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二十、  

2010-03-15 17:49:43|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风 暴 】

  

二十

 

实盘买卖操作已正式开始运行﹐这时候却发生了令人费解的怪事。在下了沽单的第二天﹐张总一大早把张裕叫进了他的房间关起门来对她说﹕“裕儿﹐你是俺同乡也是同姓妹妹﹐你觉得你张大哥平时对你咋样儿﹖”

听了他这么说﹐裕儿也不知该怎样回答﹐就应付着说﹕“也没咋样儿的﹐挺好哇。”

“说好就行﹐”张总靠在他的深褐色皮大班椅上﹐双手枕在头下﹕“大哥昨晚想了一宿﹐觉得拿国家给咱的巨额资金一下子都放在泰铢沽盘太冒险﹐要是全都输了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咱觉得有些不大踏实。”

 “噢﹐是为了这事儿啊﹗”裕儿说﹕“放心吧张总﹐我对李董事长的专业判断很有信心﹐这事儿不会搞砸。”

 “可是咱不放心﹐不如这样﹐你能不能将合约价值减少一半﹐只投入五千万美元﹖” 张总依然板着脸孔说。

 “哎呀不行啊﹐中途退出这么做要赔偿很重的罚款的﹐技术上做不了﹐而且目前没有会输的迹象这么做也没这个必要。” 裕儿实在不明白张总的用意。

 “这样吧﹐你把那五千万美元沽盘的风险就算在咱的帐上﹐就别往公司的账本记录了﹐赢了好说﹐输了算咱的。”

 这话怎么有点儿耳熟啊﹐噢﹐想起来了﹐那是集团董事长刘洪宇在我们出国之前的动员会上一再强调的那句话﹐只是输了算“我”的换成“咱” 了。这公司理应承担的数﹐他张总凭什么要自己背起来呀﹖再说﹐他背得起吗﹖想到这﹐裕儿回答说﹕“张总﹐那是集团的帐﹐刘董事长说了不让我们背的。”

 “咱既然拍胸口答应了董事长要负好这个责任﹐咱还是觉得自己背的好。好了好了,照咱意思去做吧﹐别磨叽了。除了咱﹐这事儿对谁也别说啊﹗” 说完﹐张总双手往桌子上一放﹐哗啦啦碰到桌上笔筒里的笔洒了一桌﹐看这情景﹐张裕赶紧告辞退出去。

 按照上面的部署﹐公司在不同的价位不断地买入中资背景的红筹股﹐重点在支撑“华创”﹑“中远太平洋”﹑“中海”等等﹐以保证香港在回归之前和之后的繁荣景象。在我们投入香港股市的三月底﹐红筹股在香港股市成交的比例由二月份的53%﹐升至三月份的60%﹐再跃升至四月份的63%﹐五月份的68%﹗可见除了我们以外﹐中国背景的各路海外兵团已经在香港大举出击。港股也在这种大家都认为中国政府面子攸关的结骨眼儿上一定全力支撑香港股市的憧憬下保持繁荣﹐令这几个月的香港股市几乎一面倒地成为“政治市”﹐或有人在持续不断的红盘中买入任何股票都能盈利﹐忘乎所以称其为“面子市”﹐在这个全民唱好的市况中﹐那些各种不同渠道的消息成为出市入市的主导讯息成为“消息市”﹐其它的技术分析已经退位显得无足轻重了。在这样一面倒的市况中我们的确不断收到上面的各种走势讯息及信号﹐因而在短短的二个月内得心应手﹐我们的炒股资金已经上升了几乎三倍﹗同事们在不断的买入卖出信号的提示下操作已训练得非常娴熟﹐似乎真能达到李先生早期所要求的在金融市场中找到正确交易方法及见解﹐而且在实战的过程中相互配合默契了。   

 外汇市场方面﹐泰国曾经是亚洲新兴市场投资者的宠儿﹐去年遇到罕见的跌市甚至连很多基金经理都大跌眼镜。触发96年大跌市的主要原因是泰国经济一直在恶化﹐甚至比想象中严重﹐而且严重影响公司盈利。事实证明李先生他们八年前的预见是多么正确﹐一个小小的池塘集中了超负荷的巨额投资﹐交通﹑能源﹑原材料﹑劳工成本﹑投资失误等等已经逼得泰国经济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经济恶化引致股市大跌﹐地产受压﹐坏帐增加﹐汇价受到考验﹐信用评级不明朗﹐外资撤退﹐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令泰国前景进一步黯淡。过去十二个月以来泰国股市一直持续向下急泻﹐令嗜血的索罗斯量子基金又找到了攻击对象。其实正确地说是他们去年早已开始的各种部署和狙击现在已经凑效了。踏入五月份﹐他们开始全力进攻泰铢﹐一场浴血鏖战于焉展开。惊惶失措的泰国政府一再强调他们绝不会放弃他们已经维持了十三年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联系汇率﹐而这正是国际大鳄围剿狙击的重点﹐迫于国际投机者的雄厚资金和政治压力及精确算计﹐泰铢和美元脱钩已经是凭泰国政府自己之力无法挽回的趋势﹐现在算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晚上躺在床上﹐小翘和裕儿又开始唠闲嗑儿﹐这早已经成为她们俩的习惯了。小翘说﹕“现在我是越来越看明白了﹐泰国政府怎么象弱智孩儿那样玩金融的呢﹖”

 裕儿说﹕“对呀﹐我也觉得那些大人物做事也真没什么了不起﹐持起家来甚至比个家庭主妇还不如。比如说﹐明明知道国际的炒家正在对自家的货币进行围剿了﹐那就得想方设法限制别人来炒啊。”

 “可不就是﹖他们不单止不限制别人来他家玩儿火﹐还要越来越开放﹐等于还帮别人上门来胡闹﹐这是哪门子的持家之道啊﹖哎﹗” 小翘就像是自家遭到不幸似的叹了口气。

 “哎唉﹗” 裕儿也觉得胸口闷得不行﹐不自觉地也深深叹了口气说﹕“明知自家的钱不够了﹐还那么大方让别人来借﹐你想想﹐你来攻击我的泰铢﹐我还打开仓门让你借泰铢再卖给我﹐然后我就拼命地去动用自家有限的积蓄美元来买回自家的泰铢﹐避免泰铢因供应太多而暴跌。可是﹐别人从你那儿借走泰铢﹐借多少有多少﹐你自家的美元呢﹐却是卖少见少﹐别人可是美元的印钞机﹐印出来花的﹐你可是用的百姓血汗换来的美元﹐换着换着就没了﹐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

 “所以﹐不要说李先生那样的国际金融专家﹐就连我这个小小萝卜头都一眼看穿泰铢是非垮不可了﹐全亚洲的股市都在垮下来﹐那么多专家咋就不见有个善于持家的巧妇呢﹖” 小翘更加觉得胸口堵得慌。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再说﹐那些大人物也真的成不了什么巧妇。还是睡我们的觉罢了。” 熄灯﹐一宿无话。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