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创】【風暴】二十一、  

2010-03-18 16:18:03|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风 暴 】

     

二十一

 

 星期六,短周。小翘和裕儿约好了到王坚家去作客。本来公司为了安顿新来的主要是来中国大陆自东北总公司的员工,特意为他们准备了北角半山赛西湖的一批带家私的豪宅作为宿舍。可是这每个月超过两万的住宿津贴对于这些原本在大陆的薪水均不超过两千的员工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因此,不少人都提出让他们自己处理这个房屋津贴的使用,情愿自己找地方搬出去。王坚的“家”就是这么在他自己安排下租回来的。

 这王坚的新家在中环半山罗便臣道一栋蛮旧的独立高层建筑,也是豪华住宅。到了王坚家,进门一看。“哎呀,小王,你家怎么像是个空屋子,简直就是家徒四壁啊。”裕儿瞪大了原来已经够大的眼睛,眉毛却不可思议地邹成了一团。

“嘿嘿,好玩,好玩!”小翘以优美的华尔兹舞步在空荡荡的大客厅里晃来晃去,一边用手去摸摸那张没带茶几的仿古红木沙发,一会儿又在那张特小的红木饭桌旁边仅有的那一张木凳子上坐下又站起来。口中念念有词还用嘴巴奏起那首活泼萧洒的《春天华尔兹》(Waltz of Spring)舞曲。

 王坚交叉着手倚在门框边,看着这两个态度绝然相反的客人,“呵呵,我是把开支节约最大化嘛。你们看,人少,自己一个人吃饭。人多吗,还可以在沙发上坐着哪。”王坚眨着捉狭的眼睛,补充说:“反正除了您娘们儿俩恐怕也没人会想到来我这儿登门造访吧。”

 虽然小翘和裕儿也很想搬出去住,但是她们听说现在香港的楼价不断攀升,买楼自住比租楼要划算,所以还是三思而后行为妙。现在看到小王租的房子是这么个状况,裕儿就开始算她的阿婆数了:“小王,你看,你这儿租金怎么也得花他个一万几千吧?我知道你这笔帐该怎么算。如果花的太少吧,你还怕公司日后砍你的生活津贴,花的多嘛,所余无几也不划算呢。”

“也不全是那个意思,咱们在老家住的房子不是挺大的吗?在马来西亚住的房子还行,可是赛西湖那些房子房间也太小了,住着压抑,怪难受的。”王坚暗暗思衬自己在家里从未担心过钱银的事儿,在繁华都市香港工作更犯不着委屈自己,何况在年轻貌美的同事面前更不能显小家子气,他也开始有点儿后悔家私置办得太过于简单了。

“那倒是啊,”小翘这时候倒同意起王坚的想法了。因为天开始热了,她把头发扎成两条辫子再盘到头顶上,点头的时候辫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甚是滑稽。她认真地板起手指头算到:“要是用那点儿津贴供房子的话,照目前的房价只能买到高层建筑约五百来尺的两房套间,怎么也得三百多万吧。”

“嗯,五百多尺也就咱们东北的五十来平方米,还是以建筑面积算,首期三成剩下的月供也真要两万左右了呢。”裕儿也觉得小翘说的有理。可是白白把那么好几万津贴的金钱花在租一间并非长久拥有的客房套间,心里总不是滋味儿。“好歹咱也不是买来长住,能够付上月供款,到走的时候就把它卖掉,赚取差价也行啊。”

“诶,这个想法好,咱们该这么办。”小翘也同意裕儿这个想法。

 王坚说:“喔,看来我也要买它一层楼,买些好点儿的家私。这样即使住得不够大也赚个舒服。”  

 說幹就幹,小翹立刻打個電話給她的一個大學同學,約她在華潤大廈的新光酒樓會面。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