了投资银行的高风险业务。现实告诉我们,任由投资银行简单地同商业银行合并,或者任由商业银行转型兼顾投资银行业务,都具有现有金融体系无法规避的巨大风险。把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作更为紧密的捆绑,是全球金融决策者的权宜之计,以救燃眉之急,但却埋下了更为高危的金融定时氢弹。即使经此一役各国政府将修订条例对金融业实施更严格有力的监管,虚拟经济在现实生活的比重,还是应该大幅度减缓为妙。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