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夜钊艺的博客

珍惜我們前進道路上降臨的善與美, 忍受我們之中和周圍的丑與惡, 並下決心消除它。

 
 
 

日志

 
 

【原創】【風暴】六十八、  

2010-10-04 01:00:43|  分类: 【金融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八

 

    单独与前辈李光耀共进完晚餐,李德仁低垂着头,把西装上衣搭在肩膀上,领带也早已经胡乱地塞在上衣口袋里,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酒店房间。李英玉和朴淑珍已经忐忑不安地等了一宿了。她们不时地致电李德仁的房间,看他到底从宴会回来没有。怎么回答她们好呢?李德仁深深地被那场激烈的辩论搅得头昏脑胀,思绪也有点迷糊不清了。想不到,一向备受尊敬的李资政,却原来是那么的固执和自私。李德仁想起曾经多次听到有关李资政对待政敌的传闻,那些传闻是多么的残酷,多么的不人道,多么的不可思议。不过,经过今夜的深谈与激辩,李德仁相信那些传闻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了。

     记得前辈告诉他这些真实的传闻时,曾经警告过他,有关政治的事情,一概不要参与。只管你的经济事务好了。可是当代经济,其实就是政治和军事的终极。高端的经济事务,几乎不可能不涉及政治。要远离政治,可能吗?但是从整体的国际环境看来,弱小国家抵抗强大西方国家的金融遏制,本身就是抗拒强权的政治。虽然一百个不愿意,既然弱国领导人希望我们能够帮一把,为什么我们东方人就不能团结一致守望相助?反而还说那一大套依附强大的西方以增强自己的实力的话,这也正是日本这个东方小国亦致力于实施着的事。可是,李资政对外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在那些公开场合,他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东方各国要自强不息去和国际的经济不平等抗争的话。一旦要他们真的出点力气了,这下子不但推三推四的,还奉劝后辈别做利人不利己的蠢事。

     “丁玲丁玲……”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了。李德仁知道,无论如何都是要给李总理他们一个答复的。李德仁拿起了电话,“英玉吗,你们过来我房间吧。”

     李德仁冷静下来,回想起和李资政的对话。他虽然奉劝自己不要太深入掺和到韩国的经济救赎中,免得遭殃及池鱼无法自拔,但是也没有一口拒绝我提出不要增大对韩圜阻击的要求啊。

趁着英玉她们还未到来,李德仁进洗手间洗了个脸,好让自己清醒清醒。这时候,门铃响了。把门开开,一阵阵香氛袭来。李英玉和朴淑珍一起扑了进门。淑珍手里拿着一瓶点着了的香熏,举起来直冲着李德仁的鼻子跟前,把他吓了一跳。

淑珍口中直嚷嚷:“清醒清醒,清醒清醒!”

英玉说:“都急死人了,亏你还那么贪玩。”

“坐,坐,坐下再说。”李德仁把她们引到前厅,让她们在长沙发上坐下。英玉和淑珍坐下来,双手搁在膝盖上,抱成祈祷的状态,期待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德仁。李德仁继续到茶几上摆正了两个杯子,然后把茶包拆开,再把热开水斟上。

“李资政说了,看在我曾经帮过他们大忙的份上,可以考虑考虑。我明天约了郭老先生见面,他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那太好了!”英玉拍着手,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先别忙着高兴,”李德仁收敛了笑容,“你没有去,你不知道李资政跟我说到这些事的时候有多么的严厉。他简直就要从他的座椅上弹起来,伸出长长的手臂敲我的脑勺,然后一直用手指指点着我说:‘你呀你呀,你简直是在帮倒忙啊!’”弄得我难堪死了。

“哈哈,有趣,”淑珍这下子拍手了,也像是要从沙发跳起来的样子,“李资政真的要敲你的脑壳啊?”

“就是,”德仁回想起老人家那气鼓鼓的凶样子,忍不住哧地一声笑出来,“他说,你呀,也不知那些老人家怎么教出来的,那么理想主义,固执己见,充满了不合时宜的正义感!”李德仁说着说着,觉得李资政的大手还在眼前晃动着。他本能地对着空气闪了闪,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他老人家说最生气就是我们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行径,弄不好会搞出大祸来。”

“老人家是爱之切,所以才对你严厉呀!”想不到英玉摆出一副大家闺秀的姿态,善解人意地侧着头开解德仁道。

“哼,他要是不肯帮这个忙,放你们韩国一马,我就,我就……,”李德仁一时想不出会拿李资政怎么样,他喃喃地,“总之我不会跟他客气就是了。”李德仁想起这是一国之大事,不能有半点含糊的。心里难免又有些不安。心想,明天无论如何也要说服郭老。

“基金贷款的事是要经过郭老的吗?”英玉问道。

“对,两件事,一是落实李资政的要求不对韩国下手;二是让郭老帮个忙给韩国一笔尽可能多的信贷。”

“要求那么多啊?那岂不是难度非常之大?”淑珍担忧地说。

“一个要求也是求,两个也是求,既然开到口,当然要尽量解决更多的问题。”德仁不可置疑地说。

“怪不得李资政对你是又爱又恨啦,原来你做起事情来也够狠的呢。”英玉感慨地说。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了。”

“我代表我那可怜的父亲说一句,都不知道该怎样感谢您了。”

“哎,你父亲的总理位置也真的不好当的,大事情都要他来扛着,有问题还要替总统做替罪羔羊。有钱大家花,有事他来愁,你们韩国真是的。小国的总理,特别是韩国的总理,真的很难为你父亲了。”

“是啊,我们韩国的总理一个又一个地频繁轮换,这个家真的不好当的。还好,有李先生您这样的有心人,真的好得多了。”

“杯水车薪,能救一时就一时吧。”说到这里,李德仁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好了,那我就可以把最新的消息通报回去啦?”英玉知道了那么多也算放心了,她征询德仁的意见,是否可以如此回复了。

“照实说吧,就说他们同意考虑考虑,具体的明天应该有结果了,明天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见郭老。”

“好,谢谢!就这样办,早点休息吧。”

“好,晚安!”

“晚安!”李英玉和朴淑珍一起对李德仁鞠了个躬,再双双退出了李德仁的房间。

送走了英玉和淑珍,德仁把大厅的灯都关了,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李光耀那番有关理想主义者的话:一个人到二十岁时,如果没有理想,那就永远不会成为社会精英;到了三十岁如果还有理想,那么就是思想上出了问题了;到了四十岁如果还有理想,那么他就已经是反社会的精英了……。难道有理想是错的?难道社会一定是对的?这只是强者对弱者的强权而已,到了我们这些有地位有能力的阶段,难道只有跟着强权一鼻孔出气才是正常?难道就不能够锄强扶弱?李资政还说新加坡最注重精英的培养,但是更关注反社会精英的出现。难道社会就那么合理,而且一成不变?难道社会真的只需要一言堂?德仁脑子开始发胀,又有了刚才那种混沌的感觉。好,这个问题留待以后看吧,总会有个明确的结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