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风暴】八、  

2010-02-18 09:34:00|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风 暴 】

 

八、

 

雪絮妈妈让佣人呼唤他们俩回来吃饭了。饭厅就在开放式厨房的旁边,也是长长的一张大桌子。晚餐是中西日混合的菜式。包括头盘鲜美的忌粘蘑菇汤,配法国蒜蓉烤面包;然后是奶油扒日本龙虾;主食是京都驰名的炸猪扒配扬州炒饭。值得一提的是产于山形县的天然饲养猪,肉质鲜嫩而不腻。先把芝麻磨碎,然后吉列猪扒配以专用酱汁炸得金黄色,入口特别松化。吃的时候再配以苹果红酒汁、柚子汁及醋汁三种,全天然制造,不加糖分。选用十二年黑牌威士忌,大家频频举杯。

饭后小休一会儿,林妈妈叫雪絮带董寅先去洗泡泡浴。雪絮家的浴室在大厅后面,上了几级薄薄的的阶梯再往右转,然后下几级阶梯。据说这个设计,即使浴室不小心水浸了出来也不会影响到大厅,只是往后花园溢出去。实际上开了浴室门,还要走下几个阶梯,浴室简直就是半个地下室。雪絮把浴袍和洗浴套装交给董寅,把他带到浴室,介绍了洗发水、浴露、水龙头开关的用法和吹风筒等清洁用具。她特别提到先用水蓬头洗浴之后再到大池中泡泡浴。说四十分钟后会再回来,然后就替他把门带上,出去。

董寅环视了一圈这个大约十多平方米的浴室,四周是枣红色的瓷砖,靠门那堵墙有一个大的莲蓬水龙头,下面有一个小一些的。再往右一点是一个梳妆台,上面是一面大镜子。镜子前面还有一张椅子,董寅把浴袍放在椅子上。再往右就是一幅墙,上面排满钩子,脱下的衣服可以往那儿挂了。正对着梳妆台几步之外就是一个大大的莲花状圆形浴池,足有两米的直径,水深也该有半米吧。董寅看着那水在往外冒着热气,心想不知水有多热,还是不要浸泡好了。

于是赶紧脱了衣服就到水莲蓬底下调好水温就洗头、擦身子。不到十分钟就洗好了,穿上厚厚的和服睡袍。辅一出门,雪絮已经在门外等候,“你怎么那么快就洗好了?没有泡泡浴?”

“没有啊,你怎么知道的?”

“不行,你赶紧回去再洗,一定要泡泡浴。这里是日本,招待贵客的风俗是要贵客先洗第一轮的泡泡浴,否则大家也跟着你洗不成泡泡浴了。”平时温文尔雅的雪絮这会儿说话一轮嘴的,董寅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推回浴室。只好再重新洗一次,跳入水深近半米的池中泡了一阵才敢出来。

到了客厅一看,咦,整个都变了样!原来的格局已经辨认不出来了,只是见到一排竹帘子门的房间,用竹子和草席加上绵纸糊上编织的间隔。雪絮妈妈安排董寅在中间的一个房间,每个房间大约只有几坪大。榻榻米中间铺了一个厚厚的垫褥,上面盖一张厚厚的被子。雪絮告诉董寅她和父母哥哥平时都住在楼上,房间有床还有书桌衣柜甚么的。但是客人来了,就都到客厅陪客人睡。所以都在楼下间隔了日式的房间。

虽然才不到九点钟,大家道别了晚安就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睡觉了。董寅进入自己的客房,钻进被窝里,暖和极了。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安排真的很奇妙,妙就妙在睡觉时头是朝外的,透过头顶的那扇窗可以直接看到外面花园的景色。虽然隔了一层玻璃,但那种感觉就跟户外露宿一个样。当然,室内有了暖气,垫褥下面还有电热毡,那又和露营有极大的分别了。董寅觉得非常有趣,所以干脆翻过身来趴着,这样可以托着下巴慢慢欣赏窗外的雪景。不知何时起,雪花漫天飞舞。那时而像鹅毛,时而像几何图案的雪花晃晃悠悠地飘到你的眼前碰到玻璃窗,然后渐渐溶化成雾气,别有一番凄美的浪漫。

正感动得不知所以呢,忽然隔墙传来“呯、呯”的敲击声,接着听到雪絮的声音:“嗨!寅,你在看雪花吗?”

“是啊,真美!”

“我也在看雪花呢。我妈妈生我的时候也是大雪飘絮时,所以爸爸就替我改了雪絮的名字。”

“哦,雪花真美,雪絮也真美呀!”董寅正说着呢,旁边的竹墙往上提升了起来,升了大约一尺就停下了。只见雪絮也是像董寅一样趴在垫褥上,仅露出了头和一只手。俏皮的她挥着那只伸出了被窝的手和董寅打招呼,令刚刚还十分惦念着雪絮生怕不能和她分享到那浪漫美景的董寅是又惊又喜。

“啊!你就在我身边啊?”董寅惊叫起来,兴奋得脸上散发出异样的光彩。

“嘘!”雪絮用食指在嘴唇边示意,“不要那么大声,会吵到严哥的。”

董寅多么想伸手去拉一拉雪絮呀,他们现在近在咫尺。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知道,日本的风俗,一道纸墙就是礼仪的界限,不可随便逾越的。事后他得知,这也是老丈人测试他的诚信的方法之一,如果他当时忘情地拉了雪絮的手,那么他们的婚事也就没指望了。

“好了,该睡觉了。晚安!”雪絮说完,那道无形的墙就收回去了,有形的纸糊的墙降了下来。

“晚安!”董寅依依不舍地看着那道关闭了的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