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三十一、  

2010-04-22 15:56:31|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一

 

李德仁要到马来西亚纳闵搬救兵去了。临行前,他召集了他的四个爱将行政总监董翘,财务总监张裕,营运总监王坚,投资总监林薇薇到他的办公室谈话,吩咐了各自的任务。李总还交代大家一定要沉住气,小心运用余下的资金坚持到最后等他回来。

王坚负责驾车送李总到机场去,要上机场了,李总还不放心,他吩咐董翘和张裕她们几个赶紧把用来炒卖的那几层楼抛出去,不要在楼市大跌的时候成了接火棒者了。公事私事都吩咐完了,李总才放心离去。

第二天是星期六,这回王坚开车,约了王莹去找羅律师谈卖楼的事。自从前几个月和王莹到红山半岛看了那里的楼房之后,她们始终还是不喜欢那个住宅区的外观。最后是李总安排让小翘和裕儿她们几个愿意买房子的员工就地与租房子给她们的赛西湖业主用协商折扣价格成批购买了她们租住的楼宇。另外每人还从王莹手中洽购了一层还未能入伙的楼花,以实现她们趁楼市畅旺也来“炒一把”的愿望。

现在,小翘她们就是来到律师楼把她们觉得已经非常烫手的烧火棒传给愿意接棒的买家。到了胡李罗律师楼,王莹已经先到了。她让小翘她们在接待处等着,好让接待处小姐通报安排见面的会议室。这律师楼里人可真多啊,看来大部份都是办理楼宇买卖手续的。

“诶,王莹,”小翘一把抓着匆匆一闪而过的王莹,“你说今天的买家是这家律师楼的罗律师啊?”

“是啊,”王莹为了买卖楼宇的事常往这儿跑,加上今天是一身行政人员装束打扮,和小翘、裕儿她们一身休闲的服装对比起来,简直就十足一个律师的模样了。她更时常代替了接待员的角色可以直接进到罗律师的房间呢。

“那么”,裕儿还是那么一贯地慢条斯理地接过小翘的话头,全然不理会王莹挂在脸上的那股匆忙,“为什么律师也购买那么多楼呢?一下子把我们几个人炒过的楼都要了啊。”

“那当然是看好后市呗。”王莹一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神情。“哎我跟你说啊,”王莹四下瞧了瞧没人注意到她们的谈话,然后才轻声接着说:“你们卖楼的时候可别把不看好楼市的想法跟罗律师说啊,只管把自己的那层楼卖掉算了知道吗?我告诉你啊,我的楼也卖得七七八八的了。我才不会捧着烧火棒过年呢。”说完就四下望一望,确认没有人偷听了她的话才匆匆离去。

“哎呀,罗律师怎么那么没有投资触觉的啊?”心地善良的小翘已经开始为罗律师的前途担心起来,“李先生说过,如果市场上的人们都对后市非常有信心的时候,就是大市即将崩盘的前兆啊。”

“这个罗律师就是其中一个楼宇价格晴雨表嘛,”裕儿幽默地说,“你看,上次我们来办买卖合约的时候,他劝我们多买两层,甚至可以把他自己的楼花也折让几间给我们呢。”

“对啊,”王坚这回可插得上话了,“当时他还愿意卖楼,还愿意打折扣,可是今天听说他手里的楼花都封盘不卖了呢。”

“这才惨啊!”小翘脸上显出更加担心的表情,就像被楼宇大跌时套牢的是她自己那样,“他成了晴雨表了,干吗我们不去跟他说一声呢。他越是看好后市,这更证明崩盘的时间也不会远了。”

“哎,每个人的经历和经验都不同,你如何能说服他?而且我们也不敢说自己一定对的,只是稳妥一点见好就收一定不会错。”

“就是就是。”王坚总是爱在裕儿后面跟马屁。

王莹过来了,她领着大家到小会议室去,让接待员给每个人斟了杯咖啡。满脸带笑的罗律师随即敲了敲门就走进了会议室,高高瘦瘦精明干练的他手里抱着一大堆文件,看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

“大家好,大家好!”罗律师一边走一边和大家打招呼。

“来,我来帮你拿吧。”王莹迎了上去,把活页夹堆放在桌子上。

“噢,好久没见了,大家好吧。”律师坐下环顾了四周,大家都礼貌地和律师握手。“文件我都准备好了,你们没问题了吧?你们先看看。”律师办事干练,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没问题,”裕儿回答, “把档让我们看看吧。”

“小心把条款都读清楚哦,”王莹一边把档分发给各人一边说, “这些都是一些标准的买卖合约条款。”

“身份证都给我。”律师趁大家都在阅读合约条款时把身份证都收集好了,按了按桌上的按钮,一个女秘书敲了敲门进来。“Mandy, 把这些身份证都影印一份Copy。”律师吩咐说。

“罗律师,”小翘看着女秘书出门的背影小声地对律师说: “我们这些楼盘你都要下了吗?”

“要,多多都要!”律师毫不思索就回答, “怎么样,每一层楼给你们赚三十万不够吗?”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小翘犹豫着不知怎么回答好, “我是说”, “她是说, 罗律师您对楼市真的非常有信心呢。”裕儿害怕不知小翘要说出些什么话来,赶紧打断了她的话。

“哦,非常有信心,”罗律师惊讶地瞥了裕儿一眼,接着说: “我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观察研究才得出这个结论的。你们不知道香港的九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八十年代的时候,我们知道九七年香港就要回归中国大陆了。我们有很多人就害怕了,把财产都卖了就去了移民了。可是这里的经济一直都比美加更要好,很多人都回流了,又要再买回一些房子来住。这样一来一回,房子的价格涨了一倍不止,我看到很多老客户都吃了大亏。”

正说着,秘书已经把复印好的身份证交回来了。罗律师把证件还回给各人,继续说: “那时候很多人都叫我参加炒楼,我都不愿意,我是认为炒楼没出息,赚的都是亏心钱,所以我一直没有参加。”罗律师一边整理桌子上的那些活页夹,把一本小小的拍纸簿抽出来,习惯性地在上面写下密密麻麻的几行英文字。

小翘好奇地伸长脖子往上面一看,却是 “提示”,“提纲”, “动机”, “计划”, “楼市”等等字样。心想,哈啊哈,律师不愧是律师,说几句话都要记下一些提示之类的,以免说错话吧? 好玩。

“哦, 我说到哪里了?”看来体力严重透支但仍精力充沛的罗律师用手抹了抹额头,“对!我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是的,我后来改变了主意。因为我观察了这个市场很久,不参与炒楼的中产人士都受到了市场的惩罚!他们自住的资产即使在年年增值,但是存款却在年年大幅度贬值。更加叫我难堪的是, 我一直在替王莹小姐做楼宇买卖合约。我很清楚地看到,王小姐如何从一个刚到香港的写字楼秘书小姐通过炒楼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从一无所有成为千万富翁!我在出道几十年,从底层的律师做起,直到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律师楼合伙人的今天, 我积累的资产总共也就是三千多万。而且我已经算是个很不错的律师了,很多律师都没有我现在那么多财富。其实不光是律师,会计师,医师,建筑工程师,任何靠脑力劳动苦干的人都一样。而且,即使是香港的世家,很多有钱人,如果在这几十年间不参与房地产行业,那么就一定不再是显赫的家族,因为他们的财富一直赶不上房地产增值的速度。换言之,他们的财富都大幅度贬值了。我不是妒忌王小姐两年的炒楼回报就超过了我当律师三十年的辛劳,而是醒悟到,如果我再自命清高不也去炒卖的话,我的资产仍然是会大幅度贬值的。所以,我要把失去的十年追回来,所以,我已经一口气买了五百多层楼来炒。”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大家都意想不到的话,罗律师长长地舒了口气。

“噢,我还没说完呢,”回过气来的罗律师望了一眼那个小本子接着说: “是啊,我为什么看好后市?大家都知道,中国政府非常重视香港回归,他们一定会尽全力保证香港的交接,而且一定会全力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的。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股市大旺,楼市也一定看好的!”

“天哪,事情不是那样的!”小翘想大声地喊出来,可是看到裕儿盯住她的眼光, 手也被王莹在桌子底下紧紧地按着,做着不要出声的暗号。小翘把喊到喉咙的话语全都咽了下去。

“好了,签合约吧。”律师把董翘,张裕,王坚等人的楼宇转让买卖合约收起来,跟大家一一握过手说: “你们等一会去会计部拿支票吧。”然后就抱起活页夹走了出去。

想不到,才短短的几个月功夫,才花了几千元的楼宇买卖订金加上购买此楼花时付给王莹的那十万元港币的差价,扣除了律师费,厘印费等手续费,小翘她们每人就赚了差不多二十万港币。

“这不过是转让一张白纸而已啊!一眨眼就赚了二十万!”按捺不住內心的兴奋,王坚拿着那张由律师楼签发出来的支票高高举起在头顶上说。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