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文艺演出二、三事  

2009-08-14 23:32:49|  分类: 胶圆苗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艺演出二、三事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右起第一个是当年的釗藝,右二穿格子衣的是丽珠)

    上世纪七十年代,知青大规模上山下乡,艰苦劳作之余也给边疆山川带去了文化与娱乐。这些都值得记下浓重的一笔。我所在的兵团五师五团文艺宣传队,就是一支活跃在基层具有较高水平的文艺宣传队。他们创下的高质素的文艺节目和专业精神,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舞台幻灯背景

 

    当演出的序幕音乐奏起,当枣红的大幕徐徐拉开,观众席上往往会发出轰动的惊叹和“哗”声。演出第一个给人的强烈印象不是高昂的开场音乐、不是曼妙的演员舞姿,而是出尽风头的幻灯天幕。蓝天白云,或者朝霞满天,甚至是冰雪飞花更可能是金碧辉煌的天安门,瞬间把观众们从遥远的边海南疆带到了宽广宏伟的天安门广场。那美轮美奂的幻灯天幕,已经先声夺人抢尽了镜头,为下面的演出做出了美好而优质的铺垫。

    那美丽的景色是如何得来的呢?这不得不佩服我们服装布景道具组的美工黄未芬和钟耀开两位超级知青大画家。

    我们五团宣传队自从组建没多久就参加了兵团总部的首届文艺调演。那一台节目令我们团宣传队损失惨重!因为我们的领队现役军人徐永山被调走了,同时也调走了一批能歌善舞的文艺骨干,剩下的人员高、矮、肥、瘦参差不齐。因此,原班人马稍作补充,转而进攻“戏剧”较为实际。所以就排演了全套现代京剧《沙家浜》。此大型戏剧的舞台背景必不可少,于是新添置的三组幻灯机和舞台美工加入了我们宣传队的阵容。

    幻灯布景,看似简单。其实要画出来配合我们的节目设计就一点儿也不简单了。由于幻灯机组是在舞台天幕前距离只有一、两米之遥,几乎是从天幕脚底下往上打。其变形程度非常大。所以不是简单的懂得画画就可以的。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难度。这还不止,那些三组的幻灯机要覆盖整个舞台天幕,是要把一幅巨大的水彩画按比例分成三大块画在三片小小仅几十厘米大的小方框框里。到装台的时候再把这三幅小小的变形画面通过幻灯机打到天幕上成为巨大的画面拼接起来,才是我们观众所看到的宏伟场景。

    道具组的美工黄未芬和钟耀开都是我们21中的出名画家,普通宣传画当然没问题。可是在一个小小的相当于135胶卷底片那么大的一格胶片上涂抹出美丽的景象,难度之高可以想象。他们也是好样的!一张张下面图像窄上面宽的变形图案不但能日以继夜地设计、描绘出来,而且拼接得天衣无缝。甚至天安门城楼这样难度极高的直线建筑也能精确地制作出来。也因此,每次演出他们都亲力亲为,装灯、调试角度、拼接,然后依照节目的要求和频率更换场景。无论春夏、不论寒暑,每次演出都猫着腰在几十度高温的幻灯机旁边幕后操作,也为每场演出博得了观众第一阵赞叹的喧哗和热烈的掌声。从而为偏远的连队山村送来了都市大剧院才能享有的高档舞台艺术。

 

装车、装台、卸台

[原创]文艺演出二、三事 - 子夜釗藝 - 子夜钊艺的博客

 

    有道是一大三阔,我们的舞台美术和节目要求之高,令我们的装台决不能马马虎虎。指挥装车、装台这样的“专业”功夫,责任不在领队、队长那里,却成了我这个乐队与合唱指挥的专职。听起来是否有点“怪”?

    是的,这个指挥,还不能论资排辈,非得有那么两下真功夫不可。试想想,那么多的舞台设备、装备、乐器、道具加上演员、舞台工作人员几十号人每次出外演出都只能配备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若没有两下子功夫,再加多两辆车都一样装载不下。何况那些乐器、灯光设备等都非常娇气,若摆放不当而受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除了乐队指挥也真的谁也负不起那个责任。因此,这个难度相当高的苦差事,还是要落在乐队指挥的头上。

    于是,每次外出装车装台,我可要专责监督,一丝不苟,来不得半点含糊。装车还好办,若不是我亲自督战,偶尔副手指挥装得不太紧凑还可以调整。人员挤一些但还是能够上路。装台就不同了,要是位置不对或者配置不妥,会出大事的。谁也不想在演出中途被演员投诉出口被绊住了或者舞台调度位置出了问题。更不堪设想的是装台不当大幕拉不开或者演出到半途整个舞台垮下来的事故。当然,在我们的演出中从未发生过这些问题。

    现代人真的难以想象,那些美轮美奂的舞台,可以一瞬间在一个篮球场或者一片空地甚至是农村的一片晒谷场上搭建起来。一般的概念,舞台艺术上山下乡力求的是简单朴素,因地制宜。而我们却不,我们要让即使是偏远山乡的老百姓都能够享受到都市大剧场那样质素的舞台艺术。我们用的是竹杆撑起整个舞台架子,然后挂上枣红色的前台大幕、侧幕、背景天幕,加上舞台后侧的一排木架子,铺上灰蓝色的幕布把台后侧的幻灯与前台隔开。有些节目还要在中间或者相应的位置放置一些布景板,桌子椅子小山坡,石头等等。在前台侧和中间的高空还要吊上和排列大小不同角度的射灯以及麦克风。不论在任何的演出场地条件下,我们都尽量按照车尔尼雪夫斯基舞台表演艺术的舞美设计要求把侧幕由宽至窄一幕遮盖一幕地造成了整个舞台的层次和深度。这些都是普通的要求,并没有什么难度。难度是难在我们在装台时许多空间没有现成的舞台架子和设备。因此,我们的高架子都必须自己在空地上搭建出来。我们把竹子都预先有了许多挂钩,先把各位置的竹子都穿好绳索,等准备妥当,我在检查完毕后一声令下。所有的位置都将绳子拉紧、柱子竖起来,再调整合理的位置。架子搭起来了,接着是把天幕吊上,把侧幕挂上,再把前幕的机关扣好。装置是更加重要也更艰难的工作。因为每个扣子的先后秩序、距离、和绳索的走位都不能有丝毫差错。否则那些绳索一旦不正确,在音乐序曲奏起的时候大幕拉不开就问题大了。更悬的是,这个工作是要用一个梯子直立起来,用两三个人在下边撑着扶住,一个较为轻巧的人攀上去完成。所以这个工作不但心要细、胆要大,还要身轻如燕才行。所以这个工作除了我这个“装台指挥”往往要亲自动手以外,能够上去的只有我的同班同学叶小平、汕头来的詹海南、和湖南来的史松可以做。唯一的一次我部分没有亲自指挥的装台工作是在我们自己的团部舞台演出。那次因为是自己的舞台,不但有齐各种挂钩和舞台设备,而且认为大家都已经驾轻就熟,不会有事。但是,当我回到在舞台右侧自己的房间去取东西时,不是高空工作人选的乐队大提琴手叶小二却自告奋勇攀上去担任挂钩子的危险动作。而且他因为没有经验,连一个替他扶梯子的人都没有喊,自己爬了上去。结果梯子在他攀到三米多最高点时滑了下来,整个连人带梯子摔在舞台上,摔掉了两颗门牙和折断了一只手腕。这事令我十分的内疚,只是离开舞台不到五分钟,在我的职责范围内就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故。虽然他当时和伤好归队后一直都说和任何人无关只怪他自己,但是我还是一再向他道歉。即使几十年后的今天,我都觉得自己失职。

樂隊客串

由於我們的演出編制人員有限,那麼大的一個全劇演出是非常緊張的。所以除了演員要身兼數角以外,樂隊也免不了跑跑龍套。所以我們的樂隊演奏員不但要幸苦地加入「化妝」的行列,更要穿上五花八門不同的服裝。這樣的「樂隊」坐在舞臺側伴奏,看上去就非常滑稽。

    一次演出器樂組的要客串鬼子巡邏隊走過場,匆忙中差點把小提琴都當作「三八大蓋」扛了上臺,幸好在排隊的時候被發現而「鳥槍換炮」把道具槍換上,否則那笑話就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