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五十八、  

2010-08-20 14:12:49|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八

 

李英玉连续来了几份电邮叫李德仁到她那里去一趟﹐说她们的总理让她安排一次和李德仁的会见﹐商讨一下有没有救韩国于水火的应急良方。李德仁想,我一个小小的银行家﹐能有甚么良方﹖经不住对方一再相邀﹐只好答应勉为其难去见一见她们的总理。

    吩咐财务总监张裕好好协助新上任的两个副总裁看好家﹐李德仁匆促登上了前往汉城的国泰航班。他的航班是半夜起飞的﹐李英玉电话里说情况危急﹐要李德仁无论如何天亮前要到达。那么不坐半夜航班还能有甚么选择﹖

    下了机﹐李英玉已经在舷梯旁等着﹐直接上她的车。移民局的官员在车上替李德仁盖了入境章﹐他们的车就直奔汉城。在车上李英玉说﹐“你好好在车上睡一觉﹐我们没时间休息了。李总理叫我直接送你到总理公馆见面。”

    “这么着急﹖”李德仁心里有着大事要发生的强烈预感﹐“我能帮甚么忙呢﹖”

    “睡吧﹐到时你就知道了。”看来李英玉也不好说太多﹐她拨一拨被空旷的机场大风吹乱的头发﹐嗑上了眼睛。

    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一棵棵弱不禁风的小树﹐李德仁感到心情非常的压抑。南韩目前的情况比起东南亚洲那几个国家的问题加起来还要严重﹐他们能够逃得过这一劫吗﹖

总理公馆位于三清洞街上,闹中取净,在悠闲的环境中耸立着一份大气和庄严。李会昌总理一反常态﹐在他的总理公馆官邸门前就将李德仁紧紧地拥在怀里﹐倒是令李德仁这个见惯大场面的人感到无所措手足。入座﹐陪同着除了英玉以外还有一个曾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东亚关系助理韩国籍的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赵教授和一个将军﹐他们都是李德仁多年来的老朋友。想不到总理把他们也邀请来了﹐李德仁的心情稍微放松。

    “很高兴你能赶来﹐抱歉没能先让你休息。时间紧迫﹐我们直接说吧” 李总理说﹐“我国的金融界出了大问题﹐想象李先生也知道不少了。”

    “我国危机首先表现在综合金融公司的失败。他们经营失败的根源,在于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开展国际金融业务。他们认为,既然能在国内用各种不规则的金融交易方法赚钱,在国际市场也应该能如此,因此,盲目地投入到别人避之不及的交易活动中去。现在的综合金融公司都是1994年由投资金融公司转变而来的,对筹措外汇资金毫无经验。但是,这些公司却大规模地扩大海外营业,不断地扩大公司的规模,埋下了祸根。它们借进1个月至1年的短期外汇,然后以3至5年的长期贷款贷出,犯了经营失策的错误。表面看,借进利息低的短期资金后再以高利,息长期贷出似乎可以获得利息方面的好处,而实际算上经营费用后,已经无利可图。但是,没有经验的综合金融公司以小学的加减法来计算复杂的国际金融交易,认为有利可图,甚至大量借进为期只有1天的短期资金。结果,在起亚事件发生后,借进新的外汇资金变得十分困难,而贷方却不断地收回贷出的短期资金,从而使这些综合金融公司每天都处于外汇危机之中。目前综合金融公司掌握的200亿美元的外汇资金中,有64.4%(129亿美元)为短期资金,但是这些综合金融公司却把168亿美元(占资金总额的83.7%)作为长期贷款贷出。”

    “这些我们都了解﹐”李德仁说﹐“直说吧﹐我能帮上甚么忙﹖需要我做些甚么请不必客气。”李德仁知道,要是他们年初的计划成功,也是走的这条风险极高的路,只是他们对求贷的客户会仔细选择罢了。但是关键不在于借贷方而是向谁借的问题,有些放贷者正欲置你于死地而后快,你向他借岂非与虎谋皮?

    “李先生和我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们家族在东南亚有很强的国际关系和政治背景。”赵教授向李总理提议说﹐“请总理不必客气向他提出来﹐李先生的人品和能力我都很清楚。”

    “嗯﹐小女英玉也和我多次推荐说李先生人品很好﹐而且很能干。”

    “噢﹐英玉是总理的小女儿啊﹗”李德仁不禁吃了一惊﹐“不是总理提起我还不知道呢,她也从来没有提起过。”

    “哈哈……﹐”大家都开心地笑起来﹐气氛立刻缓和了许多。

    “好吧﹐”李总理收敛起笑容转身向着李德仁﹐“我把实情告诉你﹐你一定要保密﹕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马上就会耗尽了﹐情况非常危急。我们决定请李先生帮我们一个忙﹐到新加坡和文莱去一趟。利用你们的影响力替我们筹借一些美元回来应急﹐我知道这是很为难你的事﹐可是若我们自己出面﹐在目前的情况下很难成功。”

    “这……﹐我很难立刻答复您的要求﹐能否给我一个方案让我想想。”

    “条件和方案我们都已经想好了﹐需要的档案档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 李总理似乎孤注一掷﹐“就看您的意思﹐能否答应帮我们这个忙。”

    “这个忙一定要帮﹐但是我怕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大问题。我尽力而为吧。”

    “好﹗谢谢你﹗”李总理吩咐让英玉协助李德仁处理文档﹐同他一道前往文莱办好这件事情﹐并约定晚上替他举行晚宴。让他先回酒店休息。

李英玉留下的资料显示:与处于经济混乱的中心的泰国相比,韩国是一个工业化国家,世界排名居第11位,外债1100亿美元,并且有像三星、大宇和现代这样的工业鉅子。总的来看,韩国的经济规模是泰国的2.5倍,贸易额是泰国的两倍多。西方银行向韩国公司提供的贷款,远远超过提供给泰国公司的贷款。这些连带关系使得国际银行家感到很紧张,担心出现韩国银行倒闭并引起全球银行业和市场危机的连锁反应。韩国与泰国的相似之处是:企业摊子铺得过大,举债过多;呆帐堆积如山;政治领导软弱;外汇储备不足;货币疲软(从而增加了支付外债的费用)。两国不同的关键一点,是泰国经历的是投机活动形成的泡沫经济,这个泡沫爆炸了。与之相反的是,韩国的房地产价格从未像曼谷和东京那样膨胀。第二点,是泰国和其它国家试图保住已经无法维持的与美元的联挂汇率。与之相反的是,韩元没有与任何货币挂钩,韩元与美元的比值去年贬值了8%,今年下跌了15%以上。

    那么为什么有这种危机感呢?李德仁合上档案本,靠在床头开始思索。他想:其中一个根本原因是,几十年来,在经济一直以10%的年增长率高速发展的韩国,从事冒险活动总能得到回报。联合企业—在韩国称为财阀往往是通过借贷而不是发售股票为自已的发展提供资金,因此它们债务负担很重。和日本一样,他们不愿变卖资产,或者出让股权去换取投资,而是过分依赖借贷。而与此同时,韩国公司正在兴建大工厂,这些公司现在面临着国内经济放缓的问题。由于政府逐步降低了贸易壁垒,它们还面临进口产品越来越激烈的竞争。除此以外,韩国在外国市场上也失去了与日本和墨西哥这些国家竞争的优势,这些国家的货币与美元的比值下跌,产品因而比较便宜。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他们的李总理说的对,一些无知而无畏的金融公司过分地透支了自己国家的金融信誉,现在他们将要付出代价了。是谁纵容了他们的金融界做出这样令自己的民族和国家陷入深重危机的行为的呢?

    ……就这样挨着床头的挡板,李德仁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