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三十六、  

2010-06-26 12:21:28|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六

 

天色已近黄昏,太阳的余光已经不那么猛烈,是时候到海滩上走走了。王坚早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泡到了海水中,可惜却原来他是个旱鸭子,跑了几步,只能泡在浅水中做个样子。这下子倒显出他叶公好龙的本事来了,一起来的姑娘们怎能放过这个揶揄他的大好机会。

身材骄人的裕儿身穿白底黑斑点比坚尼泳衣,无限风情地对着无可奈何的王坚摆了个爱莫能助的手势,“原来你上次在马来西亚的大海中靠着救生圈的帮助才敢下水的啊,我还指望你能保护我们呢。”

身穿一件头黑色泳衣的王莹笑说:“你看你这个打败仗的样子,难怪董翘提起你总是说那个奶油小生呢。”说着还摇了摇自己的小蛮腰,做出一个健美比赛的姿势,一纵身就游出了好几米远。好迷人啊!王坚羡慕得五体投地,也后悔得肠子都绿了,不能在女孩子们面前显示男子汉大丈夫的魅力,真是百般无奈。

身材娇小玲珑的小翘和身段完美的薇薇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们俩手拉着手跑了几步,到水深及腰跑不动了,就一起用自由式追着王莹和裕儿往百米开外的浮台游去。

王坚听着远处姑娘们的戏水声,似乎遥不可及。连身边与他为伍的儿童和年轻妈妈们的戏水声音也似乎越发遥远。忽然觉得彷徨无助的他涉足浅水的沙滩边,垂头丧气地躺倒在沙滩席上。他用一条大毛巾蒙头,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童年时代的模糊记忆。记得从小,父母就对他这个独生儿子非常溺爱,从来不让他参加学校的野营或者郊外活动。直到高中要毕业的一个夏至的晚上,和他一直很要好的同班的一个女同学邀请他到太阳岛上去“野浴”。 王坚只知道太阳岛岛上有水,水上有阁,阁下有湖,湖边有山,山上有亭,山湖相映,云霞倒映,景观秀丽,野趣浓郁,是避暑度假的乐园,是野游、野浴、野餐的天堂。可是长这么大都没有试过野浴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违抗家长不让晚上独自外出的禁令,和这个女同学相约去参加野浴。在他的心目中,半夜三更和要好的女同学出去野浴,一定是非常浪漫绮丽的。可是当他千辛万苦像是私奔似的准备好一切依照约定来到太阳岛上时,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会游泳,不能和心仪的女孩子共同浪漫。而且,当他们双双第一次手拖手步入野游的乐园的时候,才是凌晨二点多,天已经大亮了。想象中的漫漫长夜原来是那么的短暂,这次非常的经历,成为王坚一生中最勇敢的创举,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个笑话。

遥望着远处浮台上姑娘们跳跃、插水、嬉闹的快活影踪,自己却更显得孤单。王坚不由得感叹人生,有时候刻意地安排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却原来和自己的想象相差甚远,现实往往会背道而驰,充满了未知的变幻与无奈。

暮色苍茫,星星忽隐忽现,仿佛是诱惑众生的精灵。在海上游得尽兴的姑娘们领着沮丧的王坚回到度假屋,王莹张罗着订外卖的晚餐,薇薇就负责分配房间。小翘和裕儿喜欢在一起,她们住了一间大的双人房;王莹、薇薇、王坚就每人住了一个单间。 

吃过晚饭,大家围坐在饭桌前,聊起了玄学的话题。王莹说:“中国古代的法术从何而来?法术乃非分之想,是知识的过度引申。事理由智力及欲望而来,智力不敌欲望,不敌贪、嗔与痴,便有法术。”大家都感到这个话题很神秘,听王莹继续解释。

“据说最古老的法术—巫蛊之来源。先民目睹人或兽死后腐臭,有苍蝇的幼虫(蛆)爬出来,便认为将蛆放在人身上可以致病,试验之后,果然如此,蛆将病由腐尸带到他人身上了。即使当时并无病菌或病原的观念,推论也符合理性,经得起试验。那么,将蛆放在他人家门,可否致病呢?若不便走近家门,取人家的痰沫、头发、指爪可否代替该人呢?取他的衣服可以吗?若连身体遗留物或衣服都取不到,可否用木雕个人偶或用茅草扎个草人代替?至此,巫术便成形了。”听了王莹的阐述,小翘和薇薇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凑前紧紧地挨着王莹,度假屋里无端有了些诡异的气氛。

王坚这下子倒兴奋起来了,也许他更喜欢恐吓一下姑娘们吧,他继续这个话题:“我知道,并不是人人都够胆如此引申的,要那些精神不正常或信心特别大的人,经常进入迷狂状态的人,而该社区又接纳此等人是非凡者而不是疯癫者,法术方才可以生根,而术士成了信任对象,或至少是在特定时刻的信任对象,例如在天灾、巨变或迷茫无助之际。”

“嗯,可以这么说,法术乃原始科学,与现代的科学技术一样,主旨是效率:以小换大,以少带多。例如耶稣以五饼二鱼施食,佛教之瑜伽放焰口布施,观想米粮放大如须弥山,民间用祭品与纸钱飨祭亡灵,都是用法术来加强效率,放大杠杆比例。纸钱冥币的巨额币值,是无与伦比的货币宽松政策;一两碟豆腐芽菜和几碗白饭,喂饱满街饿鬼,是非理性亢奋的杠杆交易。”王莹一边剥开一个橘子皮把肉分给各人,缓解王坚故意压低嗓门造成的紧张气氛,一边接着说:“科学失去了现实的效用概念,便是仪式。例如现实的米,煮熟之后,发大为饭,容易消化又饱肚,加水煮成粥,喂饱的人更多。当然,肉眼也看得出,粥的米量稀松,很快耗尽物质而肚饿,但粥有助米粮消化吸收,可以耗尽米粮的效用,故此饥荒时代,仍要煮粥,这是现实的效用概念。然而,如果喂养或奉献的对象不在现世,而在不能触摸的仙界、阴间或某种神秘媒介,则效用观念便不受限制,只要够胆想,效用要多少有多少。中国最早的殉葬品,是实物的车马甚至真身的奴婢,到了秦汉便是陶器陶俑,到了明清之后,略备金银布帛之外,其余都是纸扎品。”

“哦,这么说,「…法术乃非分之想…」,人们为何要作「非份」的事,这是远离公义。”小翘略有所悟。

“正如上帝喻晓;「报复在我(上帝),我(上帝)必追究」。一旦你想报复,这就是犯了罪。「人打你的左边脸,给他打埋右边脸」。”薇薇接着说。

“是啊,”裕儿也略有所思,“纸钱冥币的巨额币值,是无与伦比的货币宽松政策;是非理性亢奋的杠杆交易。现代金融的虚拟经济吹大泡沫功能,岂非与中国玄学的另类‘法术’本质上并无二致?高倍率金融杠杆也是非分之想啊。”

玩乐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吃过晚饭道声晚安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临睡前,王莹说要给大家讲一个唐僧西游的故事:“话说唐僧和孙悟空师徒两人,来到了黑风山下‘观音禅院’借宿。唐长老见到‘观音’两字,非常兴奋,作为观音弟子,感到很有缘遇。可是,孙大圣对此视而不见,却对禅院里面的挂钟抱有浓厚的兴趣,当唐长老虔诚礼拜时,一名和尚去打鼓,孙大圣就去敲钟。本来,祝拜完毕,钟鼓同样休息。可是,孙大圣却或紧或慢,撞了许久,没有停下来的意愿。那些和尚听得很烦,就说,礼拜都完了,你还敲什么钟啊?

孙大圣听了,哈哈地笑起来。他把钟杵丢在一旁说,你小子怎么能弄明白,我是‘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啊!”

大家听完,都“咦-!”的一声,觉得王莹这个故事没什么意思。各自要回房间休息,王莹又说,“且慢,”然后眼睛望着王坚,“且慢各位,不如我出几条禅味的谜语给大家猜猜,再睡不迟。”

大家只好留步,看看她还有什么招。

“除夕守岁。 (射论语一句);洞房花烛夜 (中药名),就这两句, ”王莹说完,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好,我的房号是3,那么三更之前解到谜底就有奖,过期作废!”

“咦-!”大家又齐齐沒趣的咦了一声,一哄而散。

王坚带着疑惑也回房间休息了,一边躺在床上一边回味着王莹说过的话。她说猜出谜语有奖,奖什么呢?三更前,过了三更就作废,谁又会三更半夜去领奖呢?恐怕除了我,她们三个不会有兴趣了吧。咦,对呀,那岂不是有意让我领奖吗?领什么奖呢?嗳,一时想不出来。还是想想谜底吧,要不猜不出的话,还谈什么领奖的事呢?

“‘除夕守岁’?哦,那不是‘终夜不寝’吗?”王坚自言自语地,倒给他灵机一动猜出了一个谜底。终夜不寝,终夜不寝,王莹终夜不寝干嘛呢?莫非她睡不着觉?哦,有意思。想到这里,王坚倒是兴致大增了。呵呵,我王坚虽然不才,但是猜谜这样的游戏还是难不倒我的。至少猜出来也能给自己今天的不济挽回一点面子,王坚继续猜下一个迷。

“洞房花烛夜,这一句,有点暧昧,这一句更有意思了。”王坚这下子睡不下了,干脆就起床拿出一张纸来,写下“洞房花烛夜”五个大字。再写了一个括号“(中药名)”,“中药名,中药名?啊,是,桔梗?”答案冲口而出,他兴奋地把答案写在纸上。

“桔梗”,“桔梗又有什么深意呢?不过是一种水果的枝干而已,能有什么玄机呢?”王坚双手撑着下巴,眉头皱成了一条直线。想不通,王坚又回过头来想谜面,“洞房花烛夜,是很暧昧的一句啊,可惜是谜面,不会是明示吧?不行,还是要从谜底寻找。”王坚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两点半钟。这个度假屋每个房间都挂了一个大大的挂钟,怕是房东刻意提醒住客要交出房间的时间,不要耽误了下一批游客的入住吧。时间过得真快啊,若过了三点,那么今天晚上的猜谜游戏就前功尽弃了。王坚虽然胆小,但是头脑还好使,想着想着他忽然想到粤语读音方面去了。“对,用粤语读一下看看有没有意思:桔梗,桔梗。哦,桔在粤语读音是刺、捅的意思,那么,梗不就是粤语那就流行的话 ‘硬’的意思,就是一定的意思。”

“有点眉目了,”王坚越来越觉得刺激,兴奋起来,“刺硬,一定刺!联系上另一个谜底,今夜终夜不寝,那岂不是通知我她今夜不睡一定等我来约会?”王坚差点就大声为自己喝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忽然想起王莹说的故事:“孙大圣大笑说,我是‘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啊!”

“没错,夜半三更,终夜不寝,一定约会,做好和尚撞好钟。哈哈,准没错!”王坚既然已经取得谜底,那就不必客气了,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然后装着要去洗手间,走到三号房门前。

四周看了一看,夜深了,除了外面的海浪在哗哗地响,没有一丝声息。王坚悄悄地拧开了王莹的房门把手,果然,门是没有锁上的,事情已经有七八分对了。王坚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到喉咙了,他紧张得几乎再也迈不开步子,他继续静悄悄地往王莹的床边摸过去。

窗帘缝有一个小小的口子,透露出一丝星光,睡床上,王莹一丝不挂地则身酣睡着。真美呀!王坚紧张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他稍微喘定了,欣赏了一番王莹健美的酮体,心想,现在这该是九成对了吧。胆子小的他兴奋得几乎晕了过去,这下子是豁出去了,他摸索着到了王莹身边爬了上床。

王莹此时已经睡得很熟,她也许早已把猜谜的事情给忘了,按照她高傲的脾性,如果连猜出谜底的才能都不具备,她才不肖让你靠近呢。

王坚把王莹柔软细滑的身子板过来,仰躺着。一边听着她放心地沉沉的酣睡气息,一边战战兢兢地爬到了她的身上。慌乱地在她身上不知所措地摆弄着,犹犹豫豫地摸索着,胡里胡涂地寻找着,……然后……。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