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七、  

2010-02-16 16:28:13|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风 暴 】

 

七、

 

董寅和林雪絮就这样认识了,几次交往,他们成了一对恋人。银杏树下、奏乐堂内、上野公园、练琴室中,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和身影。可是雪絮的家教非常严,每到吃晚饭的时候,雪絮都要回家去,而且即使已经是大学生了,上学、回家都还是由司机接送。

雪絮的父亲是日本一家大汽车厂家的香港中国区总代理,每天的工作非常忙碌,总是到了午夜才完成应酬客户的工作回到家。这时候,雪絮早已上床睡觉了。每一天雪絮回到家,妈妈早已经把饭都做好了。两个人一起享受妈妈亲自做的晚餐,顺便和妈妈聊一聊外间发生的趣事。

雪絮的哥哥雪岩比她大三岁,是东京大学物理工程学系的研究生。平时很少回家,只是过年过节或者大学放寒暑假才回家小住。妹妹有时候想见哥哥了,就约他到东京艺术大学学校附近的咖啡店或者餐厅见面,顺便交一些妈妈托来带给哥哥的物品。不外乎是些睡袍、枕巾、毛毛拖鞋之类的生活用品。妈妈总是怕哥哥不会买那些生活用的东西,把学生宿舍弄得乱七八糟的。

这天,快要过新年了,雪絮对董寅说她父亲邀请他到家里过周末,顺便见见这个未来女婿。听到这个消息,把董寅弄的吃不好、睡不好觉,生怕这个首次的“相亲”自己会表现得不尽人意。

星期六,正午十三点,雪絮和董寅在学院饭堂用罢午餐已经在东京艺术大学校门外等候。雪絮的爸爸开着一辆大发的总统型房车来接他们了,这是平时雪絮让司机接送时坐的那辆车。父亲让雪絮坐在后排座位,让董寅坐在他的驾驶座旁边。一边开车一边给董寅介绍沿途的风景。

车子一出了东京市区,就一直往西南三岛(Mishima)的方向开。那里风景秀丽,山路沿着海边一直伸延出去。一会儿见到陡峭的山坡在右边,雪絮的父亲告诉董寅,古老的镰仓大佛就在那边的山上。

雪絮介绍说:“上面有个高德院,大佛用铜制造,有十三米多高,重量约一百二十一吨呢 。”

“喔,那么重的大佛在山上,真的不简单呢。”董寅赞叹。

“是啊,这是日本两个最著名的大佛之一呢。另一个在奈良。”林老先生说。

车子转过了一道又一道弯,经过太子港。从公路上往下望,万吨的远洋巨轮像是一叶小舟,而路边悬崖上的大树小灌红色黄色枯叶丛中正开始抽出嫩绿的芽。路上的景色美不胜收,连单一的绿色也是一层一层的由浅入深,色调丰富极了。董寅陷入沉思之中,小小一个日本,一出城市区就万千姿态,变幻无穷。即使在寒冬,环境仍各具特色的精致,保留了非常鲜明的独特个性。绝不像家乡大陆东北的风景,千篇一律,到哪儿都是那个样—雷同。

车子一路在往山径走,时而见到一片白茫茫光秃秃的稻田、时而却又见到万簇风采各异的雪花挂在小树上,雪花丛中隐约见着青砖、绿瓦、白墙。那一间间美丽而古雅的建筑,令人不敢遐想到底那是超级富豪的乡间别墅或只不过是个普通农庄?山路越来越陡,房屋也渐渐稀疏。董寅想不到雪絮的家在那么孤高清静的境地,在东京,能住上这样的处所可真是非富则贵呢。车子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爬行,终于在一个小山顶上停下。

一道泥墙围绕着的山庄,墙身上爬滿了长青藤。铁门缓缓地开启。车子驶入大门,雪絮的妈妈已经在厅门口等着。董寅一眼看去,雪絮的妈妈长得和雪絮一样,美丽动人,更在眉宇间多了几分妩媚。一个个子矮矮年过四十腰间围着雪白带蕾丝花边围裙头戴白帽的女佣在她身后闪出。先是拉开了林老先生的车门,手扶着先生出来;再到另一边将董寅引导出车门。再开后门,雪絮跳出来,“噢巴桑!”雪絮把手中的那一撂子书籍交给女佣,然后扑向妈妈:“妈妈!塌达矣嘛。我回来啦!”

林妈妈拥抱着雪絮,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雪絮这才拉着母亲把董寅介绍给妈妈。

林妈妈给客人准备了一些自己家做的栗子蛋糕、水果、咖啡、玄米绿茶和一些菓子类的日本小食款待客人。食品放在门厅旁边特别长的一条茶几上,大家就围坐在茶几两边的两排矮沙发上一边吃着小食一边聊天。沙发和茶几都是一样的枣红色,在寒冷的冬日显得特别的温暖温馨。雪絮的哥哥雪岩也早已提前从东京回来了,兄妹坐在一起,对面坐的是董寅,旁边是林老先生。妈妈就在开放式的厨房和客厅之间来来去去地忙活,时不时坐下来插几句。从客厅四面八方飘过来“Secret Garden”的《Nocturne》,弥漫着这么轻松的乐曲,谈话的气氛也变得非常融洽自在。雪岩虽然是读理工的,却问了不少音乐指挥的问题,显得非常专业。董寅也不甘示弱,同样问了许多光纤传输研究的秘密。林老先生倒是问了董寅一些父母可好,家里有多少人,等等家庭问题。

雪絮生怕让老爸把董寅给闷着了,就带着董寅到外面花园散步去。外面的花园空气清凉极了,比起东京市区简直是两个天地。这个花园也真特别,除了有日本近似盆景修辑得非常精致的小树外,还有几株苍天古松。是在家庭式的小庭院里难得一见的风景。古树后面是一个中国式的园林拱门,再出去就有一个小湖。小湖的一角从庭院的围墙底下又绕回来这个花园,花园这边成了一个约半米阔的小溪,水流正往前门外流去。沿着小溪旁边种满了各种花草。难怪开始看不见小溪,而是随着视觉往外院的池塘再绕回来才觉察到。不觉感慨,这个日式小巧庭园倒的确有点中国庭院的传统:曲径通幽啊!凭着董寅音乐家灵敏的听觉,他奇怪怎么小溪流水却听不见潺潺流水声呢?仔细一看,原来冬天小溪已经结了冰,只是经过园丁的打扫冰层精莹剔透,流水的状态依然如昔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