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六十四、  

2010-09-11 19:20:49|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四

 

澳门黑沙湾,澳门著名的天然海滨浴场,位于澳门最南部的路环岛。黑沙湾古称“大环”,呈半月形,坡度平缓,滩面广阔,水质明净。海边有个僻静的渔村,叫黑沙村。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渔村,却已经有超过一百年的历史。地方虽小,却拥有独立的渔港和游艇码头,海边还有一些乡村式的小别墅。自从和澳门的赌业集团取得联系以后,为了隐蔽掩人耳目,酒店的老板奎哥就安排让张铁生和董翘他们当夜就搬迁到这里的一间粉刷了白色石灰墙的小别墅。

董翘刚刚趁着天黑到沙滩上游了一圈泳回来,见到新世界酒店的胡总经理正和张铁生在嘀咕着什么。见到董翘进门,胡总经理就马上告辞了。

张铁生神情紧张地对小翘说:“马上收拾你的东西,我们要离开这里。”

“我们要到哪儿去呀?”小翘感到很突然,她才刚刚开始喜欢上这个远离尘嚣,偶尔还可以让她去游夜泳的沙滩。

“这个你就不甭问了,赶快收拾东西。”张铁生抛下这句话,匆匆跑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得震响。

小翘愣在客厅,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心想反正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就是把那几件衣服塞进包袱里带走吗?这种身不由己的日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无奈地,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一个小时不到,胡总经理又来了,身后还带来了一个肤色黑悠悠的渔民摸样的壮汉。“阿牛,”胡总指了指那个壮汉,然后指着张铁生对阿牛说:“这个是苏先生,你负责把他们两个送到珠海去,到了珠海直接去找袁大头就行了。”说完,转过身对张铁生,“Mr.Supinit,苏披尼先生,一切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你就跟这位阿牛的渔船去东澳岛,然后跟他一起转坐珠海的船去珠海。到了珠海奎哥已经替你安排好车了,他的一个叫袁大头的手下会送你到你要去的地方的,你就放心好了。”

张铁生从头到脚打量这位敦实的渔民,半晌,才从大口袋里取出一个牛皮纸包交给胡总经理。然后提起他的行李对小翘说,“行,我们出发吧。”

董翘已经换上了一套牛仔套装,脚蹬一双与薇薇款式一模一样的墨绿色登山鞋。背起她新买的一个灰色的背囊,跟在张铁生的背后。那个叫阿牛的渔民见状急忙从小翘的手中抢下灰色背囊,背起来跟着他们后面往海边走去。走下了小别墅的阶梯,张铁生回过头来朝仍然站在门口的胡总挥了挥手。默默想着,别了,濠江。想不到李德仁连一口气都不让我喘一下就找到这里,我张铁生从此以后就真的要义无反顾浪迹天涯了。

码头上一艘渔船停靠着,旁边站着几个渔民。见到阿牛和张铁生他们到来,就一起拉紧岸边的粗缆让船紧靠码头好让他们下船。等他们在船舱站稳了,才把固定在岸上锚锭上的绳索解开,再一个接一个跳回船上去。渔船离开黑沙湾了,一直往东北方向驶去。

东澳岛是属于珠海管辖的一个小岛。要说人间仙境,东澳岛便是一个天外的地方。一路上,小翘的目光总是落在远方天海相接的地方和碧波中远处的小岛。渔船划开碧波泛起白色的水沫,喷溅着船舷。黑暗中航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东澳岛。

船靠岸了,港湾里是一个个的网箱和仍在海上劳作的渔民。岸上的房屋都在半山腰,一层迭一层地望着大海,看来居住的人还不少。张铁生一行上了岸,坐上阿牛的朋友的车,穿行在渔家小屋和绿荫其间。在狭窄的盘山路上转了几道湾,当看到那块古朴、雅致的松木做的游艇俱乐部指示牌的时候,阿牛就叫大家下车。小翘听着海涛的声音,望着那掩映在松影里的别墅群,心中回忆起在外祖父的家和那些围绕着房屋的柏树林。海风吹得憧憧的树影狂乱摇曳,让人感觉不到祥和的气氛,更晃的董翘心乱如麻。阿牛不知从哪儿取来一串钥匙开了好几间房间的门,晚上大家就住在东澳度假村里。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吃过早餐,又从度假村回到码头。这时候从珠海来的渡轮已经停靠在岸边。在搭上那艘白色的东区二号游轮航行在浩渺的大海的时候,张铁生似乎心情特别好的样子。可是到了珠海码头靠岸时,张铁生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他频频拿出裤兜里面的手绢来擦汗,还不停地向阿牛问东问西。

走上码头的阶梯时,看到迎面走来了几个穿警服的人。张铁生紧张得几乎要晕倒了。他忽然紧紧地拉着阿牛的手。阿牛说:“哎,这位先生,什么波尼?你紧张什么呀,这里已经是珠海了,这是内陆渡轮,到港不用检查证件的。”

“哦,是吗?”听了阿牛的解释,张铁生坐立不安的神情才开始缓和下来。“啊,我们真的到了珠海了吗?我们真的到了珠海了吗?!”

走出码头,阿牛对一辆奔驰车的司机点了点头,对张铁生介绍道:“这就是奎哥的朋友,袁大头。这是苏先生。”说完了,眼睛看着董翘说:“放心吧,我们奎哥安排的事情很妥当的,你们找到他就算找对人了。”

张铁生又像昨晚盯着阿牛看的时候一样,盯着袁大头看。只见袁大头的头大是大了,却一点儿也不圆。剃得短短的头发显现出头皮的凹凸不平,细小的眼睛紧贴着粗粗的眉毛,扁平宽阔的鼻子,下巴却狠狠地向前突出。从面相来说,找不出那怕是一丁点好人的痕迹。张铁生总有些不祥的感觉。

阿牛替张铁生和董翘把行李放到车尾箱,等他们都上了车,就又回到码头坐船回东澳。张铁生上了车,坐在驾驶的袁大头旁边,董翘就一个人坐在后座。袁大头也不多寒暄几句,甚至从头到尾都没吭过声。关起车尾箱的门上车,迅速把车子启动,“轰”的一声,车子就一直往高速公路急驶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