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五十五、  

2010-08-11 22:52:32|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五

 

李德仁先生回到香港后一直都在寻找张总和小翘的下落﹐可是大家都心中有数﹐他们很可能已经不在香港了。公司的人也没太多功夫去别的地方寻找﹐世界那么大﹐人海茫茫﹐要想寻找他们的下落简直是大海捞针﹐急着找寻也是徒劳无功的了。

趁着东南亚货币反弹的强势﹐李德仁董事长他们的回报也越来越多﹐结算的单子一张一张的回笼﹐那些张总胡乱下的零散单子差不多都清完了。今天李先生终于等到了他那几张大单子的回报止赚位﹐自动控制的沽单立刻结算﹐账面上又回复接近百亿美元的水平。人们都觉得胜利在望﹐大家的脸上都开始有了笑容。

张裕拿着最新的财务报表兴冲冲地敲开了李先生的房门﹐见到的李先生还是一付懮心忡忡的眼神﹐心酸的感觉涌上心头﹕“德仁﹐你还牵挂着小翘啊﹖”

“失踪了那么多天﹐我们竟然没有一点头绪﹐如果是被张铁生这小子劫持的话﹐她的处境会非常悲惨﹗”

“……﹐” 想到小翘的失踪﹐裕儿的兴奋也随着李先生的担懮消失得无影无踪。已经淡忘的娇小玲珑的身影仿佛又在眼前晃动﹐一时语塞﹐都不知那甚么话来开解李先生的这个懮虑。

“这样吧﹐把我们和马来西亚土著银行的借贷马上结清该还别人的都连本带利全部清还了吧。” 李德仁转了话题﹐可是裕儿看得出他已经是意兴阑跚。

“好吧﹐我马上去。” 不忍再看到德仁忧郁的眼神﹐张裕叹了口气﹐转身带上了房门。

 

砂劳越土著银行的默阿唛-哈森经理寄来了热情洋溢贺信赞扬李德仁和公司全体同仁在金融风暴最险恶的环境中的出色表现﹐指出荷兰一行令东南亚的多数国家在遭受了金融狙击巨大的损失后最终还是站稳了脚跟。这封来信至少令德仁脸上显现了从荷兰回到香港后难得一见到笑容。

可是好景不长﹐韩国寄来了英玉小姐的电邮却送来了令人担懮的市场分析﹕目前最大的风险,简单说就是韩国硬通货的数量将不足以保护韩元以扶持濒于倒闭的银行和偿还它的海外债务。韩国中央银行曾说它有30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分析家们说它已把其中的一部分用来扶持韩元,具体数目不详,估计在20亿到200亿美元之间。此外,政府承诺保证偿还本国银行拖欠的国际上的一部分债务。最严重的是,由于到期的短期贷款和变为呆帐的贷款越来越多,韩国政府将需投入大量资金才能使脆弱的金融体系正常运转。虽然陷于困境的韩国经济同东南亚的经济有很大不同,而且比它们发达,但却陷入了类似的恶性循环中。短期债务的负担越来越重,而且其中主要是外币债务负担。韩元贬值更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偿债危机。外国投资者纷纷抽离,而韩国公司和个人竟相换购美元,从而使得股市低迷,货币进一步贬值。政府几乎每天都在干预货币市场,并承诺将继续出面干预。商人和经济学家担心,韩国的外汇储备可能正逐渐枯竭,而这是非常危险的。

    德仁让小薇﹑王坚和裕儿进来看英玉的电邮文。围在他的办公桌前﹐德仁问起大家对韩国金融形势的看法。根据在荷兰了解到的国际金融界的一些情况﹐张裕已经对“经济杀手”的行动略有所闻﹐而且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她回答说﹕“韩国是具备了国际金融投机者围剿的基本条件﹐看来会是高危国家了。因为近年的发展模式﹐过度强化了政府和财团之间的紧密关系。从总统府到各大公司领导人所无法割舍的是60年代独裁统治时期诞生的经济理想:政府严格管制、公司无休止的扩展。权力集中在称为财团的、由家族管理的大工商集团手中。这些财团依靠为增强实力而实行纵向一体化等等的过时概念;它们的企业扩张主要利用政府指导下的银行贷款。这些财团和我们中国转型期的国企相类似﹐这种发展模式最容易转变为经济杀手的蚕食目标﹐当他们的债务高至超出了自己本身偿还能力的极限。”

    “那又如何﹖”

    “结果﹐韩国现在的情况变成负债程度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三十家最大的财团加在一起﹐占了韩国财富的三分之一。由于负债同自有资本的比率为四比一﹐一些财团在重压下步履蹒跚。这一比率放在大多数美国或欧洲公司身上都会使之瘫痪。盈利少得可怜。预计﹐工业公司的股本回报率今年仅为1%。”小薇对他们的经济状况也知之甚详。

    “我担心的韩国与泰国的相似之处是:企业摊子铺得过大﹐举债过多;呆帐堆积如山;政治领导层软弱;外汇储备不足;货币疲软从而增加了支付外债的费用。” 王坚也回答了李先生的提问。

    “那么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的引信还是没有排除啦﹖”

    “索罗斯公开说不再冲击东南亚货币了啊。”裕儿说。

    “可韩国是东北亚啊。”小薇说。

    “管他东南亚东北亚的﹐要炒的话还不是难逃一劫﹖” 王坚也沉不住气了。

    “这话有道理﹐虽然一些主要的货币市场基金被截断了资金来源﹐兴风作浪的能量大减﹐可是不能排除还有其它资金进入的可能性。除了韩国﹐东南亚也还是不能安枕无忧的。” 李先生似乎对他们的回答感到欣慰。

    这次谈话坚定了李德仁先生的考虑﹐他决定自己和裕儿继续留在信息与策略研究小组﹐保留我们清醒的第三只眼﹐让小薇升任主管外汇部门的副总裁﹐王坚就升任主管证券部门的副总裁。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