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六十六、  

2010-09-22 12:45:19|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六

 

车子从西二环高速一直往西去,接西部沿海高速从斗门区经过崖门跨线桥,离开珠海境内,马不停蹄地再接阳茂高速、茂湛高速一直往西北而去。车上已经备有矿泉水,路上不需要停车,所以车子开得非常快,经过茂名大桥时才用了大约两个小时。张铁生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他提议是否要找个地方填填肚子。袁大头说不能停,要在午饭时间赶到吃饭的地点。

又开了将近一个小时,车子在一条小河旁边停下。这是一个叫做坡巷的地方,路边开了一列专门为来往过客用餐的小饭店。袁大头惯性地走入一家叫做“阿牛记”的小餐馆,让张铁生和董翘一起在一张小圆桌前坐下:“蒸一条鲈鱼,陈皮柠檬蒸、一碟烧鱿鱼筒、蒜蓉炒豆苗、砂虫鲦鱼鲜贝汤、番薯粥,哦,再来一只湛江鸡。”

袁大头问也不问张铁生和董翘,一口气就点好了几样菜式和主食。饥肠辘辘的张铁生也不置一词,拿起筷子就往桌上的那一小碟花生米夹起来往嘴里送。也许是饿了的缘故吧,菜一上来各人就不顾仪态地大口喝着番薯粥,一转眼那一大盆番薯粥就被喝了个底朝天。张铁生一边拿起一根牙签剔牙,一边对那个烤得焦黄又香又脆的鱿鱼筒回味无穷。

车子又上路了。过了遂溪就转而往北,上了渝湛高速又接合山高速再接南北高速一直往钦州北去。浑浑沌沌坐在后座的小翘这下子总算明白了,这是到广西和越南交界的金三角地区去藏匿,也许还要躲到国外去啊。

路过合浦附近的一个小镇的时候,又是下车吃饭的时间。董翘心里想,这样跟着张铁生跑下去也是不办法啊。但是,荒山野岭的,一个女流之辈,又能跑到哪儿去呢?而且,离开了张铁生,又能够到哪儿去呢?早知道在珠海离开张铁生也许还有些可能,而且知道王坚来找,说明李德仁还是记得我小翘的。可惜张铁生连考虑的时间都不让我有,一来就是收拾东西,坐船出海逃亡。逃亡……,思前想后,小翘还是想不到除了跟着跑,见步行步,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晚饭在闷不吭声中捱过,车子继续前行时,天已经黑了。天开始下起大雨,暴雨冲刷在车前窗的挡风玻璃上,令视野模糊,看不清前路。

车子行进在一段山路崎岖的国道上,而且也不知是修路还是新开的公路,道路坑坑洼洼的。汽车一颠一颠地,速度慢了许多,不时遇到挖泥的巨大机械,路又要绕开弯路而行。小翘从车窗望出去,看见窗外是黑漆漆的空洞,想必望不到尽头的下边是万丈悬崖。这是什么地方啊?路都不见了,只有漆黑漆黑的大片黑暗。

董翘的心开始感到非常的难过,连胃也感到隐隐作痛起来。眼前晃动着的除了两个魔鬼般的身影以外,世界上美好的一切似乎已经离我远去。空空如也的车厢,似乎就是和外面与世隔绝的牢狱,而外面能够接触到的,也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与苦难。

亲爱的爸爸妈妈啊,您们现在在哪儿?我曾经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事们和朋友们你们又在何方?还记得我吗?还惦念着你们的小翘吗?思念起妈妈温柔的呵护和天使般的银铃似的笑声,小翘暗下了决心一定要逃离这个人间的地狱回到妈妈身边去。董翘把手抱在胸前,头尽量地放低,害怕一时忍不住大哭起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悄悄地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前面传来张铁生一贯的牛叫似地鼻鼾声,他这个家伙,到哪里都是这么个德性。爱吃就吃,爱睡就睡,而且做人真的没心没肺。董翘这时候反而静下心来,仔细思考着将要发生的事情和自己该怎么办?万一真的要逃亡到国外去,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该如何应对?

自己该如何应对?

车子突然间停了下来,再也走不动了。袁大头伸出头,往从窗外往前方看过去。然后,走了出去,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张铁生被惊醒了,睡眼朦胧地问:“怎么啦?”

“堵车。这里荒山野岭的也堵车。”这是袁大头今天见面至今回答张铁生最长的一个句子。

董翘从车窗内往外望,漆黑的夜空被一连串的汽车灯光辉映,呈现出灰白的颜色。前面的车一辆连着一辆的在山路上连绵不绝,不知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孤单独行的一辆车现在倒是成群结队了。

也许是之前刚下过暴雨的缘故吧,整条公路又湿又滑,积水浸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泥坑。张铁生下车,跟着车流的方向往前走。脚下的路都是烂泥,泥泞足有几十公分高,把张铁生的鞋子和裤脚都弄脏了。只见每辆车旁边都站着一些乘客,他们有的挨着车身,有的就找一些稍微高一些的坡地站着往前面望。

张铁生发现袁大头在前面差不多一百多辆车的一辆面包车旁边停下了,正在和车上的人商量着什么。这个袁大头,在路上话都不多一句,现在看起来却是滔滔不绝的。张铁生起了疑心,赶紧悄悄地走近那辆车,听他们在说些啥。

“那好,记住转到那隆镇的那条路,我们在路口拦你。”车里面好几个彪形大汉,其中最外面那个对袁大头说。

“行,”袁大头一边转身往回走,一边还提醒说: “记住,不要放过这条大鱼啊。”

只见那辆面包车旋即启动,准备开往另一个方向。张铁生倒抽了一口冷气,看来袁大头跟别人串通了要对我们不利。趁着袁大头还在慢条斯理地往回走,张铁生顾不上道路的湿滑赶紧从车龙的另一边隐蔽地小跑回到车上。

袁大头回到车上,关好车门就对张铁生说:“这里堵车了,不知要堵到什么时候,我们改道去钦州吧。”

“不行,”张铁生立刻回答,“这里车多,说明这条路好走,我们不改了,就走这条路。”

“不,不行?这样堵,堵下去。不知要,要等到几时才能走。”情况一急,袁大头说话就开始有点结巴了。说着,袁大头往窗外看去,只见刚才那辆面包车已经走了好远,转了个弯,没了踪迹。

张铁生顺着袁大头的视线,看到了面包车的车影。我就是不让你跟着那辆车。他停了一下,再回答:“说好了,我们就走这条路。”

袁大头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这样的?你雇我,我开车,就是我说哪条哪条路。”

“我出钱,叫你咋开你就咋开,就这么办!”张铁生说完了,把双手往胸前一翘,再把椅子往后放倒,做出一个准备不惜在此睡一晚的样子。

这时候,前面响起了汽车马达发动的声音,车龙开始移动了。袁大头无计可施,只好打着发动机,跟上车龙。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