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六十二、  

2010-09-04 15:12:52|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二

 

韩国的总理公馆位于韩国汉城钟路三清洞。三清洞那条小街,汇集了很多餐厅和小店,都是一些不高的小型民俗建筑,极具韩国传统风味,非常有特色。这里的店家们,把自己拥有的小楼门面按韩国传统风格重新进行了装修,使整条小街变得很有味道,于是这里也成了许多年轻恋人约会及外国人闲暇就餐的上好选择。

在路上,朴淑珍简略介绍了总理李会昌的背景:“李总理出生于富翁家庭。他在朝鲜战争结束之际就进入当时韩国最好的大学汉城大学学习法律,1960年成为职业法官,1988年出任韩国大法院的大法官,达到了他法官生涯的顶峰。1993年,李会昌又出任韩国检察院院长。同年,金泳三总统任命其为国务总理。在任职期间,他秉公办事,深得民心。”

朴淑珍在车上讲述着李总理的生平,人也显得一本正经的,“李先生,我不是质疑李总理拯救韩国金融和经济的诚意,但是韩国的金融机构异常脆弱,很有可能在外部的冲击下遭遇非常严重的危机。很高的短期外债,再加上很高的银行不良贷款率,构成了非常具有杀伤力的组合。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和他谈论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总理公馆,李英玉已经在园子外等候多时了。“欢迎李先生,您好!”英玉站在拉开车门的侍官旁边,深深鞠了一躬并亲自把李德仁扶下车。被邀请的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到达总理公馆。李英玉把客人们一一给李德仁先生介绍,除了上次的朴将军和哈佛趙教授是老朋友以外,还有一两个银行界的朋友。

大家聚集在公馆后花园的草地上一边聊天一边观赏公馆的风景,训练有素的服务生们拿着饮料穿梭于其中。后花园不大,却很精致,背靠着山,花园与山相连。山虽小,仍保持着非常自然淳朴天然的风格。花园的另一侧是总理的宴客厅,宴客厅是一座韩国传统风格的建筑,很简朴但上面的题字让人感觉到韩国传统文化的气息。

侍官通报说李总理已经在宴客厅等候了,请大家去入席。李英玉和朴淑珍就带领大家往宴客厅走去。

李总理和夫人在宴客厅门口迎接大家,一一握手后安排大家就坐。李总理说:“各位嘉宾朋友,今天的晚宴是特别为专程从香港来访的国际金融专家李德仁先生而设的,我谨在此代表韩国政府对李先生的到来和将要为我们提供的帮助表示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李德仁先生起立对对面就坐的李总理和大家分别鞠了一躬,表示答谢,宴会随即开始。李总理的宴会是以西餐的法式极品鹅肝牛排为主菜,配以法国拉斐特1975年产的极品红酒,可谓相得益彰。

开酒时,李会昌总理特别向李德仁先生介绍了这批红酒的来历,“自从埃里克·罗特席尔德到来后,拉菲特的酒又恢复昔日的典雅和神韵,增加了色深,香味更丰富浓郁。1975年是1959年后第一个极好年景。今天的酒就是我私人多年的珍藏。”

“真诚地感谢主人对在下的厚待和期望,不胜感激。”李先生也礼貌地回答。

“由于Merlot葡萄的比例比一般Medoc区的红酒中的含量要高一些,因此拉斐特的酒显得较为柔顺,香味丰富浓郁,有高级的黑加仑子的味道。相信李先生比我更懂得品味。李先生是自己人,我也相信你在东南亚金融界的巨大影响力,所以,当你下一次回来的时候,我是无以为报,特意留下了另一批1982年产的拉斐特红酒给你庆功。”

“在中国,拉图城堡则在清末为国人所认识,在当时皇室的葡萄酒谱里,这类顶级酒被称为‘大酒’,音译为‘拉都’,似乎比‘拉图’更有王者之气。”哈佛的趙教授不愧为国际关系学专家,他不失时机地补充了中国与此极品红酒的渊源。可惜他并非红酒方面的专家,把拉斐特酒莊(Chateau Lafite)和另一著名品牌拉图尔酒庄(Chateau Latour)混同了。

“李总理太客气了,在下再次表示感谢!经过战乱和数易其主后,1868年,银行家罗特施德男爵( Baron de Rothschild) 以八倍市盈率买入酒庄,成为拉斐特酒庄的新主人,其家族经营一直延续至今。现任庄主埃里克-罗特施德男爵 (Eric de Rothchild)我在吉隆坡曾经和他见过面,他上任于1974年,其锐意革新和苦心经营使得拉斐特酒摆脱了60-70年代的平凡而重新达到巅峰。”李先生接着李总理的话题,显示出其深厚的贵族底蕴。然后话题一转,“既然李总理把我当作自己人,恕我坦率直言。虽然在下能够尽力而为协助贵国,能做的毕竟有限,即使能为贵国争取到一定数额的中长期信贷,也只能舒缓短期的压力。国际炒家正有把矛头转移到韩国的迹象,以目前贵国的外债水平,必须迅速找到破解围剿的方案尤其是清除不良信贷隐患才是正道。”李先生对朴淑珍之前的提醒深感认同,所以他也不避唐突直接切入正题,希望大家多探讨一下深层次的问题。

“对啊,这也是我们银行界最担心的事情。我们的外债规模目前是1100亿美元,但是如今光是汇兑市场一天的交易量已经是1.5万亿美元。国际炒家一旦冲着我国的金融缺陷围攻,我们是处于无还手之力的境地的。”坐在李总理右手边的那位银行家林昌烈开腔了。

“我们已经从各大財閥的债务方面着手整顿了,希望起亚集团、韩兴、代龙等集团能在政府的协助下调整好他们的负债比率,这是我们今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李会昌总理对李先生的担心不敢怠慢,急忙辩解道。

“我对贵国政府拯救金融业和整顿財閥的决心非常敬佩,但是从现实的角度看,韩国的经济规模实在有限。正如林先生说的,国际炒家若是一起来围剿的话,确实是无还手之力的。我认识的一位Mr. Robert Kuok,是马来西亚华人。在我们到荷兰银行核查的案子中见到过他们给国际炒家提供资金的证据,这使我感到非常震惊。若果这些灰色经济的巨额资金参与到这次围剿行动中,贵国的胜算等于零。”

“等于零!”李会昌总理脸色大变,转而面向会餐长桌的边缘就坐的李英玉投去了疑惑的眼光。

“嗯,是这样的。”李英玉回答,“国际贩毒集团的资金也参与了亚洲金融危机的操作。泰国金三角的坤沙虽然没有数据证实,但是他的对手罗兴汉的缅甸基金会却有份向国际炒家提供资金。而这个缅甸基金会又是得到新加坡投资公司管理局的支持的。”

“哦,有那么严重?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制止这些更可怕的隐形杀手?”哈佛的趙教授也大吃一惊。

“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工作,李先生就通过特别渠道通知了新加坡政府,因此,他们的投资公司管理局经理被判了9年徒刑。”李英玉得到李先生眼神的首肯,说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新加坡投资管理局是缅甸基金会的核心股东,美国摩根银行抵押信托公司也在里面占有股份。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和许多新加坡人士也可能参与了缅甸基金会的管理。”李德仁先生接着李英玉的话头,他接着说:“这是我们得到的最高机密之一,决不可对外透露。”

“哦,原来如此,那么说,难怪新加坡在这一轮东南亚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冲击是最小的。”李会昌略有所思。

“所以,我这次到新加坡,除了为贵国尽可能争取多一些信贷以外,更重要的也许是约见郭先生好好谈一谈,希望他创建的基金能否放韩国一马。”

“那就拜托了!”李会昌舒了一口气,“怪不得小女英玉强烈要求请您来相助了。”

“事情也并非那么简单,因为国际炒家的组成太复杂太广泛,我能够发挥的影响力也局限于此,欧美那边的炒家们未必会放过你们的啊。”

“是啊,我们韩国是个小国家,不像香港那样有一个大国在后面撑住,唯有见步行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